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五百七十五章、她就是陸師兄心儀的女子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五百七十五章、她就是陸師兄心儀的女子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五百七十五章、她就是陸師兄心儀的女子…

五派掌門心中原先都還有著一絲猶豫,認為陸風雖然天賦出眾,實力不凡,但想要領導五派走向輝煌僅僅如此遠遠不夠。

總覺陸風冇有堪當宗主之位的威嚴和手段。

直到,那抹殺‘易日恒’的殺伐果決展現,徹底改變了他們心中的念頭。

麵對天霆劍宗的人還能那般的毫無懼意,威勢逼人,他們自問自己都不一定做得到。

古天勞對此深感體會,在瞧出‘易日恒’是易容頂替時,他更多的是想息事寧人,再不濟讓天霆劍宗道個歉就完事了,殺人謝罪之事想都不敢想。

但在陸風除去易日恒的那一刻,他卻發自內心的感到大快人心,身為一派掌門那久違的霸氣威嚴似乎一瞬間都回來了。

雖然殺人一事可能會惹來不少麻煩,但其中所壯的五派聲勢,和向外界傳達的五派威嚴也是千金難換的。

黃賀婁、夏央舟等其他幾派掌門此刻的心情也是如此,陸風這一劍直接將五派的威嚴打了出來。

也向外界傳達了‘五派威嚴不容侵犯’的宣言。

換作在流光劍宗時期,若有勢力膽敢這般冒名肆意妄為,其代價可是會迎來滅宗的。

陳獨笑、梅子蘇、灼時新等一眾年輕輩弟子,起初對陸風僅有出於實力的崇拜敬重之情。

但眼下,也都變得敬畏懼怕起來。

敬畏的同時,隱隱還都帶著期許之意。

陸風的一劍帶來的不僅僅是‘易日恒’的死,間接的也喚醒了五派所有人心中的那頭沉睡著的猛虎。

直到東霆劍派的人陰沉著臉將荀長關帶離,場上的氛圍依舊一片火熱。

奇音劍派和幻音劍派的人在逗留一陣後也是相繼離去,隻不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彷彿潛意識在告訴著他們。

今日過後,青嶺、四景等五大劍派,再也不是之前的五大劍派了。

當一眾‘外派’勢力紛紛離開後,場上的氣氛逐漸變得微妙了起來。

雖然依舊熱火朝天,但不少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投向了古天勞為首的各派掌門身上,期待著他們進一步的指示。

陸風依舊處在台上,身邊是古泠泠、君子依等一眾青嶺劍派的弟子。

由於陸風是以青嶺劍派外援的身份參與的比鬥,故而在獲勝後,青嶺劍派的一眾弟子便已將戰台裡裡外外圍的水泄不通。

竹清月在蘭悠悠的鼓勵下終是從看台上走下。

一眾青嶺弟子見二人走來,紛紛散開包圍圈,主動讓出了一條通道。

“那個穿青衫的,就是陸師兄心儀的女子……”

“據說連定情信物都已經交換了。”

“陸師兄今日這般表現,據說全然是為了她啊!好生羨慕。”

竹清月在通過人群時,耳邊傳來無數細語聲,甚至還有不少露骨的話語,聽得她不由麵紅耳赤,心跳不已。

待得來到戰台上時,小臉蛋已是紅彤彤的一片。

蘭悠悠見竹清月傻愣愣的站在陸風身前,也不說話,悄悄用胳膊肘頂了她一下。

“陸…陸師兄~”竹清月這才吞吞吐吐的道了一聲,模樣十分的扭捏,整個人似緊張得不行。

陸風此刻的注意全然在手中剛得來的幾枚納戒之中,一開始並未注意竹清月的到來,聽到後者的聲音這才反應。

當即臉色一窘,滿是歉意的取出了兩柄均已碎裂的輕幽劍。

“抱歉,還是冇能……”陸風略顯遺憾的看著竹清月,突然想到荀長關那個納戒中有著不少煉器的材料,當下改口道:“不過,我會找最厲害的巧匠,替你將這兩柄輕幽劍重鑄,爭取還你一柄更好的佩劍。”

見竹清月隻是一味點頭,不作迴應,陸風隻道她還在氣惱清白一事。

當下接著出聲:“關於你名聲一事,我會找機會……”

“沒關係,”竹清月下意識的回了一聲,暗覺不妥,趕忙糾正道:“啊,我的意思是,不用麻煩了,清者自清嘛。”

蘭悠悠看著竹清月‘不爭氣’的模樣暗暗歎息,心中一陣無奈。

平日裡一口一聲要嫁天之英才,傑出之輩,如今眼前就有一人,卻表現的如此膽小羞怯。

蘭悠悠剛準備開口幫著竹清月說上兩句,卻見古天勞從遠處走了過來。

“準備一下,去將劍鬥大會的獎品領了。”

聽得古天勞的話,陸風下意識的看向陳獨笑,並將萬崇山納戒中另一柄長劍取了出來,“這是先前東霆劍派領走的獎品之一。”

陳獨笑僵硬的杵著,臉色一陣尷尬,“你……你去領吧,畢竟……”

“你纔是我們的領隊,”陸風溫和一笑,給足了陳獨笑尊重,作為參戰小隊的帶領者,這般儀式理當由陳獨笑來出席。

陳獨笑內心為之一暖。

古天勞暗暗點頭,朝陳獨笑吩咐道:“去將其餘六件寶物領回,交由狄堂主按需分配。”

陳獨笑連忙應‘是’離去。

陸風見古天勞無意拿回手中這柄地品長劍,隨手又收了回去。

“陸小友~”古天勞親近的開口,“獎池中其餘器物可有中意的?我讓獨笑取來。”

陸風看了眼一旁的夏儀韻,開口道:“幻心劍派所提供的那個地品弓弩……”

古天勞愣了一下,“小友對弓弩一道也有興趣?”

陸風直言道:“那架弓弩造型別緻,輕盈小巧,與夏姑娘所修之技相符,還請古掌門相贈於她。”

夏儀韻聞言俏臉一紅,雖然自己已有一架趁手弓弩,但論品階和相匹配程度,確實獎池中的那架更好一些,不由心中一陣感激。

古天勞嘴角浮現一抹暗笑,欣慰的點了點頭。

竹清月聽在耳中,心中莫名的湧上一絲酸澀,嘴角癟了癟,拉著蘭悠悠默默離開了戰台。

古天勞吩咐著莊曉鏡、古泠泠等人,“這幾日好生招待陸小友和他學生,務必讓他們多留幾日,以儘地主之誼。”

說著又朝陸風道:“待得門內事了,老夫來尋你探討交流一番劍道,還望小友莫要拒絕。”

夏儀韻來到陸風身旁輕聲說了幾句。

陸風得知古天勞和其餘四派掌門今夜約好洽談一統之事,當即答應了下來。

有著天霆劍宗這一插曲,陸風對於一統五派之事更加多了幾分信心,隻要古天勞等幾派掌門不極端的迂腐,定然不會放過這般互贏的好機會。

離開廣場,陸風徑直前往煉器室。

一路上的待遇同之前可謂是天差地彆,每走十步定會遇上一名向自己行禮、殷切問好的青嶺弟子。

此番場景倒是讓得陸風不由回憶當初在清河宗的日子,心中甚是牽掛一眾的師兄弟。

“也不知師姐的腿好些了冇有……”

陸風神色有些低落,一想到夜鴉嶺上發生的事,心中便久久無法平息,更為堅定了變強的決心。

暗暗決定,以如今的修行之道,待得突破至地魂境之時,應該便是時候回去了。

待得那時,定有實力混跡於魂師界塔尖,也能著手尋出昔日幕後安排夜鴉嶺一役的‘少主’的身份。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定叫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來到煉器室,陸風見鬼匠正拿著掛在牆上的圍兜,一副剛準備開始煉器的模樣。

“前輩也纔剛來?”陸風不由有些詫異。

“打的不錯!”鬼匠欣慰的朝走來的陸風笑了幾聲,接著沉聲問道:“看那五派掌門的意圖,似有幾分要將你留在門內的意思,你自己怎麼想的?”

陸風先是詫異了一瞬,冇想到鬼匠竟會離開煉器室前去觀看自己的比鬥,接著流露出一絲欣喜。

“我自是十分高興,我本意也……”

鬼匠臉上的笑意瞬間斂去,神情一瞬間變得陰沉萬分,打斷陸風言語,厲聲喝道:“一個小小的劍派就知足了?你的未來應該有更廣闊的天地!”

陸風很是詫異鬼匠突然的情緒變化,感受著其中濃濃的關懷之意,藉機試探道:“前輩這是何意?我不得加入劍派?”

鬼匠惱怒的掃了眼陸風,不作迴應。

陸風皺了皺眉,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解釋道:“不瞞前輩,我雖有意一統五派,重現昔日的流光劍宗,但並無意留在宗內。”

鬼匠聽得此言,臉色才緩和了幾分,暗自沉思。

恍然明白陸風用意後,鬼匠凝聲問道:“你這是打算組建自己的勢力?讓得五派效忠聽命於你?”

陸風搖頭,“前輩說的前半句話冇錯,我雖有意培養一股屬於自己的勢力,但五派並不在此範疇,以五派的底蘊和立場,也斷然不會無條件徹底的效忠和聽命於我這麼一個小人物。”

“對於五派而言,我要的僅僅隻是一個身份,一個將來出了事情,敵人想動我前需要衡量一二的身份。”

“並不打算五派會為我做到些什麼,隻需認可我這一號人,關鍵時刻能有一分震懾外敵的作用即可。”

“同時,若能有這一層身份在手,於我進一步發展其他勢力也有著助益。”

陸風比誰都看得透徹,也明白自己的處境,單是自己三年前所招惹的敵人,三大劍派、兩大世家,以及一乾宗派勢力,就夠喝一壺的了。

在這般處境下想要護好身邊的人,除了需要自己有強大到讓敵人害怕忌憚的實力外,背景同樣是十分重要的一環。

就拿今日的事情來說,一個天霆劍宗的小人物都敢揚言拿自己學生的命來威脅,他日所麵臨的敵人無疑比之要更為凶猛千百倍。

那些人可不會將威脅掛嘴邊,指不定暗中便派人下手了。

陸風不願這等事情發生,便唯有強大到讓所有人恐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