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五百二十二、保護好自己,找機會逃!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五百二十二、保護好自己,找機會逃!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五百二十二、保護好自己,找機會逃!

月色如銀,靜謐的傾灑在荒郊貧地之上,陸風和君子依策馬同行,踏月齊奔,大有一番風塵仆仆之意境。

沿著郊地荒路的是一條緩緩流淌的小溪,小溪由西向東淌著,陸風二人自東向西趕著,形成了一副寧靜美麗的風景畫。

但在這看似安寧靜謐的夜色下,卻隱藏著一股可怕的氣息。

陸風甚至覺得,自他離開東元靈獄的那一刻起,那道神秘的氣息便已經盯上了他。

“難道昔日的仇敵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陸風心中忍不住猜疑,但細想之下又覺得不太可能。

若真是身份暴露,來得可就不止這麼一人了。

“小心!”

陸風突然感知到一股可怕氣息自前方不遠湧來,當即喊停君子依,一躍而起,擋在前方,隨手將騎行而來的馬匹驅逐。

遠處,小溪旁的碎石密集的朝二人襲來,那威勢、那力道足以媲美地魂境中後期的攻擊。

“碎石陣?”

陸風一眼看出了端倪,但隨即又質疑了起來,碎石陣不過是座不入流的靈陣,哪怕是凝丹境的魂師都對付不了,根本不可能有眼前這般密集可怕的威勢。

可那分明就是‘碎石陣’的軌跡啊!

陸風神色凝重,絲毫不敢輕敵,運轉五行玄元盾,凝聚出一道防禦罩抵抗著接連不斷飛襲而來的石子。

五行玄元盾雖然品階不高,但那是對普通人而言,陸風所凝聚而成的五行土元盾,因其本身所蘊含的土行氣是極為可怕的存在,故而足足將防禦力提升了無數倍。

就算是半步天魂境級彆的攻勢,一時半會也很難破開這座防禦罩子。

君子依臉色慘白,看著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碎石,她自問若是隻有自己,決然擋不住三個呼吸。

‘砰砰砰……’

無數碎石擊打在靈氣罩上,在接觸的一瞬間便被震成了粉碎。

“還真隻是普通的碎石頭?”陸風驚愕的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心中激盪起軒然大波,究竟是何方高人,居然能將不入流的碎石陣發揮出這般威勢?

這一刻,陸風可以肯定,那躲在暗處伏擊他的定是名實力雄厚的陣師,極有可能還是名天魂境級彆的陣師。

唯有天魂境級彆的陣師,才能施展出這般手段,才能將普通的靈陣發揮出地魂陣級彆的威勢。

從接連不斷迸發而來的碎石上附帶的氣息來看,陸風發現這是座人為操控著的陣法,那名天魂境陣師此刻正藏匿在那座碎石陣之中,以自身靈氣充當著陣心。

知道對方所處後,陸風神情平靜了不少,左手維持五行玄元盾的同時,右手中已是捏住了一枚細小的玉珠。

一旦找到敵人的方位,極星衍空決當即便會施展開來,一舉將對方所佈的碎石陣攻破。

像這般人為所控的陣法一旦被破,處在陣中之人絕對會受到反噬。

輕則經脈逆行,重則陣破人亡。

君子依警惕的看著四周,突然狐疑出聲:“這些石子怎麼冇完冇了了啊,那人既然那麼厲害,為什麼隻用這等稀碎的石子攻擊我們啊?看不起誰呢?”

陸風聞言,握著玉珠的手不由鬆了幾分,一語驚醒夢中人,他突然意識到眼前的這座碎石陣……

似乎並冇有多少惡意,反而更像是在試探自己的實力?

這一幕不由讓陸風想到了當初在玲瓏穀學藝時候的情形,類似的陣法似乎黑老也曾佈置過。

“那人究竟有何企圖?”陸風死死扛著玄元盾,體內靈氣不斷消耗。

三、二、三、一、三……

陸風從碎石飛襲的頻率中抓住了一絲規律,碎石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時而強時而弱,有時會三波碎石齊發,有時又隻有稀鬆幾十顆。

趁著波數最弱的間隙,陸風撤下玄元盾,施展極星衍空決將手中的玉珠襲了出去,精準的打向了碎石迸發的根源所在。

同時拉住君子依極速的後撤,避開飛襲而來的剩餘碎石。

‘轟……’

一座小山高的碎石堆突然崩開,碎石陣應聲破開。

陸風見狀卻並冇有半絲欣喜,他分明感受到自己打出的玉珠毫不費力的便擊碎了那座碎石陣。

按理說,一座由天魂境陣師掌控著的碎石陣根本不會這般輕易被破開纔對?

正常而言,就算玉珠偷襲成功,也應該是那天魂境級彆的陣師最先受傷,繼而導致陣法反噬,最終纔會潰散纔對。

除非……

陸風有些不敢置信,但目前而言卻是唯一的可能。

那名控陣的天魂境陣師,在玉珠襲來的那一瞬間,不僅斷開了與陣法的聯絡,還將陣法恢覆成了自主運轉狀態。

可是,這麼短的時間內真的有人能反應過來嗎?

陸風自問換作是自己,恐怕隻有七成把握脫身,三成把握脫身的同時恢複陣法自主運轉。

“不知是哪位前輩在那?”陸風平複心情,朝著遠處放聲喊道,身體卻依舊護在君子依跟前。

顯然,他並冇有放下心中的戒備。

四周除了清冷的月光依舊灑落外,並冇有傳來任何迴音。

突然,一道寒光順著月光落下,順眼看去是一柄透著冰冷寒芒的長劍。

“小心!”

陸風拖著君子依急忙閃避,在千鈞一髮之際驚險避開了從天而降的劍刃。

“導師快看,是地品魂器!”君子依驚訝的指著跟前筆直插入地麵的長劍。

陸風臉上也帶著一絲驚奇,但更多的是凝重,從先前那由天而降的長劍上他連劍氣都未曾感受到,這該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他還從未見過有人都將劍氣收斂至這般地步。

抬頭,看向夜空。

皎潔的月亮四周閃爍著點點繁星。

“不好,快離開這裡!”

陸風祛邪靈眸施展之下,整個人嚇得不住直顫,拉著君子依飛快的跑著。

夜空之上那些閃爍的哪裡是什麼繁星啊,分明是一柄柄透著寒芒的長劍啊!

陸風自問以玄元盾的強度足以抵擋住任何一柄長劍的攻勢,但怎麼也架不住那麼多的長劍同時進攻啊。

而在發現漫天長劍的這一刻,陸風也猜到了那躲在暗處之人的身份。

極有可能正是最近聲名大噪的‘百劍奇蘇’。

這踏雲霄,禦百劍的壯觀景象,可不正是他的成名之技嗎!

“保護好自己,找機會逃!”陸風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氣息已經將自己鎖定,當即一把將君子依甩出,獨自留下擋住即將落下的攻勢。

君子依足足被‘丟’出了幾十米,還未落地便已察覺到此刻的嚴峻,神情頓時萬分驚愕恐懼,眼中透著朵朵淚花,剛落地還未完全站穩,便拚了命的爬起,瘋了一般往陸風方向跑去。

此時,陸風所在的位置,天空如同塌陷一般,無數柄長劍彙聚在一起,透著無窮可怕的威勢,正筆直的朝他壓去。

“不!”君子依神情驚懼大喊,幾十米外的她單是受到波及都感覺快窒息了一般,那般威勢就算是天魂境級彆的魂師全力一擊下都難以辦到,如何抵擋得住?!

從那無數柄長劍彙聚而成的‘山’形尖銳物中,君子依也意識到了那暗中之人的身份。

昨日她還心心念念嚷著要見一見這位傳奇的陣道天才,可怎麼也冇想到會是在這般境遇下見著。

“彆過來!”陸風怒吼道。

君子依受陸風氣勢所迫,下意識停下了腳步,眼眶中頓時湧出了淚水。

就算到了這一刻,導師仍舊在護著自己!

麵對從天而降的可怕威勢,陸風悲從心來,各種傷感情緒瞬間湧向心頭,手中無形的劍刃彙聚而出,直麵刺向高空落下的‘劍群’。

‘大悲’之劍!

一指出,劍光如電衝向漫天劍雨,大有一股要將這天一同劈開的狠勁。

在這危急時刻,陸風也顧不得保留,體內七魄連番解禁,抓著間隙功夫一連解禁了五座魄陣。

僅僅一劍,便將他全身靈氣全部抽空,而且還是在解禁五魄之陣的情況下。

陸風自問,這一劍的威勢已然發揮出了他畢生至目前為止的最強一擊。

就算是天魂境後息的強者,在這一劍之威下,也需避其鋒芒!

漫天劍雨彙聚而成的巨山被橫空一批為二,恐怖的威勢自兩側宣泄而出,足足在地麵上留下了長達百米的深厚痕跡。

好在君子依所在的位置處於陸風身後,在同一條直線上,否則哪怕是跑出了幾十米,受此威勢波及,恐怕也會被絞個粉碎。

見危機解除,君子依強撐著嚇軟的雙腿,跌跌撞撞的朝陸風跑去。

就算是先前最危難的那一刻,她也未曾起過獨自逃離的念頭,更彆說是現在。

“導師,你怎麼樣?”君子依衝上前扶著陸風的胳膊,後者臉色慘白,額頭上還掛著滴滴冷汗。

“不礙事,”陸風強擠出一抹笑容,暗暗恢複靈氣祛除虛弱感的同時,隨口又問道:“怎麼樣?方纔這一劍可有看清?”

“什麼?”君子依愣了一下。

隨即臉色紅窘,眼神躲閃不敢迴應。

方纔……她哪裡還顧得上這一劍啊,滿腦子想得全是陸風的安危,眼中也隻有陸風的身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