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十八章、極星衍空決,凝珠附紋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七百十八章、極星衍空決,凝珠附紋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10-07 23:30:58 來源:繁體做客

-

我用陣法補天地第七百十八章、極星衍空決,凝珠附紋第七百十八章、極星衍空決,凝珠附紋

原先他還有著幾分忌憚這位馭獸莊的副莊主,但見對方眼下傷勢極重,實力十不存六,內心不由輕鬆了幾分。

從此般傷勢來看,陸風知道,雷火門那邊的趙昆一眾定然也好不到哪去了。

莊敖霸也並未動手,同樣的他也在打量著陸風,雖驚駭於陸風的實力,但見其也並非安然無恙的托舉真龍之血,左手已然負傷不輕,眼下多半是在打腫臉充胖子,在故意拖延著時間。

想至此,莊敖霸當即不再遲疑,抬起僅存完好的左手,便朝陸風轟了過去。

狂獅鎮山河!

這是莊敖霸的成名之技,出掌猶如狂獅獵獸,凶悍無比,當可鎮壓一切宵小。

呼嘯的掌風席捲,四周地麵上的沙塵也隨之呈現了前衝彙聚之勢。

臨得陸風跟前之時,已然有了幾分狂獅的雛形。

陸風眉目一凝,感受到莊敖霸這剛猛的一掌後,當即後撤,並未與之硬剛。

此刻左手托著真龍之血的他,體內靈氣已經受到不少乾擾,雖並冇有影響太多實力,但貿然與天魂境級彆的魂師相鬥,情況定會惡化,怕會出現龍血難以掌控的局麵。

.com

陸風的這一後撤步,更是讓得莊敖霸確信自己先前的猜測,陸風多半已是個狐假虎威的空殼了。

看清這點後,莊敖霸靈氣運轉間不由提升了幾分掌勢。

從試探的一掌,轉化為了滅殺的憤怒之掌。

掌未及,四周那大片的柵欄便已被儘數拍飛,獸獄山穀處一片狼藉。

天魂境級彆的攻勢,可見一斑。

這還是莊敖霸重傷情況下的一掌,全盛狀態下,恐威勢更為恐怖。

砰!

陸風的身影被莊敖霸這剛猛可怕的一掌齊齊拍飛了近二三十米,於地表之上化出了一道深深的凹陷痕跡。

看著遠處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陸風,莊敖霸終是狂傲的大笑了起來。

“區區盜賊,外強中乾,實在可笑至極!”

莊敖霸作勢間就要朝前去搜刮屬於他的勝利品,拿回那團寶貴的真龍之血。

“副莊主,小心!”

突然,錢穀的一聲提醒傳來。

莊敖霸心中頓時一驚,一股強烈的不安瞬間瀰漫。

砰!

一股比之他的狂獅鎮山河還要凶猛霸道的掌勢直直的拍來。

得意忘形,驚愕失措下的莊敖霸斷難反應的過來,同樣被齊齊的拍飛了二三十米,同樣在地表上劃出了一條長長的凹痕。

隻是,不同的是,莊敖霸先前的那一掌,拍飛的卻是陸風進穀時,隨手佈置在柵欄處的幻陣‘迷幽陰將陣’,所拍飛的也隻是一具普通的陣兵罷了。

若非大意,及注意力全然在真龍之血身上,以莊敖霸天魂境的實力,斷難可以發現這般掉包的小伎倆。

但陸風的這一掌,卻是實打實的拍在了莊敖霸身上。

本就身負重創的莊敖霸,在這一掌下,幾乎丟了大半條命,體內靈氣冗雜萬分,驚愕起身站立間陡覺蹣跚。

陸風很滿意的看著自己這一掌的表現,‘淺水喧鬨、深潭無波’,這套悟自清修禪宗幽池碑的掌法,至此,總算可以說得上是初窺門徑了。

雖然目前能發揮出威勢的仍舊隻有前半招‘淺水喧鬨’,但其威勢卻已大大超出了陸風的預估。

莊敖霸咳出來一口鮮血,神情之中滿是驚愕難以置信,怒斥問道:“你到底是人是鬼?方纔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陸風淡然一笑,悄然以靈氣改變了聲道,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枉你為天魂境魂師,區區一座不入流的幻陣都瞧不出來嗎?”

見莊敖霸臉色漲紅,氣不可抑,陸風進一步刺激道:“看來你莊真是和畜生待久了,靈智也如它們一樣了。”

“放肆,”錢穀聽聞當即惱怒嗬斥。

莊敖霸氣得嘴角再度溢位了一絲鮮血,仍舊難以想明白方纔情形,再度斥問:“你到底做了什麼手腳,若僅是幻陣怎麼可能瞞得過我!”

莊敖霸仍舊不可置信的看了眼遠處,繼續斥問道:“若說幻陣,那陣兵怎麼可能手中同樣托著真龍之血?何等品階的材質才能幻化出這般陣兵?”

陸風冷冷一笑,“你也說了,是幻化而已,自無需太高品階,至於真龍之血,這麼大一團自然是無法以普通材質托舉的,但……”

陸風拖長了幾分聲調,極星衍空決悄然運轉。

‘一顆’赤紅色的珠子倏忽見便已朝著莊敖霸彈了出去。

呃~

莊敖霸隻覺眼前紅光一閃,隨即嘴中便傳來了一股極其可怕的炙熱之氣,一路流淌,頃刻間侵蝕了自己的五臟六腑。

冷汗遍佈全身,本已重創下的莊敖霸當即翻滾在地,痛苦的捂著喉部,臉色漲紅青筋暴起。

陸風冷冷的話語繼續響起,帶著一絲邪魅的笑意,“但如此般,分離出一滴,不少材質還是可以短時間內進行托舉的,且散發真龍之血的氣息更為強勁。”

莊敖霸渾身靈氣拚了命的湧向丹腹,想要壓製住入口那一滴真龍之血所蘊含的狂暴能量,但讓他驚駭不已的卻是……無論他如何壓製,那股力量都無法安穩平息下來。

“不對,這不僅是真龍之血!”

莊敖霸心中一驚,難以言喻的恐懼感瀰漫,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向陸風。

對於真龍之血,莊敖霸曾經接觸過,也曾煉化過,故而對這份狂暴獸力有著體會,但眼下,自己吞下的那滴,比之當初他所煉化的那些,其狂暴性和不安穩性足足翻了十倍不止。

“你……你在這龍血之中摻雜了什麼東西?”

此時的莊敖霸喉部已被灼燒得千瘡百孔,但還是忍著疼痛吼問了出來。

陸風邪邪的冷笑了一聲,“這回……你可要看仔細咯。”

平靜的話語卻讓得莊敖霸險些嚇出了魂,戰戰兢兢的蹬地朝後退去。

紅光再次閃過。

這一回,他倒是看了個清楚。

那一顆圓珠確確實實乃由龍血凝聚,隻不過在這龍血的表層竟還凝聚著很多繁雜的陣紋,且這陣紋之中還蘊含著濃鬱又熾烈的火行氣。

紋,是極星衍空紋;

火,是南神之火!

正是這萬分駭人的火行氣,讓得龍血本身的狂暴性和不穩定性提升了無數倍。

陸風如今在極星衍空決上的造詣,也隨著他實力的提升更精深了許多,已是不再侷限於施加在玉珠之上,哪怕一顆普通水滴,亦可憑虛凝紋,發揮出原有的威勢。

伴隨著無比的驚愕之感,莊敖霸瞪大了雙眼,倒在了地上。

其用以攔截格擋這顆‘血珠’的手掌,已被生生洞穿,最終龍血貫穿了喉部,了結了他的性命。

由於龍血散開時所透出的劇烈熾熱之息,他甚至連靈魂都未維繫太久,便隨之一併消散在了原地。

陸風隱藏在麵具下的臉上並未流露半絲神情,相比馭獸莊施加在小銀身上的折磨,這般了結這位副莊主,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回過頭,冰冷的目光透過麵具上的孔口,直直的盯向一側的錢穀。

噗通……

本已作好逃離姿態的錢穀,一個踉蹌間嚇得急忙跪在了地上,其側一眾隻有五行境實力的弟子更是頭也不敢抬,嚇得腿都在哆嗦。

連天魂境實力的莊敖霸都不是眼前之人的一招之敵,他們這群嘍囉更不用提了。

反抗,迎來的隻會是滅亡。

“這位俠士,饒了我們吧,我們都是被逼的。”

“一切的壞事都是莊主和副莊主他們指使的,我們都是身不由己啊。”

“饒了我們這回吧,我們保證以後積德行善,再不做任何壞事了。”

陸風暗暗皺了皺眉,對於這等甘心求饒,且有悔過之人,他不免會起幾分惻隱之心。

思量間,朝錢穀嚴肅喝道:“你應該明白,乾我們這行的,最忌諱的便是被人識破身份!”

“小的明白,明白,”錢穀急忙諂媚點頭。

陸風剛要繼續開口,卻見錢穀猛地回頭……

唰唰唰……

一枚特製的三角飛刃自其袖口發出,頃刻間將身側的一眾普通弟子殺了個精光。

陸風見狀,臉上透出幾分不喜與厭惡,他本意隻想著讓一眾立個魂誓,卻是冇想到錢穀行事竟這般狠辣。

“俠士,這樣可滿意?”錢穀再次諂媚出聲,隨手還發了絕不外泄的魂誓,為求信任,更是揚言:“俠士,您若還不滿意,大可將我魂識清除,隻需留小的一條賤命即可。”

陸風暗自歎息了一聲,抬手一揚,“你走吧。”

錢穀當即一喜,轉身便要離去。

“慢著……”陸風突然喊停,目光看向錢穀衣襬處繡著的花紋,暗覺眼熟,隨即問道:“馭獸莊派去福源城城主府的那個長老,是你什麼人?”

這並不是馭獸莊內的弟子或長老服飾所有的花紋,而是後來人為繡上去的,放眼場上諸多屍體,無論是莊敖霸,還是一乾普通弟子,衣著上均冇有此般花紋。

錢穀一愣,暗以為陸風同自己的親弟弟有著交情,不由試探著迴應道:“俠士,認識舍弟?”

陸風聞言,知道自己所料冇錯,神色當即又冷了下來,質問道:“你莊自福源城內所抓的人,關押在何處?”

咯噔!

錢穀聽得此言,心一下慌了起來。

哪是什麼交情,分明是仇怨啊!

一時間,錢穀不由在心中暗罵了自己弟弟無數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