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六百八十四章、早已有了夫妻之實!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六百八十四章、早已有了夫妻之實!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六百八十四章、早已有了夫妻之實!

右護法白帝鶴皺眉看向白仙舟,質疑出聲:“以你的實力,就算負傷之下,也不該被一個小輩一劍擊敗吧?”

“莫不是念及小姐關係,手下留情了?”

“呸!”白仙舟不滿道:“我就算再念及小姐,也斷然不會拿宗門榮辱和自己尊嚴恥辱說事,一劍落敗難道是值得掛在嘴邊的事情嗎?”

白帝鶴依舊狐疑出聲:“那你倒是詳細說說看,怎麼個被人家一劍就給打敗了?”

正因為瞭解白仙舟的實力,白帝鶴才更為不信,就算是他,想一劍擊敗白仙舟也斷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仙舟昂了昂頭,帶著幾分敬意和欣慰道:“我一路上總結了一下,他之所以能一劍敗我的緣由,總計有三。”

“一、他有著不弱於天魂境的戰力!”

“二、他領悟了無劍之境!”

“三、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他施展的是我宗的白蓮劍法,且對那份動靜之態的把控遠在我之上!”

在場所有人聞言,再次大驚失色,就連宗主白無極也不由露出了幾分驚容,他隻知白仙舟被人一劍擊敗,卻是冇想到擊敗的緣由會是如此。

無劍之境啊,多少劍客夢寐以求的境界,他沉浸劍道多年,也不過才依稀觸摸到這個門檻。

如今,一個小輩,卻掌握了無劍之境,這如何不讓人為之驚駭。

聽著白仙舟所說的三層緣由,一層驚駭過一層,白冰和白雪二人神色滿是激動和雀躍,內心終是徹底安定了下來。

雖不知陸風是如何辦到的,但卻明白,眼下形勢已然因其而發生轉變。

白帝鶴驚訝過後,臉色沉了下來,“你說得可是真的?那小子真的領悟了無劍之境?還學得了我宗的白蓮劍法?”

白仙舟道:“自是真的,你也知此事牽扯有多大,我如何敢擅言之!”

得到確切的回答後,一時間,整個議事堂鴉雀無聲,除了白冰二人外,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一絲凝重。

作為長老、護法以及宗主,他們都清楚這意外著什麼。

若是不除陸風,定有損那個大宗的威嚴,恐會給天蓮宗帶來災禍。

可若白仙舟所言屬實,此般天資,卻也足以讓宗門為之一搏,拚得得罪超級大宗的可能,搏上一搏!

超級大宗固然不可惹,但一味的依托其下,對於天蓮宗的發展顯然會受到極大限製。

白仙舟此行未除去陸風,顯然已經作出了選擇。

感受著堂內凝重的氣氛,白冰和白雪二人誰也不敢出聲,安靜的立在一旁,心中卻已掀起滔天巨浪。

白雪安耐不住,魂識運轉間朝白冰傳去,“姐~你說舟叔他會不會認錯人了?風大哥哪有這般厲害啊?”

白冰臉上也帶著幾分疑慮,悄然迴應:“風大哥的具體實力,我們誰也不曾看透過,或許我們離開後他又有什麼新的奇遇也未可知,總而言之,目前的發展對我們應該是有利的,至少宗內應該會應允我延緩聯姻的提議了。”

“下麵就該你表現了,”白冰看了眼妹妹,暗暗提議道:“就目前來看,父親他恐怕仍舊存著忌憚,我們想都留下,還需再添上一把火才行。”

白雪暗暗點頭。

堂內沉寂了許久,右護法白帝鶴終是開口:“宗主,聯姻一事說到底我們都還需看那大宗的態度,為顧全大局,過幾天我去一趟他們宗門,旁敲側擊一下看看,再行定奪不遲。”

“如此,也好,”白無儘認同的點了點頭。

白帝鶴得令後,神色嚴肅了幾分,朝白冰二人出聲,“聯姻一事暫且不論,你們誰私自外泄了本門劍法?”

其餘一眾長老也都紛紛看向二人,雖說因為心儀愛人的緣故難免忍不住會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分享,但白蓮劍法畢竟事關宗門大事,還需問個明白,有罰則罰,有過則改。

“是我!”

白冰和白雪異口同聲道。

白雪笑了一聲,魂識傳去:“姐~這次讓我來頂罪,可不能每次都讓你替我受罰,而且也該是我‘點把火’的時候了。”

白冰見白雪嘴角揚起一絲頑皮壞笑,不由縮回了身子,這一次還真與白雪並無關係,陸風之所以懂得白蓮劍法,全然是因為自己討教動靜之態時所施展外泄的。

白帝鶴本就管著宗門刑罰一塊,見白雪出麵認罪,嚴肅嗬斥:“二小姐,你雖為宗主之女,但犯了門規,也需一視同仁,對此可有異議?”

“有!”白雪態度堅定,直言道:“門規有約,不可將本門功法私自傳授外人,但……”

“風大哥他不是外人!”

白帝鶴惱怒道:“休要強詞奪理,他怎麼就不是外人了?”

白雪嬌羞道:“風大哥是我和姐姐的心儀之人,自然不是外人。”

白帝鶴糾正道:“在未締結姻緣前,他終究是一介外人。”

“誰說冇姻緣了!”白雪羞紅了臉,怯怯出聲,“我與他雖還未拜過天地,但卻因曆練時誤中奇毒,早已有了夫妻之實!故而風大哥早已不是外人了!”

“這……”白帝鶴一時啞口,無言以對,苦巴巴的目光看向宗主。

好似再說,‘這是你的家事了,我可管不了了。’

白無儘臉色顯得有些尷尬鬱悶,原本他還想著若那個大宗不同於延緩聯姻,至少還有著婉轉餘地……

眼下,自己女兒已然**給了外人,怕是再難讓其外嫁了。

倘若瞞而不報,這可比之直接悔婚,還要來得讓大宗蒙羞。

白冰聽著妹妹大膽的話語,嘴角也是不由一抽,雖說早已預料後者會添一把火,可這把火未免也太旺了些。

弄不好,怕是難以收場啊!

白無儘臉色自尷尬轉為鐵青,他除了是一名父親外,還是一宗的宗主,行事還需顧全整個宗門,但事情的發展顯然逼得他不得不做出選擇,而無法再兩麵交好了。

原本還想著,若是那個大宗發難,還可讓白雪先行出嫁緩和一番情緒,眼下顯然是行不通了。

至於讓白冰出嫁,白無儘一開始還敢去想但眼下卻再也不敢,後者的性子雖然順從聽話,但骨子裡的那份倔強卻讓他都為之害怕。

就像方纔,居然險些為愛,服毒自殺。

起初白無儘對於其口中意中人一事還隻當是小女孩的一時情念,卻是冇想到白冰用情如此之深,竟會有誓死相隨的行徑。

真逼其出嫁,雖不至於拒絕,但恐怕是會自裁於那個大宗之內。

大女兒嫁不得,二女兒不能嫁……

這婚事鐵定是要黃了!

白無儘此刻內心百感交集,實在是不知如何麵對那個大宗。

想著天蓮宗這段時日來受到的照拂,自己卻背信棄義,悔婚失信,讓其顏麵掃地。

白無儘心中甚至已經作好一死以平其怒的最壞打算了。

遣散一眾護法和長老。

白無儘獨留下了白冰二人。

“他真有那麼出色?”

白無儘長長的歎了口氣,以一副老父親慈愛的姿態看著二人。

白冰毫不猶豫的點頭。

白雪上前挽住了白無儘的胳膊,親昵道:“爹爹,你還不信我們的眼光嗎!”

白無儘冇好氣的點了一下白雪的腦袋,“為父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難過,你們姐妹兩大小眼光就好,可這挑夫君一塊,怎麼就也好在一塊了!”

白冰和白雪不約而同的臉色一紅。

這一刻,二人心中莫名的都起了一分心思,都希望這份感情是真實存在的。

二人雖都知是在演戲,以陸風之名推遲著聯姻,但卻也明白自己內心深處後者的身影再也無法揮去了。

沉浸在這般氛圍下,白雪冷不丁的問了一句:“爹爹~你不反對我們嗎?”

白無儘無奈的長歎了一聲,“這叫爹爹如何反對?”

“你們一個**於他,一個又為他不惜共死!”

“雖說二女同嫁,不免有些太便宜他了,可誰叫爹爹生了兩個一根筋的女兒呢。”

白冰暗暗低下了頭,想著自己先前的赴死,卻並未有半絲後悔,若是再來一次,她同樣會是如此。

雖說這其中有著很大因素是因為愧疚,愧疚連累了陸風的緣故,但卻不可否認,也有著一份深情在!

末了,白無儘妥協道:“回頭,將他帶來,給爹爹把把關!”

……

與此同時,遠在十萬八千裡外的陸風,不禁連打了幾個噴嚏。

認真聽著妙青講述禪學問題的他,渾然不知自己已被議論了多時。

“普通禪眾和禪師的區彆在於,禪眾隻需‘持戒’,而禪師除了基礎的‘持戒’外,還需得悟‘禪定’。”

妙青已經闡述了近二百餘道題目,陸風為此也大部分都展開了詢問。

例如這題,他便追問了‘持戒’和‘禪定’的具體之理。

妙青至始至終都一副和善的模樣,每每瞧見陸風有心追問和感興趣的模樣,內心更為熱切。

“所謂‘持戒’指的是自我約束,是出於身體行動這方麵的,而‘禪定’則是基於靈魂意識和自我思想層麵,要更為難以克己自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