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十二章、這分明是上天的旨意!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七百十二章、這分明是上天的旨意!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8 17:44:04 來源:繁體做客

-

第七百十二章、這分明是上天的旨意!

另一邊,莊主杏熊翼率領著馭獸莊內七成人馬已是殺上了雷火門領地。

趁火打劫,所過之處,片甲不留,是人是獸,一律清掃。

報……

“報莊主,雷火門全宗上下已全部朝著灌絮林逃去。”

一名負責探路的輕裝弟子來回奔波後,稟明瞭探查所得。

杏熊翼當即一凜,朝身旁一位長老喝令道:“你留下一成人馬清掃搜刮資源,其餘人等,隨我殺入灌絮林,痛打失火的狗!”

“莊主不可!”那名長老憂慮道:“灌絮林的儘頭乃是一麵崖壁,那裡有著雷火門佈置的禦敵陣法在,雷火門此舉恐有背山拚死一戰的意圖,莊主你負傷在身,萬不可冒險深入,更不可與趙匡那廝相鬥啊。”

杏熊翼大手一抬,拒絕道:“此番機會乃是天賜良機,今日若不將雷火門連根拔起,清除乾淨,待其緩過氣來,定會像瘋狗一般報複我莊。”

另一乾長老紛紛出聲:“莊主所言極是!”

“我等願隨莊主殺入灌絮林,殺儘雷火門一眾。”

ps://vpkanshuco

報……

正在這時,另一名輕裝探查的弟子急奔回來。

“莊主,灌絮林內突發獸潮,雷火門一眾受阻被困林內。”

杏熊翼及一眾長老一愣,隨即放聲大笑起來。

“好極!好極!雷火門惡有惡報!”

“真是天佑我莊!”

“此時不上,更待何時!”

一時間,所有馭獸莊長老及弟子的信心都燃了起來,紛紛將雷火門受阻一事,看作了是上天的旨意。

若非如此,斷然不會這般巧合,受阻方式千千萬,怎會這般巧,恰恰遇上了獸潮。

杏熊翼也是如斯想著。

這分明就是上天再給馭獸莊下達著旨意。

是上天再給馭獸莊一次壯大的機會。

吞併雷火門,壯大勢力,加之莊內前不久所得的寶貝,已然具備躋身二等勢力門檻的實力。

想至此,杏熊翼心中的熱切更甚,滿懷憧憬的帶隊朝著灌絮林方向殺去。

待杏熊翼殺至時,趙匡率領著近百弟子正聚攏在灌絮林的中段區域,支起著一個巨大的靈氣屏障,等待著無數發了瘋一般的魂獸朝外褪去。

以趙匡的實力自然是不將這些五行境、地魂境級彆的魂獸放在眼中,但門內有著不少隻有凝盤境、五行境實力的弟子,對於這些人,他卻不得不管。

年輕的血液,永遠是一個宗門賴以發展和延續的根基。

若是此刻捨棄他們,他日傳揚了出去,定無法再立足於宗派勢力界。

而當趙匡看見馭獸莊莊主親率人馬殺至時,對於今日之事幕後主使者的猜疑已是確信無疑,乃至灌絮林遇獸潮一事,也一併算在了馭獸莊頭上,隻道是馭獸莊耍的一手好手段。

雷火門的一眾長老也都滿臉憤恨,知道馭獸莊狼子野心,早已佈局多時,就等著今日吞併抹殺雷火門了。

趙匡來到眾人最前,憤怒揮手下令道:“雷火門弟子聽令,馭獸莊毀我基業,屠我弟子,今日,我等便和馭獸莊這些無恥小人們拚了!”

殺!!!

隨著趙匡一聲令下,百餘名雷火門弟子紛紛朝前衝去,眼中無不冒著憤怒的火焰。

對他們而言,賴以生存的家園已被毀去,親友紛紛被炸死不說,馭獸莊還這般趕儘殺絕,早已被徹底激怒。

杏熊翼臉上帶著一絲冷笑,毫不畏懼,他此行所帶的人馬雖才七成,但卻比之眼前雷火門的剩餘弟子已然多出不少。

由此也可看出,雷火門火房被炸,損失的斷然不是區區雷火珠那麼簡單,其門內弟子定也死去了無數。

小對小,老對老。

杏熊翼第一時間牽製住了趙匡,將戰場分離,逼迫著後者淩空踏上了灌絮林的上空,那裡纔是屬於他們天魂境級彆的戰場。

原本杏熊翼因自身實力緣故還有著幾分忌憚和擔心,但在感受出趙匡同樣負傷不輕後,嘴角不由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同為負傷狀態,杏熊翼可再不懼分毫。

而當杏熊翼淩空的那瞬間,一些淺色粉塵落在了肩頭,這讓他眉頭卻是不由一皺。

瘋猿散?

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瘋猿散?

杏熊翼的心頭一縷不安閃過。

難道……

此番獸潮,並非意外?

而是另有勢力在針對著雷火門?

可……此地距離雷火門宗門所在相隔甚遠,若真有人暗中對付著雷火門……

杏熊翼後背不禁一涼,額頭竟嚇出了幾滴冷汗。

若真有人策劃了這一切,那這人……該是如何深的城府和心計啊!

難道連我莊密謀燒燬雷火門火房,及我會率眾殺上雷火門一事都紛紛算計到了?

這絕不可能!

世間不可能存在此般深思遠慮,算無遺漏之人!

砰~

因為這恍惚間的失神,杏熊翼被趙匡抓住了機會,中了後者一掌。

但好在,趙匡這一掌也隻是試探性的攻擊,帶著幾分防範之意,故而並冇有傷到太多。

回過神的杏熊翼,當即朝趙匡發動其猛烈的攻勢,心中雖疑惑不安,但想著若能製服趙匡,定能從其口中逼問出一些端倪。

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人在幕後彆有用心,暗自算計……

二人戰鬥的餘波壓倒了大片的灌絮林。

藏於樹梢上的粉塵袋子,原本隻因雷火門踏足鬨出的動靜而掉落了一小部分,此刻卻是掉落了大半。

受瘋猿散影響覆蓋,林內諸多魂獸瘋勁更甚一籌,發了狂一般開始攻擊林內的雙方勢力。

一時間,灌絮林內混戰一片,人類的慘痛呐喊聲,混雜著獸類憤怒的悲鳴聲,形成了一曲美妙的聲樂。

……

另一邊,凹穀獸獄之中,陸風和若水已是將銀月魔熊身上的長針及那兩根透體長矛儘數清理乾淨。

看著滿地帶著血漬的長針,二人心中的怒火不可抑製的上湧。

此般惡毒的手段,換作尋常獸類,恐怕早已死透。

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銀月魔熊血統之中的魔性雖然被激發了出來,但也正因這股強悍的力量,讓得這百餘根長針的傷勢得以穩住了下來。

長針離體後,銀月魔熊身上的細孔便在自主恢複著,雖速度並不快,但血卻在頃刻間止住了。

陸風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銀月魔熊此刻已經恢複了自主意識,但礙於傷勢實在過重加之受到了鬼簫魂音攻擊之故,短暫出現了獸類的‘假死’之態。

這倒是讓陸風安心不少,原先他還擔心拔出這些有著限製作用的長針後,銀月魔熊甦醒後會出現狂暴失控的局麵。

若水輕柔的用著白綾布娟擦拭著銀月魔熊的傷口,時而彙聚水行氣凝聚出水滴浸濕手帕,清洗著體表毛髮上的血漬和毒素汙濁。

“風大哥~”若水眼中噙著淚花,滿是痛心的嗚咽道:“我們將小銀放下來好不好?它四肢都勒出血了。”

陸風看著仍舊綁在銀月魔熊四肢上的巨大鎖鏈,看著鎖鏈儘頭連接在山壁處的裂痕,不由歎息著搖了搖頭。

此般痕跡,顯然是因掙紮劇烈所引。

“小銀它……”陸風猶豫著開口:“尚未確定它是否可以壓製住體內的魔性,若是壓製不住,恐已凶化,以他現存的氣息來看,雖才初入地魂境層麵,但若藉著那股凶氣,恐怕一時半會難以壓製住它,若是其無意識的逃出山嶺,恐為禍一方百姓。”

若水臉色一白,擦拭著眼角的淚花,痛心道:“馭獸莊這些混蛋,究竟對小銀作了什麼呀,它該經曆了多少折磨和痛苦,纔會如此短時間內提升到了地魂獸級彆啊。”

陸風滿是憤怒的解釋道:“古來激發魂獸凶性的方式不外乎三種,一是當其麵,殺儘其族人,以血親之死逼其凶化;二是以極大的痛楚加之於身,通過酷刑逼迫其反抗,激發血統內不甘的凶性;三則是通過餵食一些邪惡獸類或是特殊藥材,讓其體內臟腑受到影響,進而牽引出血統之中的那絲凶性。”

說著指了指四周被鮮血浸濕的土壤,以及一乾不知名獸類的殘肢斷爪,憤恨道:“就目前來看,馭獸莊那些畜生至少對小銀施加了兩種手段,酷刑和餵食凶獸都已嘗試!”

“小銀它之所以這麼短的時間跨入了地魂獸層次,恐怕馭獸莊那些人在它身上消耗了不少珍稀的資源,雖說魂獸蛻變成凶獸本身實力會出現一個暴漲,但小銀的起點不高,即使暴漲,也斷然不至於一步跨越至地魂獸層麵,定是服用了什麼厲害魂獸的血肉或是凶獸的獸丹所致。”

吼……

一聲低沉的熊吼聲響起,吼聲之中夾著著一絲憤怒與痛苦。

陸風和若水的目光頓時朝銀月魔熊看去。

鏗鏘……鏗鏘……

隻見銀月魔熊已從假死狀態甦醒過來,正在拚命的掙紮著,四條粗大的鎖鏈隨著其掙紮發出雷鳴般的金戈碰撞聲。

感受著銀月魔熊紊亂肆虐的氣息,以及不受控製的那份狂暴凶性,陸風神色不禁變得凝重萬分。

這是壓不住凶性的體現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