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六百八十六章、妙青的禪道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六百八十六章、妙青的禪道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六百八十六章、妙青的禪道

陸風接過冷花屏,看著妙青離去的背影,心中有些不安。

但正如妙諄所言,此乃禪宗‘家務事’,不容他多加乾涉。

故而,陸風即使有心相隨,卻也被拒之了門外。

靜候了小半個時辰後,陸風並冇有等來妙青,反倒是感應到了慈心殿外傳來吵鬨的動靜。

若水神色緊張,急道:“會不會是葉大哥出什麼事了?”

陸風當即迎著動靜尋了過去。

慈心殿外,一群手持禪宗三分劍的年輕禪眾,將葉梵層層包圍了起來。

“誤會、真是誤會啊!”

葉梵雙手攤開著,擺著一副和善無辜的姿態。

“我真是不小心迷了路,才誤入的慈心殿。”

人群中,一名女禪眾當即嗬斥道:“你胡說,我分明一直看守在門外,你肯定是翻窗戶闖入的!”

葉梵糾正道:“怎麼能說闖呢,你們自己未關窗戶,分明是有意敞開的嘛。”

女禪眾喜道:“你這是不打自招,承認自己翻窗偷入的咯?”

葉梵淡然聳肩:“我可既冇有偷入也冇有闖入,是光明正大的從窗戶走進去的。”

女禪眾怒道:“你休要強詞奪理,翻窗這等行徑,怎可說光明正大。”

葉梵故作高深的一笑,“路都是人走出來的,何人有言,非從門進纔是對的?”

“窗戶既然能容人進入,那必然是有著其存在的道理,誰又敢說這不是另一條路呢。”

“我進入前後,也不見有任何告示言明不可走啊。”

一時間,那女禪眾還真被葉梵的一番話語唬住了。

這時,站在慈心殿門口,一名禪醫扮相的中年婦女出聲道:“暫不論你是如何進入的慈心殿。且問你,為何進入後直奔藥室而去,還擅自翻閱架上的藥典?”

“你有何目的!?”

葉梵淡然一笑:“我作為一名藥師,突見如此多的藥典,自是忍不住要求學一番。”

見那名禪醫臉色微怒,葉梵繼續道:“若早知這慈心殿內的藥典不讓翻閱,在下定當不會如此。”

“說到底,還是你們未曾事先言明之故。”

“你宗不是講究著因緣而生之理嘛,我這也算出於你們的因,才犯下的果吧。”

“就算有錯,也該算無知者無罪吧。”

一眾圍困著葉梵的禪眾不禁麵麵相覷,一時間還真不知如何應對。

那名禪醫聞言也是沉悶了許久,道了一聲:“你既是惠文禪師應允留在宗內的,此事便交由他處理吧。”

竟是選擇了置身事外,眼不見為淨。

陸風見事態暫時平息,剛要走近葉梵,卻聽後者魂識傳了過來。

得知葉梵是故意如此後,陸風不由打消了接近的主意。

正巧他在慈心殿中也看見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芹山分院的素熹禪醫。

也是妙青的師傅。

考慮到妙青此刻的處境,陸風請示之下,讓人通報給了素喜禪師。

順利得見素熹禪師,不等陸風開口,素熹驚訝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你這魂盤,竟然……”

素熹神色凝重,暗暗感受著陸風的氣息,確認無誤後,不禁憤怒:“你尋五行純體者給你獻祭了?”

陸風見對方誤會,趕忙解釋:“晚輩在機緣巧合下煉化了玄氣,故而魂盤才得以的修複。”

若水在旁點頭幫著確認,還隱隱散發出了一絲五行純水的氣息。

素熹這才相信過來,好奇問道:“何謂玄氣?竟有修複魂盤之效?”

陸風見素熹疑惑並不覺意外,像玄氣這等隻在一些古籍中有所記載,就連書老也是翻閱許久才知曉的這方麵知識。

清修禪宗不像五行觀那般對於五行之氣有著極深研究,故而素熹不知玄氣也在情理之中。

陸風並冇有解釋,而是先說了妙青的事情。

素熹禪師聽後沉默了片刻,轉而朝著禪心殿方向走去。

陸風跟隨其後,路上捎帶著解釋了玄氣一事。

臨近禪心殿,陸風開口道:“妙青她被帶去了一旁的側廳。”

素熹點頭,看著禪心殿內收拾完畢待要走出的普欣,徑直走了上去。

一番交談後,素熹回到殿外,帶著陸風來到了妙青所在側廳的旁邊房間。

“普欣禪師懷疑,妙青泄露了禪題。”

素熹雙目瞪著陸風,見後者神色尷尬,接著道:“若無緣由,以妙青的性子斷然不會擅自作出這等有違戒律之事,此事多半因你而起吧?”

陸風坦言認了下來,將冷花屏負傷,妙青仗義相助一事述說了一遍。

末了,又擔憂的問了一聲:“妙青她此番觸犯的戒律嚴重嗎?”

素熹神色冷了幾分,“外泄禪題,按戒律而言,是有損禪德、禪緣的大錯,嚴重者,可能會被剝奪終身參禪的資格。”

什麼!

陸風一驚,癡癡道:“她分明稱這是無關緊要啊?”

早在同妙青提及禪題前,陸風便詢問過她,若是外泄是否會對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若非妙青神色淡然毫不在意,他也絕不會由得對方這般。

素熹微微歎息,“妙青既有意相助,若是同你說了後果,定會給你帶來心理上的負擔,想來出於此,她纔不說的吧。”

陸風聞言神色不由一陣柔軟,內心深處萌生幾分愧疚。

前有救命之恩,今又有此番不惜違戒相助情誼。

實在無以還報。

陸風跟著素熹走進相鄰的房內,專注的傾聽起隔壁普欣禪師對於妙青的審問和處置。

心中暗暗思量,若稍有什麼訓斥或者責罰出現,定不惜一切也要出手乾預!

普欣將諸多答卷攤在妙青跟前,上來便直言質問:“四份答卷,錯因一模一樣,對此你可有何話要說?”

妙青坦然迴應道:“他與我故交不淺,此番又是出於救人之故,於情於理,於公於私,我都不會袖手旁觀。”

普欣冷漠道:“就因如此,你就不袖手旁觀,就甘願毀了自己的禪緣、禪德嗎?”

妙青搖頭,堅定的述說道:“禪自在心中,我本修的便是醫禪一道,講究濟世為民,慈悲為懷,當以慈心修善道。”

“此番雖有違戒律,但事出有因,我並不覺禪心受到絲毫影響!”

“若因此而帶來任何責罰,我也欣然接受,但凡能換得救人機會,無論如何也都是值得的。”

普欣聽得妙青這番話語,不由暗暗驚歎其對禪道竟有此番見解。

愣神了好一會,這才繼續開口:“你此般隨性枉為,雖隻違規了戒律,但若下次,麵對同樣處境,需害一人,方纔可救你的故友,你又該如何抉擇?”

妙青淡然一笑,隻淡淡說了四個字,“跟隨本心。”

普欣皺了皺眉,直言道:“你好似並不將我宗的戒律守則放在眼裡?”

“弟子不敢,”妙青恭敬道:“弟子素來持戒修心,但也曾聽言,修禪者不可一味的受限於戒律的條條框框之中,需明悟屬於自己的禪心,貫徹屬於自己的一套禪修之道。”

普欣聞言臉上隱隱透出幾分驚容,驀然之間,她發覺妙青對於禪道的見解,竟隱隱在自己之上……

單論這戒律而言,自己向來十分重視和持秉,但這恰恰也束縛了自己的禪心。

禪修之道,‘隨性’二字乃是至高的真理。

一名修行有成的禪師,其禪心必然超脫戒律,達到了跟隨本心的境界。

普欣慎重的打量著眼前的妙青,出於禪道考慮,一時間還真不知如何決策。

正在這時,一道輕柔的魂識突兀的出現在了其腦海之中。

“大長老!”

普欣肅然一凜,神色當即變得無比敬重起來。

原來,大長老一直關注著這邊的動靜。

收到大長老的指示後,普欣朝妙青開口道:“你且隨我來,大長老要見你。”

隔壁房中,素熹欣慰的笑著,妙青的表現她看在心中,對此十分的滿意,尤其是在對禪修這一塊的理解層麵,饒是她也不禁有眼前一亮的感覺,不由感歎‘天生七魄貫通的先天之體,對於禪修悟道上,果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

福源城,福源客棧,一間僻靜的客房之中。

鐵傀、熾魅、鬼伶、夜遊刃、幻手鬼刀、鬼簫,齊聚一堂。

“雷火門和馭獸莊定於兩日後在絕鹽山腳下進行和談。”

“此番大事,我們做不了主,是否需儘快通知堂主?”

鬼簫彙報著最新探聽而來的訊息。

鐵傀聞言,目光看向熾魅,“堂主可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主持大局?”

熾魅搖頭:“堂主的義妹受了重傷,正在清修禪宗尋求治療,兩日後估計不一定趕得回來……”

“這可如何是好?”鬼伶有些擔憂。

熾魅從納具中取出三個錦囊,含笑道:“堂主臨彆前給了我三個錦囊來著。”

鬼伶鬆了口氣,“你不早說。”

幻手鬼刀好奇的盯向桌上擺放著的‘紅、黃、藍’三色錦囊,疑惑道:“熾魅姐,堂主既有此交代,你為何藏到現在啊?”

熾魅嬌笑一聲,彈了一下鬼刀的頭,“好你個小鬼頭,連你也敢質疑姐姐了!?”

幻手鬼刀當即臉色一紅。

熾魅朝鐵傀解釋道:“堂主有過命令,這三個錦囊需在特定節骨眼上纔可取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