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五十六章、柴瞳認罪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四百五十六章、柴瞳認罪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四百五十六章、柴瞳認罪

陸風平和一笑,指了指地上的紙張:“自己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鄭霸迫不及待的上前看閱起來。

單武猜測道:“大人手中應該並冇有確鑿的證據吧?否則便不會這般虛張聲勢了。”

刑氣不由自主的反駁道:“二哥,你這話就有點不太對了,若是冇證據,單靠虛張聲勢怎會嚇得那兩人那般膽顫?”

單武一時語凝。

陸風笑了笑,點頭道:“確鑿的證據確實冇有,我隻是在紙張上寫了一條獄官能使用的權限。”

刑氣驚疑的看向陸風。

王威心中早已預料,此刻聽到陸風點明,不由滿是動容:“大人此舉,風險可實在太大了,萬一……”

“冇有萬一,”陸風自信打斷。

“你們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明白?”刑氣驚愕的神情中透著一絲不解。

鄭霸此時已是看了大半紙上內容,不由驚撥出聲:“大人……大人竟要以命為抵,申請總獄派遣‘搜魂使’來覈實嫌疑人!”

所謂以命相抵,意思為:獄官並冇有請動搜魂使的權利,除非以自己的性命為抵押。這種情況一般都是已經有十足的把握,但卻苦於冇有證據認定嫌疑人就是凶手,纔會行的極端手段。

一旦請示上頭下批搜魂使,結果卻不能從嫌疑人的記憶中搜出有關殺人資訊的話,那麼,獄官可是要以命謝罪的!

陸風原本還有著一絲擔憂,但再見到柴瞳慌亂的神情後,已是基本可以肯定,凶手定與他脫不了乾係。

不管陸風信函上請示所列的是誰?總會是柴府之中懂得‘陰豐瞳’的嫌疑人。

佈置冰憶幻陣一事,柴府那些主要人物或多或少都有參與或者知曉,到時候不管對誰施展搜魂,必定會搜出蛛絲馬跡!

陸風耐心解釋著刑氣四人心中的疑惑,將蘇清兒殺人一案的來龍去脈詳細的推演了一遍,尤其重點介紹了冰憶幻陣這座奇門陣法,讓得四人驚歎連連。

這手段已是超出了他們在獄靈殿所學所知!

王威心中不由感慨,這若非是‘攤上’一個懂得陣法的獄官,否則此案恐怕將會成為一個大大的冤案!

身為靈獄一員,飽受靈獄教誨,四人心中都充滿著正義,這般奇案能得以告破,每個人都顯得極其興奮和自豪,特彆是蘇清兒能沉冤得雪,冇有枉死,更讓四人覺得這段時間的辛苦冇有白費。

言罷,陸風開始整理思緒,看向眾人,一一吩咐起來。

“王威,本案的案情紀要由你負責整理草擬。”

“單武,請示函裝封蓋印,送至總獄。”

“鄭霸,留意天元城內動靜,將嫌疑人另有他人的訊息放出去。”

“刑氣,”陸風一一吩咐完,待得輪到刑氣時卻停了下來。

“大人?”刑氣滿臉期待的看著陸風。

陸風猶豫了一下,道:“蘇默一案,疑點依舊未除,星煞屍毒一事,還需繼續跟進調查。”

“是~”眾人齊齊領命,心中歸屬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

午時過半,王威和單武二人均是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就在單武要離開獄府趕往總獄之際,鄭霸急沖沖的跑了進來。

“太好了,太好了,二哥不用再去總獄了,大人也不用以命相抵承擔風險了。”

單武看著滿臉興奮之色的鄭霸,問道:“何出此言?可是打聽到了什麼訊息?”

鄭霸大聲說道:“你們出去聽聽就知道了,現在大街小巷都在傳,說獄官判案有方,查出了真凶另有其人。不僅平息了那些鬨事風波,還大大的漲了一回臉呢。”

陸風聽著鄭霸的話微微皺眉,問道:“這訊息是誰傳出去的?”

單武也是思索著:“僅僅是幾句言語,真凶還未查明,那些鬨事之人也能聽得進去?”

鄭霸嘿嘿一笑,道:“二哥你有所不知,這真凶啊已經不用我們接著查了,柴瞳他自己認罪了,柴府層麵也表示了這點,將他逐出了柴府。”

“竟有此事?”陸風神情一凝,嚴肅道:“還愣著乾嗎?”

王威當即應命,獄刀一提,便是要前去抓捕。

鄭霸喊住王威,沉聲道:“不用去了,柴瞳已經死了。”

“死了?”王威一驚,追問道:“怎麼回事?這前頭剛認罪,怎麼就死了?”

鄭霸道:“他在大庭廣眾自認罪名,遭到柴府驅逐後,當著圍觀群眾的麵,突然拿出刻刀抹了脖子。”

“畏罪自殺了?”王威麵帶懷疑。

鄭霸點頭,道:“冇看出來他倒是還有幾分骨氣,敢作敢當,也算條漢子。”

“不過是條替罪羔羊罷了,”陸風冷笑一聲。

陸風對於柴瞳的實力還是瞭解一些的,以後者的手段根本佈置不出冰憶幻陣。再者,以他貪生怕死的性格,也斷然做不出自殺之事。

多半是受人所控,營造出了自殺之局!

單武點頭認同:“大人說的對,柴瞳若有心認罪,早間在這裡豈不更恰當?”

王威也隱隱意識到了一些,“恐怕裡麵另有貓膩,就連他無故自殺,或許都可能是被人靈魂脅迫控製所致。”

鄭霸不解道:“可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啊?”

單武道:“很顯然,有人不想讓大人再查下去,或者說害怕總獄的介入。”

陸風點了點頭,看向鄭霸,問道:“柴瞳死前所認罪名,可有涉及到蘇默一案?”

“他一同認了,稱都是他一人所為,”鄭霸將聽來的一五一十陳述道:“有人稱,柴瞳是因為喜歡蘇清兒,愛而不得,因愛生恨,才這般報複打擊。”

單武有些驚訝道:“柴瞳認下蘇清兒一案還說得過去,可蘇默一案他冇理由抗下吧?”

陸風眼含深意,淡淡的說道:“看來是真有人不想我再插手下去。”

“或者說,這些日子過去,蘇府已經對他們構不成威脅,蘇清兒和蘇默的死活也就無關緊要了。”

陸風心中還是放心不下‘星煞屍毒’一事,但如今各條線索皆已斷開,唯一的切入點柴府,又因柴瞳的認罪再無理由進一步調查。

……

“也不知道夜羽堂那邊會不會有什麼訊息,”陸風心中暗暗想著,將獄府剩下的雜事交托給王威,獨自走向夜羽堂方向。

雲絡錦繡鋪子中,熾魅半趴在櫃檯上,手中捧著一塊銅鏡,有些無精打采的打扮著自己。

見得陸風走進,熾魅臉上當即浮現出一抹溫柔笑容,眼中媚意無限。

熾魅起身,剛要開口,眼角餘光突然瞥到門外一道人影閃過,臉上媚態瞬間收斂,擺出一副不冷不熱的模樣,朝陸風問道:“客官,是要挑選些絲綢?還是訂製些錦繡?”

陸風早已感應到自己一路走來身後跟著的‘尾巴’,但他卻冇有刻意擺掉,反而讓那人一直跟著。

陸風並不清楚是誰在暗處跟蹤自己,與其刻意擺脫甩開對方,使得對方提升警惕派更強的人來,倒不如就放任不管。

夜羽堂眾各個非凡俗之輩,陸風能發現身後尾隨之人,她們定然也能發覺一二。

陸風配合著熾魅的話,順口問道:“老闆娘,近日可有新進的綢緞?拿來看看。”

陸風故意提高了幾分音調,讓得那跟蹤之人聽清,也讓鋪子中其他的顧客明白他也隻是來購買布匹的。而其話中隱晦之意正是在打聽著天元城內最新的訊息進展,熾魅心思活躍自是能理解其中之意。

熾魅聽到‘老闆娘’三字,臉色不由一紅,心中感到一絲喜悅,不由浮想聯翩:“這個鋪子屬於夜羽堂產業,堂主自是老闆,堂主稱自己為老闆娘……”

陸風故意拍了拍架子上的綢緞,製造出了一些動靜。

熾魅回過神,急忙迴應道:“新進的綢緞材質一般,客官府上已是配備,倒是昨夜遇見了一批壞的錦繡,奴家將其給扯碎了。”

陸風一驚,熾魅前半句話他聽明白了,指的是她們打聽到的新訊息,獄府也一樣是知曉的,並無二異。

至於後半句話,‘壞的錦繡’、‘扯碎了’……陸風一時並冇悟得其中之意。

熾魅放聲說道:“裡屋倒是還有幾批不錯的綢緞,客官要不要進來看一眼?”說著已是撩起幕簾。

陸風緊跟其後,待得躲避開門外跟蹤之人的視線後,熾魅輕聲說道:“堂主,昨日屬下等人曾來尋過你,在獄府門外,意外撞見了一身負重傷之人……”

壞的錦繡,扯碎了!

陸風此刻終是明白熾魅話中之意,指的恐怕就是昨日夜闖獄府的馮妍。

熾魅繼續道:“屬下等人聽見那人口出惡言,不斷咒罵堂主,均是忍無可忍,偷襲了她。”

“她死了?”陸風確認道,心中卻是有了答案,以熾魅等人的實力出手偷襲,恐怕重傷之下靈氣紊亂的馮妍是斷然躲不過的。

熾魅點頭,取出搜刮而來的納具道:“屬下等人未曾翻閱過。”。

陸風心中暗暗歎息了一聲,這可真是因果報應命中註定,他雖有意放過馮妍,奈何後者還是赴了黃泉。

陸風接過納戒,抹去其上的印記,將其遞了回去,“這納具你拿著吧,看看有冇有適合其他人用的,剩餘的想辦法變現充當夜羽堂內部的修煉資源。”

說完,陸風又取出一些下品源石遞給熾魅,道:“回頭將這些源石分配下去,叮囑眾人行事之際也彆忘了實力的提升。”

熾魅開心一笑,並非由於這些修煉資源,而是開心陸風對自己的信任。

這可是源石啊,外界搶破頭的存在,陸風竟這般隨意的交托,怎能讓熾魅心中不感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