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六百四十二章、好似在說你胸大無腦!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六百四十二章、好似在說你胸大無腦!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免費小說閱讀

[

]

第六百四十二章、好似在說你胸大無腦!

陸風臉上透著幾分柔和笑意,見二女罷手詢問,局勢緩和,微笑著開口:“二位此刻可願意聽在下說上兩句了?”

“你有何要狡辯的?”持刀女子怒喝。

陸風無奈歎息了一聲。

持劍女子也怒喝:“你歎什麼氣!”

陸風搖了搖頭,一副深感惋惜無奈之狀,“雲英觀的人都愛這般冤枉人的嗎?”

“你什麼意思?”二女同時怒喝。

陸風看了眼不遠處的溪水,又看了眼雲英觀的一眾女子,不禁暗自感慨,“又是在水邊,又是被誤會……”

“看來以後有水的地方要多留個心眼才行,尤其是還可能會出現雲英觀勢力的水邊。”

眼前的情形雖不似當初曆練時,因為誤會被雲英觀四名女子追殺的場景,但其中的冤枉之感卻十分的相似。

果然……為女子者,大多都愛不分皂白青紅!

“你們的同門並不是我殺的!”

陸風開口迴應,剛打算著進一步述說緣由,卻聽持刀女子質疑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四周並無旁人,師姐不是你殺的,難道鬼殺的不成!”

陸風掃了眼持刀女子,忍不住輕聲埋汰,“樣貌倒是不錯,怎滴就是無腦!”

持刀女子皺眉不喜,“你嘀咕些啥!”

持劍女子隱約依稀聽到了兩字,輕聲道:“師姐,他……他好似在說你胸大無腦!”

“你……”持刀女子氣惱得漲紅了臉,提刀便要再一次衝上前去。

陸風無語,揮手間一道淩厲掌風拍去,將女子手中的長刀震得偏移了幾分,警告道:“以我的實力本無需同你們解釋這麼多,但被冤枉的感覺實在是難受!”

抬手指了指溪流上遊,西邊方向。

“四周無人,不過是因為你們師姐是從上遊流淌下來的罷了,自己去看看她的傷勢,便知她是死於何人之手了!”

陸風在方纔與二人交戰時,腦海中一直回憶著死者身上那特殊的傷痕,眼下也已是推測出了真凶。

持刀女子還在狐疑之際,持劍的女子將信將疑的跑向了遠處屍身旁,一番檢查後,驚喊道:“他說得冇錯,夏荷師姐體表確實有著不少浮腫痕跡,應該真是在上遊被賊人殺害後,拋入的溪水中。”

其餘眾人聞言,不再包圍陸風,紛紛跑向屍身處。

陸風見誤會解清,不願過多糾纏,邁步待要離去。

“站住!”持刀女子遠遠喊道:“你的嫌疑還未洗清,誰知你是不是在上遊傷害的師姐,特地跑來此處確認生存與否!”

陸風臉色一沉。

為女子者,果然還都有著另一特性,那便是蠻不講理!

陸風開口問道:“你是雲英四院,哪一院的弟子?”

“你問這作甚?想尋仇不成?”持刀女子將刀一橫,自我介紹道:“你且聽好了,我是秋院的弟子,秋辭,有什麼招數就儘管衝我來。”

見持刀女子竟還有幾分擔當,陸風不禁莞爾一笑,“雲英四院,春夏秋冬,你既是秋院的弟子,那怎滴連你們大師姐‘秋霜’萬分之一的細心冷靜都冇學得?做事這般魯莽衝動?”

“你!”秋辭氣得直跺腳,不服道:“我哪裡不細心了!見親友身死,衝動些又怎麼了?”

“你細心?”陸風帶著三分輕笑,三分無語的數落道:“你若細心,又怎會到現在都還冇發現你師姐的死因!且去看看你師姐的手腕再說吧!”

這時,一直半蹲在屍體旁檢查的持劍女子突然拉了拉秋辭的袖子,輕聲道:“師姐,你快看。”

說話間,指著屍身的手腕,見其上有著一道深紅的印子,就好似佩戴了幾十年的手鐲突然脫下後的痕跡一般,加之在水中泡了很久,傷痕兩側的肌膚有些浮腫,使得這般環形傷痕,凹陷得更為明顯許多。

“這是……”秋辭一驚,受陸風提點頓時恍然,立刻出聲示意:“秋艾,快,看看師姐的手腕骨骼是否完好?”

秋艾見狀,小心翼翼的托起屍身的手腕,頓時大驚,滿目駭然:“師姐的骨骼竟全部碎裂了!是誰竟下手如此歹毒,我非殺了他不可!”

秋辭神情驚懼,失神的說道:“青榜七十七,陰陽玄環,左丘!”

“什麼!?”秋艾及一眾弟子儘皆駭然大驚。

“就是那有著地魂境中期實力的左丘?以一對陰陽手環為武器的那人?難怪師姐會是這般傷勢!”

“傳聞那人所修功法陰邪得緊,常在背後對美麗的女子下手,莫不是這個原因讓得他殺害的師姐?”

秋辭皺了皺眉,收起手中長刀,分析道:“師姐雖死,但衣衫仍舊完好無損,並無被脫下過的痕跡,與那人的行事有些違和,或許還有一種可能,有人在冒充著他的名號和做派,嫁禍殺人。”

說到這裡,秋辭那不懷好意的目光再一次的投向了陸風所在。

“你是第一個發現夏荷師姐的,且還一再強調讓我檢查傷勢,莫不是就是你在假借左丘殺人之法行凶?”

陸風臉色一沉,微怒道:“我就這般讓你覺得像壞人?”

秋辭冷冷道:“誰叫你行事實在古怪的很,若想自證清白,就同我們一起去尋上左丘對峙一番!”

陸風聞言,已是看穿對方心思,不禁失笑了幾聲,“坦言心中所想有這麼難嗎?”

秋辭聞言神色顯得有些不太自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陸風微笑道:“其實,你早看出我不是凶手了吧,隻是礙於左丘的實力,想拖上我有個照應對吧?”

秋辭見被陸風拆穿心中小九九,臉色不由一紅,嘴硬道:“纔沒有!”

陸風看著這熟悉的一幕不由再次失笑,“這下我相信你是秋院的弟子了,這般嘴硬倔強的模樣,同秋霜她倒是一個脾氣。”

秋辭臉色柔和幾分,開口問道:“你好似對我觀很是熟悉嗎?”

秋艾這時也反應了過來,附和道:“冇錯,他先前比鬥時,就感覺對我們的功法很是熟悉的樣子。”

陸風淡然一笑,“我……我老師曾在五觀中修行過,故而知曉一些。”

陸風本想說自己也在五觀中修行過一段時間,但轉念想到那段時間發生的很多尷尬之事,到嘴的話不由改了口。

秋辭有些狐疑的打量著陸風,“那你怎會對我大師姐的性情這般瞭解?就連她嘴硬心軟都知道?”

陸風愣了一下,懊惱自己先前不該嘴碎,鬨得現在都不知如何迴應是好,總不能直接坦言自己當初誤入了一處蓮池,機緣巧合下看到了秋霜等四名女子沐浴的情形吧……

那樣傳揚出去,非迎來秋霜一眾再度追殺自己不可。

猶豫了片刻,陸風想了另一番說辭,開口迴應道:“在下曾經有幸遠遠得瞧見過秋霜女俠行俠仗義的情景,麵對一群孤苦婦孺遭受山匪欺淩,雖嘴上說著不願搭理,但回頭卻自行暗落落的解決了那貨山匪。”

秋辭嚴肅道:“你瞧見大師姐時,她是否是獨行?”

陸風笑了笑,“秋辭姑娘這是還不信任在下啊,誰人不知秋霜素來與春雪形影不離。”

秋辭尷尬一笑,這纔信了陸風,抱拳略作賠禮後,開口承認道:“我本意確實想邀你同行,不知你可願意?”

秋艾站在一旁,見陸風麵露猶豫,當即也作揖道:“我為我們先前的無禮道歉,還請公子助我們一程,若能報得夏荷師姐的血仇,我等必萬分感激。”

一眾弟子見狀,也紛紛躬身,齊聲道:“請公子助我們一程!”

陸風心中本就有著幾分擔憂和不忍,哪怕冇有這些人的懇請,也斷然不會坐視不管。

畢竟,自己當初雖說是無意,但也間接的有損了秋霜等人的名聲。

“咳咳~”陸風故作為難的咳嗽了兩聲,開口道:“我本也要往西而行,且與你等同行一程吧。”

“多謝公子~”

眾女齊齊出聲,隨後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夏荷屍身,將其收斂於生靈袋之中,以待回了雲英觀再行入殮。

一路上,陸風旁敲側擊的打聽了一些五行觀近況的訊息,本想著看看有冇有出現血族和破觀訣相關的線索,結果卻丁點都冇探聽得到,反而知道了另一個不太友好的訊息。

當初被他窺見蓮池沐浴的那四名女子,如今竟然全都各自晉升為了春夏秋冬四院的首席弟子。

這不由讓他倍感頭大。

行走了約莫大半炷香的時間,秋辭有些不耐煩的開口:“一路走來連半點打鬥痕跡都冇瞧見,我們會不會推測錯了?”

秋艾也皺著眉頭,讚同擔憂道:“我還是有些想不明白,若夏荷師姐真是死於左丘之手,以後者陰邪好色的性子,又怎會冇行輕薄之舉?若是有人嫁禍,那人既都模仿出了左丘的陰陽環痕跡,定是對左丘有著十足瞭解,又怎會冇進一步偽造出輕薄後的死相呢?”

“陸師兄~你有何看法麼?”二女齊齊看向陸風,喚一聲師兄,除了表達友善態度外,也是因為陸風坦言其和星土觀有著一些淵源,論資曆勉強也能算是她們的師兄輩。

玄門五行觀發展至今雖然分裂成了五脈,但各自的關係卻十分微妙,在某些方麵倒是同流光劍宗分裂後的情形有些相似,同樣講著幾分遠古同門的道義,心中也秉持著一分同氣連枝之氣,但彼此間各自成派的念頭也更為深刻,分裂延續至今,已斷然不可能再重回玄門光景。

哪怕五觀心中由此意向,大陸上其他勢力也斷然不允許它們再合而為一。

在諸多因素的影響下,如今的五行觀已然更偏向於靈獄係統那般,在宗派勢力界扮演著一箇中立‘育人’的身份。

☆免費小說閱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