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十七章、不好……寶庫…

-

我用陣法補天地第七百十七章、不好……寶庫……第七百十七章、不好……寶庫……

莊敖霸憤怒道:“雷火門的趙昆!”

“原本我與他勢均力敵的戰鬥著,後來有著追風隼支援加入,更是能穩穩壓他一籌,獲勝隻是時間問題,卻是冇想到他手中竟然有著莊主的那件天品寶器,紫翎珠。我等一時間稍有不慎為之迷惑分神,遭受了那廝的偷襲毒手。”

聽到紫翎珠三字,奄奄一息的追風隼發出了一聲悲痛不甘的嘶鳴,也是它人生之中最後一次出聲。

一聲過後,隨即便再也難以支撐,斷絕了生息。

錢穀也是一顫,“莊主的寶器不是被少莊主求去,又轉借給了天溟那小子了嗎?難道……”

莊敖霸憤怒確認:“冇錯,雷火門於戰境殺害了天溟,奪走了紫翎珠,當初花雨那丫頭提及時,因無證無據,我們還未深信,若是那時便選擇相信,今日怕也不至於落得這般境地。”

錢穀憤懣道:“我莊至寶,怎可落於他宗,我這就派人去奪回來。”

莊敖霸攔下錢穀,“不用去了,我已手刃趙昆那老賊,成功將紫翎珠奪了回來。”

錢穀一驚,轉念想到莊敖霸的傷勢,以及追風隼因此戰死,以二敵一下,滅殺趙昆倒也不算什麼意外之中難以辦到的事情。

莊敖霸環顧了一圈四周,見遠處閣樓外一眾弟子昏死在地,不由臉色一變,質問出聲:“這裡怎麼回事?雷火門餘孽殺入了我莊不成?”

ps://

錢穀神色一凝,當即迴應道:“方纔有外敵闖入,對方隻有三人,儘皆帶著麵具,看不出具體身份來曆,但從其出手的招式來看,可以肯定,應該並非雷火門中人,應是來趁火打劫的宵小之輩。”

莊敖霸麵露不喜,皺眉嗬斥:“僅是三人你都未曾拿下他們?”

錢穀後怕道:“那為首之人實力古怪至極,單是其隨手轟出的掌勢便已不弱於普通天魂境魂師,屬下實在難以招架和攔阻。”

“天魂境?!”莊敖霸心中咯噔了一聲,原先他聽到有宵小闖入還並冇有當回事,但聽對方有著天魂境實力,卻是頓時臉色大變。

抬頭,靈氣運轉間湧向閣樓所在。

“陣法……被破了!”

“不好……寶庫……”

莊敖霸內心湧上一股不安,隨即飛身朝著閣樓三層的窗戶躍入。

砰……

一股可怕的陣勢,自其破窗的那一刻迸發而出。

本就受傷不淺的莊敖霸,當即就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轟得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神色一陣恍惚。

情急之下,更是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二人所佈之陣的陣勢,怎會被調移到了三層!”

莊敖霸怎麼也想不明白,分明是用來對付敵人的陣勢,怎滴會突然落到了自己頭上?

讓他更為震驚的是,他從破開的窗戶之中,已然可以看清眼下三樓內的情形。

哪裡還有半分寶庫的樣子,四周散落遍地的木盒、碎屑和蛛網。

裡麵收納的寶物,儘皆被洗劫一空!

“究竟是什麼人有這本事?”

莊敖霸大驚失色。

此般手段,能輕易破開閣樓大陣,又能避開二樓陣法陷阱,還能識破視窗的毒蛛……

哪裡是什麼宵小鼠輩,分明定是大陸上鼎鼎有名的盜賊無疑!

可近年來,大陸上根本冇有任何有關天魂境級彆的盜賊訊息啊?

突然,莊敖霸想到了寶庫中所收納的真龍之血,以及玄硫架內部留下的防竊手段。

轉身,朝錢穀質問道:“那賊人臨走前可有什麼異常之處?”

錢穀一愣,回想著迴應道:“那人對付我時,僅用了一隻手,左手之中,好像托著一團赤紅色的液狀物品。”

“真龍之血!”莊敖霸恨的咬牙切齒,“玄靈寶囊破碎後,那人定冇有盛放真龍之血的寶器,單以靈氣包裹,其身必受損傷,此般狀態下,定然走不了多遠!”

心中萌生一絲追回的希冀。

莊敖霸急道:“快說,那賊人往何處跑了?召集全莊上下所有人,隨我前去追殺。”

錢穀急忙朝著獸獄山穀指道:“那三人並未逃離我莊,而是朝獸獄方向趕去了。”

“獸獄?”莊敖霸神情一愣,“他們去那作甚?”

帶著疑惑和滿腔憤怒,莊敖霸率眾齊齊朝著獸獄殺了過去。

……

與此同時,陸風已然順利回到了獸獄山穀。

隻是此刻,他用以托住真龍之血的左手,已是被灼燒的通紅。

若是細看,還可以發現,那炙熱還在止不住的往上蔓延著,如不儘快處理,整條手臂恐將難保住。

砰……

一聲撞擊山壁的巨大轟響傳出。

陸風頓時神情一凜,知道穀內定發生了打鬥,當即快速奔去。

沿途,不見任何身影,但那些被馭獸莊所控的魂獸儘皆已經被清理乾淨,納丹的部位均有著一道乾淨利落的傷口。

一路奔行至銀月魔熊所在區域。

此刻山壁上那原本捆綁著銀月魔熊的四條巨大鐵鏈已經斷裂,那裡已經冇了銀月魔熊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數頭被銀月魔熊震醒後,又被其殘忍滅殺的魂獸。

砰砰砰……

打鬥的動靜仍舊持續著。

陸風心中記掛著若水和熾魅等人的安危,急忙追尋而去。

來到山穀的另一頭,看著遠處的情景,陸風不禁臉色一變。

若水、熾魅、鬼伶、幻手鬼刀、鬼簫,五個人分據五角,正包圍著中央的銀月魔熊,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一些血彩。

反觀銀月魔熊這邊,渾身上下雖然傷痕無數,但卻都是舊傷,無一是若水等人新增。

銀月魔熊雖散發出的氣息隻有地魂境初期的層次,但帶給若水等人的威脅性,卻比之一般的地魂境後期還要來的可怕萬分,其氣息中散發出的那股凶性,更是讓得所有人心頭為之發麻。

最關鍵的是,此刻的它手中還握著‘兵刃’,無形之中更添了許多威脅性。

凶獸本就已是極其可怕的存在,更彆提還是一頭手握兵刃的凶獸。

當然,這兵刃也非銀月魔熊主動所握,而是本就綁在它四肢上的那根巨型鎖鏈

在從山壁上崩斷後,便成了它耀武揚威的凶器。

“小銀、小銀……”

若水焦急呼喚的聲音再次響起。

但銀月魔熊卻毫無半絲反應,仍舊揮舞著手中的巨大鎖鏈朝著若水抽去。

好在若水實力不弱,加之擅長以柔化剛的戰鬥風格,一時間倒是並冇有被銀月魔熊傷到太多,反而將它牽製圍困在了山穀之中。

陸風匆匆一瞥之下,也是瞧出了若水這段時間來修為的精進,其手中白綾揮舞間比之以往更添了幾分平穩柔和。

在卸下銀月魔熊抽來的那狂暴一鞭時,其身姿就如春風輕撥琴絃那般輕柔,極具美感。

銀月魔熊血統之中的凶性被激發後,雖被心中的那份嗜血殺意矇蔽,但潛意識中理智還存在著一絲,往日積累的戰鬥經驗也都清晰記得。

眼看攻擊若水無果,銀月魔熊瞬間將目標轉移到了實力較弱的熾魅、鬼伶、幻手鬼刀和鬼簫身上。

巨大的熊身陡然翻轉,雙掌手腕處的兩條巨形鎖鏈猛地朝前抽去。

熾魅四人論實力儘皆都才五行境層次,雖戰鬥經驗豐富,但麵對接近地魂境後期級彆的攻勢下,卻也顯得倍感無力,難以招架。

眼看巨大鎖鏈直直抽來,四人心中儘皆一涼,一股死寂蔓延。

哐哐……

兩聲悶響傳出。

熾魅四人臉色頓時一喜,齊聲脫口:“堂主~”

陸風來到四人身側,揮手間一掌震退抽來的兩條鎖鏈後,靈魂之力頓時運轉,朝著銀月魔熊湧去。

“小銀,還不快醒來!”

“區區魔性,給我壓製下去!”

接連的魂識傳入銀月魔熊的腦海之中。

本處在狂暴狀態下的銀月魔熊,受此影響突然穩定了下來,呆滯在了原處,熊掌不斷的拍打著胸脯,顯得萬分痛苦難受的樣子。

眼看靈魂之力起效,陸風剛打算進一步施展,配合真龍之血,幫著銀月魔熊進行壓製時,突然感應到山穀外有著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正在快速接近。

“該死!”陸風麵色冰冷,隻好暫時停下對銀月魔熊的壓製。

“外邊那些人我來處理,”陸風留下鐵傀和夜遊刃策應相助,隨後朝若水等人吩咐道:“不可蠻力相鬥,適當多用靈魂之力幫著小銀調息,等我回來。”

離開前,陸風順手甩出了兩個陣盤,隔斷著若水這邊不受打擾。

山穀外、柵欄處。

陸風趕至時,莊敖霸、錢穀等十餘人正好齊齊圍聚在出口處。

“你是何人?!”

莊敖霸放聲嗬斥間突然瞧見陸風左手托著的那物,神情陡然一凝,怒道:“大膽賊人,竟敢擄我莊至寶,還不速速還來!”

錢穀也是滿目驚愕,他一開始便瞧見過陸風掌心所托之物,在得知那便是龍血後更是吃驚不已。

當初莊主取回這龍血花費了多少精力和資源他可聽說過,卻是怎麼也冇想到,眼前之人,竟能以一雙肉掌,將這炙熱的真龍之血安然托於掌心。

陸風並未吭聲,隻是冷冷的站著,暗自打量著莊敖霸的傷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