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四百五十七章、馬秋風,三句話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四百五十七章、馬秋風,三句話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5 14:25:14 來源:繁體做客

-

第四百五十七章、馬秋風,三句話

陸風這次來的並不是時候,夜羽堂內隻有熾魅一人在,而從熾魅口中陸風也是得知鬼伶曾經找過自己。

末了,陸風隨手挑選了兩批綢緞,來到櫃檯處,同熾魅規矩的交談結算著,故意裝給那跟蹤之人看。

從雲絡錦繡鋪子離開,陸風又朝著百花苑走了過去,故意裝得一副懶懶散散,漫不經心模樣。

正值飯點,百花苑中一台戲曲剛剛演繹不久,陸風隨意的尋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下。

陸風注意到一直跟隨自己的那人也走進了百花苑,裝作不經意的坐在了不遠處。

陸風當即改變了同鬼伶相見的念頭,裝出一副認真看戲的模樣,眼角的餘光卻是打量著那人,一番回憶之下已是識彆出後者身份,正是卓橫的兒子,卓勁雄。

城主府的人跟蹤自己有什麼意圖?難道和柴瞳的死有關?

陸風心中有些狐疑,認真的看完一場戲曲後,陸風在眾人的歡呼喝彩聲之中走了出來,找到了戲班子的負責人,同他商談了一會。

卓勁雄不敢靠的太近,一直等到陸風離開後,他才悄悄走進戲班子的後台,打聽起來。

“邀請戲班前往獄府唱戲慶賀?”

卓勁雄有些忍俊不禁的聽著,心中不由暗嘲自語:“錦導師似乎有些太警惕了,就這樣一個懶散享樂的**獄官,哪用得著專門特意盯防調查?”

陸風回到獄府,同王威等人交代了一下,告知他們晚間時分,請了百花苑的戲班來慶賀案子的告破。

王威等人聽了雖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妥,暗覺太過高調,但並冇有再提任何意見。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對陸風越來越信任了,也相信後者的每一個舉措都有著緣由。

……

傍晚時分,城主府內。

一間幽靜的密室之中,卓橫、卓呋喃、卓勁雄三人坐在一側,在場的還有著數名有頭有臉的人物,趙府家主、柴府家主……

錦軒坐在正位上,臉上帶著一絲怒意,那些在外麵名望威嚴都極高的人,此刻竟都低沉著臉,一言不敢發。

卓勁雄大著膽子道:“導師,我們是不是太過謹慎了,我盯了他一天,怎麼看都不像是個精明的人,估計這次的事情也隻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吧,不足為慮。”

“嗬~”錦軒冷笑一聲:“不足為慮?你可知我花了多大的功夫才弄來那座冰憶幻陣,在此之前,你們又有何人聽過此陣?”

“他不精明?不精明能知曉冰憶幻陣?不精明能將嫌疑鎖定在懂得陰豐瞳的柴府頭上?這次要不是柴府主深明大義犧牲小我,指不定會出什麼幺蛾子,若是總獄介入,什麼計劃都將功虧一簣。”

錦軒憤怒的拍著桌子,卓勁雄臉色煞白,噤若寒蟬。柴府府主臉色微變,也不知是不是在為柴瞳的死而內疚。

“當初若不是你們無能,讓得前任獄官夏旭華被靈獄盯上調查,又怎會有今日的局麵?”錦軒不滿的看著卓橫,“這麼久了,一個小小的獄官都擺不定,要你們有什麼用!”

卓橫嘴角一抽,驚慌道:“大人息怒,大人有所不知,那人手段頗多,又或是背後有高人相助,小人父親曾出手偷襲於他,卻落得一個慘死,實在是……”

“我不想聽這些廢話,”錦軒怒喝道:“東元山脈那邊已被人察覺,計劃萬不可再拖下去,過幾日陸風定會離開天元城,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

“是!”卓橫驚恐道,心中卻是多了一個心眼,昨日他連夜趕往卓秀戰死的現場,一番搜尋後他發現了血族出手過的痕跡,那抹‘血氣’和歹毒的手段他定不會看錯,一時間,心中已是產生了一絲隔閡。

至於青頂門,卓橫在現場冇有發現有任何毒素殘留,反而有些懷疑。

懷疑是血族中人冒充青頂門加害的卓秀。

……

夜幕降臨,獄府內,人影竄動,熱鬨非凡,百花苑的戲班已經搭建好了戲台,一切演繹的道具也都準備妥當。

天元城內一些豪紳貴族,受到柴趙二府的示意,紛紛出麵前來祝賀,對此王威等人也都並冇有阻攔。

陸風坐在中央的主位,身邊是王威四人。

鄭霸笑著說道:“大人麵子真大,不僅請來了戲班,還把現今最紅的花旦、小生一併請來了。”

“哦?”陸風微笑著看向鄭霸,打趣道:“你倒是對這百花苑很是熟悉嗎?”

鄭霸不好意思的一笑,解釋道:“大人好這口,屬下特意去瞭解了一番。”

刑氣昂著頭看著戲台上的人影,問道:“花旦小生都是誰啊?”

鄭霸驕傲的解釋道:“這花旦指的是七麵玲瓏花伶兒,小生是指白麪小生洛玉堂,彆看這二人都畫著大花臉,私底下可都男俊女靚。”

“洛玉堂?”陸風心中一愣,花伶兒便是鬼伶這點他清楚,隻是這位白麪小生,陸風多次前往百花苑之中倒是都冇見過,此時聽鄭霸提及不由想到了洛玉兒,當初在青龍鎮上

她可不就是女扮男裝,化作的一個戲子嗎?

陸風唸叨了一聲‘白麪小生’,連名號都未曾改變,想來應該是同一人,不由心中暗喜。洛玉兒是和馬秋風一同來的天元城,隻要找上洛玉兒,興許就能知道馬秋風這段時間的下落了。

這場‘宴會’足足持續了近兩個時辰,陸風期間曾和鬼伶打過一個照麵,鬼伶匆匆彙報了一件事,她發現了洛玉堂女扮男裝的身份,還發現後者曾暗中闖過一次獄府,懷疑她有所居心。

宴會結束後,王威等人負責歡送諸位賓客,陸風獨自來到獄務室內,故意騰出了一片私人空間。

果然,陸風剛獨處房間不久,洛玉兒便趁著人多眼雜之際溜了過來。

“大人,”洛玉兒依舊穿著戲服,一身男兒扮相,但聲音卻不再偽裝,變回了女子清脆溫婉的音調。

洛玉兒臉上帶著一絲憂傷,雖然畫著十分堅毅的臉譜,但給人的模樣卻是有著幾分楚楚可憐。

“聽說你曾來找過我?可是馬兄遇到了什麼麻煩?”陸風直言問道。

洛玉兒從懷中取出一封信函,道:“這是他前幾日給我的傳信,在這之後我便再也聯絡不上他了,我猜測他可能被帶到了東元山脈之中,暫時難以脫身。”

陸風攤開信函,其上還沾著不少泥土,顯然定是特殊的傳信方式所留下的,對此陸風並冇有詳細過問。

信函上,字跡潦草,文字皆是用石墨直接塗寫,筆觸急切,顯然書寫時十分慌亂。

‘趙府已被血族掌控。’

‘周府尚在天元城內。’

‘東元山脈血族潛伏有異舉。’

紙上隻有簡單的三句話,但所傳達的資訊卻是驚人的可怕。

洛玉兒輕聲說道:“馬大哥他混進趙府之中,原本隻是想查一下有冇有血族勢力,但如今整個趙府都是血族……我擔心他……”

陸風安慰道:“過幾日我想辦法去一趟東元山脈看看。”

洛玉兒聞言神情微微好受不少,若非馬秋風一再要求其留下,稱後者會使其分心造成拖累,她恐怕早已偷偷闖入山脈去了,如今找上陸風幫忙也是實在擔心的冇有辦法了。

陸風看著紙上的第二句話,問道:“馬兄所指周府尚在天元城內是什麼意思?”

洛玉兒搖頭道:“這段時日我一直在百花苑中,並未聽到有人提及周府之事,這也恰恰是很奇怪的事情,按理說周府即使是遷移出了天元城,那些當初同他有來往的商家也該

偶爾提及纔對啊?”

“難道周府真的還在天元城?可這不太可能啊,”洛玉兒滿是疑惑道:“天元城內屬於周府的宅子如今都已被其他商家買去了。”

陸風神情有些凝重,心中思量著馬秋風傳回來的資訊,趙府若是已經被血族掌控,那麼從柴府的表現來看,恐怕柴府也已經落入了血族之手。

如此一來,豈不是…天元城內所有的商業經濟產業基本已由血族控製?

血族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單純的想要魂幣、錢財吧?

區區一座天元城,就算被控製,也得不到多少修煉資源,何至於如此煞費心神?

陸風有些難以理解血族的意圖,好在天元城畢竟那麼大的麵積,那麼多的人口,血族能耐再大,也控不住所有人。

洛玉兒好奇問道:“陸大哥,你知道血族潛伏在東元山脈做什麼嗎?”

陸風剛要開口,突然聽到有人走近,洛玉兒當即從一側的窗戶‘逃離’,回到了戲班之中。

靠近之人是刑氣,他來彙報已經基本送完賓客。

陸風腦海中還想著洛玉兒的問題,猜測血族之所以潛伏東元山脈,恐怕是因為他當初同吳影夜闖城主府,泄露了盜狂塚地圖的緣故。

血族,是在勘測盜狂塚的位置啊!

不管是為了馬秋風還是為了盜狂塚,陸風都不可能坐視不管。

為此,陸風隻好將獄府再一次交到了王威四人手中。

“大人放心吧,經過了柴瞳這一出,咱們獄府已經打出了威望,那些宵小之輩短期內定不敢鬨事。”

王威四人信誓旦旦的承諾道。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