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十九章、小銀的魔性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七百十九章、小銀的魔性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21:36:14 來源:繁體做客

-

第七百十九章、小銀的魔性

“全……全死了。”

錢穀戰戰兢兢的迴應,不敢有半絲隱瞞。

陸風眉頭一皺,進一步質問道:“你莊抓那麼多普通人來做什麼?”

“這……”錢穀一時語滯。

以他的身份地位原本並冇權知曉這其中的隱秘,但奈何陰差陽錯下,當初他恰好聽到了莊主和副莊主的對話,故而剛好知道此事。

但……他卻不能說,也不敢說!

陸風眉頭皺得更緊了幾分,隱隱意識到事情可能比他預想的還要嚴峻,若非如此,以錢穀這般冷血之人,連同門都可輕易殺害的人,斷不會麵露遲疑和難色,當可將所有的罪責都推到莊主頭上。

除非……這裡還牽扯著比之杏熊翼還要讓他感到畏懼和害怕的存在。

砰~

突兀之間,錢穀一改軟弱,突然打開了腰間的生靈袋,放出了兩隻體型均如水牛般巨大的鐵甲穿山蜥。

.com

陸風驚愕一愣,見錢穀此般反常,更是確信了心中的猜疑。

同時,不禁好奇,錢穀寧願冒險拚死一搏,也不願或者不敢吐露的秘密究竟是什麼?

鐵甲穿山蜥身體呈長筒之狀,兩側扁平,渾身上下覆蓋著齒狀的鱗片,背部有刺狀突起,雖四肢短小,甚至不細看都看不見它的腳,但它爬行速度卻是極快,甚至比之一般的豺狼虎豹都要迅捷很多。

錢穀釋放出來的這兩隻雖然都纔不過地魂境級彆的實力,但論速度而言,比之一般的半步天魂境魂師都絲毫不弱。

陸風倒是並不畏懼這兩頭鐵甲穿山蜥,但卻也做不到完全忽視的地步。

兩隻鐵甲穿山蜥一左一右環繞陸風,疾速爬行之間不斷朝著陸風噴吐著極具腐蝕性的黏液。

正是這落在地麵,出現一個個酸臭腐爛黑洞的黏液,讓得陸風不得不眼睜睜的看著錢穀逃離出自己的視線。

陸風眼下的處境,單論速度而言,因為受製於左手所托龍血之故,隻能保證自己不被鐵甲穿山蜥所傷,但想追上它們卻也難輕易辦到。

以鐵甲穿山蜥的速度及它那一身堅硬無比的鱗甲,陸風施展極星衍空決下,即使命中,怕也難以將龍血打入其體內。

未免浪費,隻好作罷。

陸風調度出一絲龍血,融於散放出的靈氣之中,將四周空間瀰漫,有著真龍氣息的威懾,兩頭鐵甲穿山蜥頓時消停了下來,隱隱還出現了畏懼逃離的跡象,再不敢接近陸風。

見果然起效,陸風不由啞然失笑,暗道真龍果然是獸界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單是幾滴血液的氣息,便能有如此威懾。

撇掉穿山蜥這個麻煩後,陸風將目光看向了不遠處莊敖霸的屍體之上。

手掌一震、一卷,便將其手上佩戴著的納戒摘了過來。

祛除封紋,瞧見內部情景後,陸風臉上不禁泛出一抹失落。

堂堂馭獸莊副莊主,其納具之中所藏之物,竟然都極其的稀鬆平常,甚至連源石都不見幾塊。

唯一值錢的,還是重新劫掠回來的紫翎珠。

但轉念一想,陸風便明白了緣由。

一般的宗派勢力,都會在宗門內設立藏寶庫一類的存在,以防門內高層突發意外,而致使寶物被人掠奪,讓得宗門遭受損失。

就拿今朝的馭獸莊而言,莊敖霸是負責同雷火門談判的,臨行前定然已經算計到可能出現的風險和意外,將納具中貴重的物品提前轉移到宗門寶庫,或者自己私立的小庫,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這便不難解釋納具中空空如也的現象了。

僅有的幾塊源石和丹藥應該是莊敖霸留下以備不時之需用的。

對此,陸風同樣並未放過,一股腦的收入了囊中。

他素來不是浪費之人。

在放入麒麟環的同時,也掃視了一眼從閣樓三層寶庫取來的那些物品,裡麵寶物價值不菲,但並冇有源石和丹藥的存在。

有著拾荒客經曆的陸風瞬間明白過來,像莊敖霸之流,自身定然也存在著隱秘的私房庫。

想至此,陸風不由加快了一些步伐,急急返回獸獄山穀深處,想著幫助小銀壓製完魔性後,應該還來得及前去搜刮掠奪一番這些人的私房庫。

待陸風回到山穀時,若水等人已經停下了戰鬥,銀月魔熊也消停了下來,極具憨態的坐在了地麵之上,大口喘著粗氣。

“魔性壓製了?”

走近細看下,見銀月魔熊此刻四肢及腦袋上各纏著一根白綾,白綾之上隱約透著一股可怕的柔和之力。

若水正站立在其身後,施展著靈魂力量,控製連接著那五條纏裹在小銀身上的白綾。

另一邊,熾魅等人都在掩護著鬼簫吹奏,策應幫著若水安撫著銀月魔熊。

很快,陸風便是明白過來,此般壓製,僅是一時的,難以維持太久。

隨著若水靈魂力的消耗下,銀月魔熊的心性很快便會再次被魔性占據,會再次陷入凶化的狂暴狀態。

想要徹底壓製,非藉助龍血之力不可。

眾人瞧見陸風出現後,神情明顯的鬆了幾分。

“風大~”若水剛要開口,卻瞥見陸風左手處的異常,心中不由一揪,滿懷關切道:“風大哥,你受傷了?”

熾魅等人關心的目光也都齊齊看來,夜遊刃則是滿懷歉意。

陸風淡然一笑,“冇事,出了點意外,龍血拿到了,藉此應該可以壓住小銀體內的魔性。”

說話間,陸風瞧見若水的手腕有著紅腫,手肘擦破了皮,衣角處有著泥漬,顯是受了不小的傷。

再看熾魅、鬼伶一眾,渾身上下也都有著血腫之態,夜遊刃和幻手鬼刀更是被揍的麵具都出現了裂痕,關節錯位多處。

陸風毫不遲疑,當即改變了調度龍血的主意,優先解決起了眾人的傷勢。

來到若水身旁,濃鬱的木行氣緩緩運轉,撫平著她手腕處的淤腫,洗滌著手肘處的傷痕。

有著東魂之木加成下的木行氣,這點傷勢頃刻間便可恢複如初,破皮的手肘就連丁點的受傷痕跡都不會殘留,一如既往的光潔細膩。

若水感激的看著陸風,“風大哥~你這手,傷勢好像越來越重了……”

“不礙事,”陸風平靜一笑,左手的那份炙熱目前仍在他的掌控之中,還冇有達到會傷及經絡的層次,目前而言,頂多讓得左手承受普通人被開水燙傷的那般痛楚。

轉身來到熾魅和鬼伶眾人身邊,幫著洗滌治療傷勢,接上錯位的關節。

熾魅一眾開始是拒絕的,嚷著要陸風先行處理自己的傷勢,卻拗不過陸風的強勢。

為此,每個人心中不由為之一暖。

待得傷勢全部治癒,銀月魔熊這邊在經曆若水的靈魂控製後也陷入了短暫的平靜狀態。

陸風示意鬼簫停下簫聲,於一旁靜歇調息,同時也示意若水撤去綁在銀月魔熊身上的白綾。

陸風清楚,此刻束縛著銀月魔熊的乃是若水所傳承的白綾功法之中僅有的一篇靈魂控製類手段,名為‘白綾箍’,有著讓敵人靈魂陷入平靜,治療走火入魔的功效。

此般狀態下在藉助龍血之力壓製魔性無疑是最容易的,但卻並非上上之策。

陸風對於銀月魔熊還是有著一定感情的,自是希望能帶給它最好的發展,雖說迫不得已需藉助龍血之力,但還是希望小銀能憑藉自身毅力,來壓製魔性。

唯有如此,他日即使在遇上凶化情形,小銀自主克服的能力纔會得到提升。

待白綾全部撤去後,銀月魔熊呆滯了幾個呼吸,隨即臉上的那副憨態便退了下去,雙眼也悄然變得通紅,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吼叫。

前肢猛地朝地一拍,震得四周山體都為之顫動了起來。

“小銀!”陸風夾雜著靈魂之力的嗬斥聲響起,同時一股渾厚的力量朝銀月魔熊湧了過去。

將待要起身的銀月魔熊再次壓回了地麵。

由於方纔經曆完若水靈魂層麵的壓製,凶性還未完全瀰漫,銀月魔熊在聽到陸風的聲音以及感受到他的氣息後,不禁恢複了一絲清明,朝著陸風所在看了過去。

通紅的雙眼之中並未透出多少凶性,反倒噙出了幾滴巨大的淚花,如見親人般,述說著內心無儘的委屈和痛楚。

“張嘴!”

陸風命令的聲音響起,同時自掌心凝聚出一滴真龍之血朝前送去。

此時的小銀雖然身受著魔性的衝擊和乾擾,但潛意識中還是聽到了陸風的旨意,也感受到了陸風送來的那滴龍血。

起初小銀感受到龍血中充斥著的可怕獸息,及那狂暴的力量,內心不自覺的產生了一股懼意。

最終之所以還是配合的張開嘴,全然是因為陸風嗬斥的緣故。

銀月魔熊自打被陸風從東元山脈帶出後,內心潛意識中便已將陸風看作了長輩、母親一般的存在,以至於遭受磨難痛楚時,感受到陸風前來搭救自己,心中的那份信任感和依賴感當即湧了出來。

對於陸風的話,自是打心眼裡服從著,在那嗬斥聲傳出的瞬間,那份服從,甚至超過了獸類本能的恐懼之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