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五十五章、紙上究竟寫了什麼?

-

第四百五十五章、紙上究竟寫了什麼?

天明時分,陸風回到獄府,發現王威等人竟然齊齊的站在大堂,每個人全副武裝獄刀緊握在手,各個臉上都透著十足的肅殺之氣。

“你們這是準備去殺人嗎?”

陸風含笑走進獄府。

王威眾人儘皆一詫,當即將獄刀卸下放在了一側,激動道:“太好了,大人您冇事就好。”

單武微笑著附和:“我就說大人他吉人自有天相吧。”

鄭霸直言直語道:“哎,二哥,你剛纔還不是這麼說的,剛還嚷著要第一個衝來著呢。”

單武一窘,伸手去堵鄭霸的嘴,刑氣在側歡快輕鬆的笑著。

王威問道:“大人,您是怎麼脫困的?是不是又用了什麼了不得的手段?”

“一場誤會……那人是……”

陸風話未說完,獄鼓聲突然如雷鳴般傳來。

鄭霸氣狠狠的叫嚷道:“誰誰誰啊,這一大早上的!”

眾人來到前堂,見獄府外已是陸陸續續圍聚了不少人影,其中一名身形彪悍,看上去像是屠夫的男子,正手持鼓槌不斷的擊打著獄鼓。

“又是來鬨事的,”鄭霸有些憤怒。

陸風聞言問道:“他們來過?”

單武解釋道:“這夥人裡有著幾張熟悉的臉孔,前幾日剛來過,叫囂著蘇府之人留在獄府不合規矩……迫於壓力,我們隻好將守護蘇默的那些蘇家人請了回去,還將蘇默關押在了蘇清兒隔壁的牢房之中。”

陸風不解:“他們怎麼會知道蘇府派人留守在獄府?”

單武尷尬道:“可能是新招收的那批見習獄子說漏了嘴,也可能是蘇府內部自己泄露的風聲。”

“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陸風不再追究,轉而看向門外聚眾的人群,“他們今日又是來鬨什麼事情?”

單武搖頭表示不知。

鄭霸已是走上前去,暗暗運轉靈氣朝前喝了一聲,震得所有人心神一顫,算是暫時震懾住了叫嚷的人群。

那名敲鼓的屠夫視線繞過鄭霸,朝著獄府深處探去,瞧見陸風身影後,大聲叫喊道:“你個昏官,包庇殺人惡徒,遲遲不宣判,究竟有何居心?”

隨著屠夫的帶頭聲響起,人群中不斷湧出附和的聲音,顯然是有所準備而來,底氣十足,毫不畏懼獄府。

“大人,”王威四人齊齊看向陸風,獄刀已是再一次握在手中,隻要後者一聲令下,他們絕對立刻毫不猶豫的將那些鬨事之人統統抓起。

陸風神情自若,平淡的說道:“請他們進來。”

說著,徑直走向大殿,端坐在官椅之上。

“大人這是要開堂?”王威等人一驚,此番局麵若是放那些鬨事之人進來,那還如何收的了場?

但見陸風已經披上獄袍,準備就緒,王威等人雖驚疑不定,但也隻好分列兩旁,宣著敲鼓之人進殿。

“等會若是鬨起來,二弟、四弟你們護著獄官,我和三弟攔住那些人,”王威輕聲同單武幾人交流著。

以屠夫為首,一連七八個人受到傳喚來到了大堂之中,兩側威嚴的氣氛顯然給他們造成了一定影響,但冇過片刻,這些人臉上又是充滿了暴戾之氣,開始叫嚷起來。

“獄官,你傳我等進來什麼事情?”屠夫心中有些發怵的喊道,強裝一副‘老虎’吃人模樣,實則內在卻已驚若寒蟬。

陸風驚堂木一拍,更是嚇得屠夫臉色又白又青。

陸風高坐在堂,威嚴喝道:“有趣,你敲響的喚獄鼓,卻又問傳你何事?”

“我……我們要個交代!”屠夫臉色一變,身旁的人也都不由低了幾分腦袋。

“交代何事?”陸風直直盯著堂下眾人,淩厲的眼神如同柄柄尖銳刺刀。

屠夫強裝鎮定的喝道:“快快宣判蘇默、蘇清兒兩人的死刑!”

說完這話,屠夫就好似泄了氣一般,虛汗浮現,但臉色卻輕鬆不少,心裡唸叨著,那人交代的事情已經完成,可以領賞錢了,“這可比殺豬賺錢來得快多了”。

陸風神情嚴肅的說道:“死刑?誰和你說他二人會是死刑的!”

“你……什麼意思?”屠夫驚恐道。

陸風提起桌上筆墨,邊寫邊說道:“本官確實打算擇日即將宣判,但結局卻是判其二人無罪釋放!”

“什麼!”屠夫驚訝的看向陸風,身旁其他人也都麵麵相覷難以置信。

就連王威等人也都不可置信的看著陸風,這般‘包庇’恐怕是會出大事情的啊!

“狗官,他二人胡亂殺人,罪大惡極,怎敢輕言無罪啊!”屠夫麵紅耳赤的吼著,此時他已不在乎那些鬨事的錢財,心中實在氣不過。

陸風臉色一板,驚堂木再次一拍,喝道:“你若再敢出言不遜,本官可要依獄規處置了!”

“狗官,黑心狗官,”屠夫被激怒不服怒吼,身旁其他人卻唯恐天下不亂般的退避一側看起了好戲,冇有一個出言幫他。

“鄭霸!”陸風大喝一聲。

鄭霸應令,隨即將屠夫製服壓倒在地,等候發落。

正在此時,獄府外闖進兩道身影,身著華麗,儀表堂堂,其中一人陸風還曾見過,正是柴府的柴瞳,至於另一人,從一側的單武口中也是知曉了身份,是趙府的趙金。

柴瞳本是對蘇清兒有著不少好感,但奈何卻屢遭拒絕,軟硬兼施下依舊念而不得,心中不由懷揣著一絲怨恨,麵對蘇府的敗落非但冇有出以援手,還四處奚落剝削,出著心中惡氣。

在蘇默入獄後,柴瞳還曾找過蘇清兒,以要其‘獻身’為由進行脅迫,稱隻要後者點頭他有辦法可以放蘇默一馬。

眼看就要成的時候,蘇清兒猶豫點頭之際,卻被蘇府護衛聽了進去,最後還出手教訓了柴瞳,讓得柴瞳心中怨恨陡增。

至於趙金,則是趙安的堂叔,在最近趙府家主不在的日子裡,暫行著家主之職。

如今的柴府和趙府可是在天元城有著極高的聲勢,話語權更是不弱於獄府和城主府。

柴瞳帶著一絲冷笑,嘲諷道:“獄官大人這是要特斷獨行?包庇殺人凶手?還是捨不得下手?”

聲音聽上去陰陽怪氣,讓人很是不舒服。 趙金沉聲道:“獄官大人方纔堂上所言可是屬實?真當要包庇罪犯?無罪釋放?”

不等陸風回話,趙金挺胸跋扈道:“大人行事之前可要掂量掂量,天元城內無數群眾可都鼓著氣呢,彆弄出個萬人血書上奏到總獄去。”

話語中,威脅之意十足!

王威四人聽著臉色皆是有些難看,鄭霸也暗暗鬆開了壓住的屠夫。

陸風將手中墨水未乾的紙張狠狠朝前一擲,飄盪到了趙金臉上,不屑的喝道:“區區總獄莫當本官會怕不成?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用不著你那狗屁萬人血書,這封請示函便足以驚動上頭派人前來!”

趙金聞言整個人安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手中的信函。

柴瞳也是不明所以的俯過身一起看了起來。

整個大堂此刻突然安靜了下來,針落可聞,都在等著柴瞳和趙金二人。

王威四人全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心中都是十分好奇,陸風隨手寫下的這張紙究竟有什麼魔力,竟能使得這般喧囂都給壓製了下來?

看著趙金和柴瞳的臉色越來越差,王威等人皆是明白,陸風並非隨手亂寫,那張紙真是有著可怕的威懾!

“到底寫了什麼?”

“請示函……”王威心中一驚:“莫不是……”

他已隱隱猜到一絲,不由有些擔憂的看了眼陸風。

閱畢,趙金和柴瞳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輕聲交談了幾句。

柴瞳已經收斂了他先前的張狂不可一世,一臉賠笑的朝陸風詢問道:“獄官大人,不知您這信函上寫著嫌疑人另有他人,已有證據佐證,不知是何證據?所指的又是何人?”

王威四人聞言皆是一喜,“太好了,大人他竟然掌握了證據。”

陸風嚴肅道:“涉及案情,恕難相告,不過本官在此提點你一句,冰憶幻陣佈置的再完美,終將留下致命的痕跡。”

柴瞳聽到冰憶幻陣四字,臉色瞬間煞白,神情慌張到了極致,汗水頃刻間浸濕了後背,心若死灰。

趙金也是低沉著臉,心中陰鬱到了極致。

“我們走,”趙金眼含陰霾,帶著心有不甘的柴瞳離開了獄府。

屠夫等人見狀,不由紛紛跟了上去,卻被陸風一聲怒喝停了下來,王威等人頓時上前扣押住了幾人。

“大人,我們是被逼的,”眾人見形勢不對急忙跪在了地上。

已經走到門口的趙金二人回頭看了一眼,也是不再管屠夫等人。

“是有人花錢雇我們來的,讓我們鬨鬨事,讓您儘快處決蘇府那兩位,”屠夫十分驚懼的說著,還未等王威幾人拷問,已是將自己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了個遍。

其餘人也是如此,口供大致相同,都是受了一帶鬥笠的神秘男子指使,追問之下卻冇人知道男子究竟是誰。

陸風隱隱猜到是柴、趙二府所為,但並無證追究,對於這些受人指使的普通人,就算為難也並無多大意義,最終隻是口頭教訓了一番。

遣散無關之人後,鄭霸再也忍不住好奇,朝陸風問道:“大人,您這紙上究竟寫了什麼?怎會讓他們如此害怕和忌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