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我用陣法補天地 > 第七百三十三章、和書老的對話

我用陣法補天地 第七百三十三章、和書老的對話

作者:提筆潑墨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27 00:11:37 來源:繁體萬域

-

第七百三十三章、和書老的對話

書老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略顯心虛道:“曾有過耳聞,知曉清修禪宗的鎮魔林中住著一名厲害的女禪醫。”

陸風下意識的打消了疑慮,開口糾正道:“那前輩並不是什麼女禪醫,而是來自失落的一個古族,禦魂一族的後裔。也正因此,她纔對靈魂一道造詣極深,才能暫時壓製住花屏的傷勢。”

“她可還有同你說什麼?或是問你什麼?”書老關切問道。

本是尋常的問題,但在此刻問及,卻讓陸風隱隱有些詫異和在意。

按照常理,眼下難道不是應該先詢問冷花屏的傷勢嗎?何以會對那女子這般在意?

陸風一邊觀察著書老神情,一邊坦言迴應道:“那名前輩有詢問過我的身世,但在得知我一無所知後,不禁打住了這個話題。”

也就在這時,陸風分明捕捉到了書老神情之中竟隱隱放鬆了幾分,這不禁讓得本就在意的陸風更加好奇和不解。

難道……書老和那前輩認識?或者說二者都瞭解著自己的身世?

陸風終是安耐不住心中的困惑,待要開口詢問之際,卻被書老生生打斷。

“那名前輩出手,可有把握治好小六的傷勢?”

陸風見書老有意不讓自己詢問,隻好打消念頭,轉而迴應道:“那前輩讓我去尋禦魂族的舊址,讓我設法取來禦魂族的鎮族之寶,天香奇魄。稱唯有此物,或能救好花屏。”

陸風說著取出了自己閒暇時刻畫的一張簡要地形圖,遞向書老,“老師,關於此事,恐還需您幫著跑上一趟,確認禦魂族可能存在的具體區域,待我處理完玄域之事,為邵陽他們尋得解藥後,便來尋你,再入禦魂一族。”

書老簡單看了一遍,見地形圖上標註的位置大概在大陸東部偏北部的地方,當即應了下來,“正巧老師也要回一趟北幽靈獄,恰好順路,待你處理完,直接來北幽靈獄尋我即可。”

“北幽靈獄?”陸風一怔,“那裡可是遇上什麼麻煩了?”

對於北幽靈獄,陸風還是有著很深感情的,那時除了遇上了書老外,還有著不少對他照顧有佳的導師和朋友,他自不希望北幽靈獄遇上任何麻煩。

書老欣慰的笑了笑,“此地藏書量太少,每次向外獄借閱又耽擱太久,索性直接回老地方查個痛快得了,若連北幽靈獄的書海之中都查無所得,恐怕你這最後一味玄氣,怕也無望了。”

陸風眼眶一紅,聽到書老竟是為了自己,不禁倍感愧疚,從其話語中顯然可以聽出,整個東元靈獄的藏書,竟被他已全部翻閱完畢。

“還是……一點線索都冇有嗎?”

陸風深深沉了口氣,儘量顯得無所謂一些,以求減輕一些書老的負擔。

書老擺了擺手,“也不是什麼線索也冇有,倒是查出了幾處可能存在北精之水下落的地方,但仔細推敲下,卻又覺都不太可能,但為保萬無一失,這些希望渺茫之處,我抽空還是會去實地勘察一番。”

“除此之外,倒是有一處記載讓老師分外在意,那是一則有關一失落古族,天雨族的記載,有本民間奇聞錄中提及,此族有一至寶,可呼風喚雨,可將沙漠化海洋,老師懷疑,那極有可能便是北精之水。”

陸風驚駭的瞪大了雙眼,激動道:“天……天雨族?”

書老詫異的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陸風此般激動的緣由。

“老師……”陸風一把握住書老的手,激動道:“我同老葉、若水曾在太虛幻境中見過一處有關天雨族的記載……”

陸風說著將太虛幻境內所瞧見的景象一五一十的陳述了一遍,自那些酒罈,到壁畫,再到自己的猜測,毫不落下。

書老聽完黯淡的臉上不禁多了幾分神采,“按你所說,這天雨族所在,確實應當位於大陸現存的三大最長的山脈之一,玄極山脈之上。”

陸風點頭,帶著一分遺憾道:“隻可惜,壁畫殘缺太多,無法知曉是在玄極山脈上的哪一條分脈處,隻知一個殘留的‘月’字,但我印象中卻並冇有任何一條分脈中有著月字,實在是難以理解。”

書老轉念猜測道:“此番‘月’字,亦或許隻是某條分脈中某處帶月字的地形也不一定,但無論如何,想從此點入手,無異大海撈針,還需另尋彆的線索才行。”

陸風點頭,心中也是此般想法,單是一條最細小的分脈,其上涉及的地形,便已達成百上千處,斷然不可能找出具體的月字地點所在。

書老繼續說道:“你方纔提及的那些酒罈或許會是個不錯的切入點,抽空可去天廚山莊探一探,那裡作為天下第一靈肴大宗,釀酒之術也是數一數二,或許會有什麼線索遺留,甚至,那壁畫中的商旅,極有可能便是天廚山莊發展史的開端。”

“恰巧天廚山莊就在玄金城不遠,此行你一併去一趟,你我兵分兩路,有關禦魂族和北精之水進一步的下落交由老師。”

“多謝老師,”陸風備受感激,同時心中也滿是愧疚,累及老師為自己操勞那麼多。

書老寬懷一笑,拍著陸風的肩膀,眼中滿是慈愛的目光,“對於你那些中了毒的學生,也不必太過焦急,菩陽花並不難尋。”

陸風點頭遵從,玩笑道:“待得去了玄金城,還怕找不到菩陽花麼,實在不行,便將老默拖來一起找。”

書老臉色微微一凝,沉聲道:“此行,你恐怕見不著子默,這孩子隨著‘夜羽劍主’一起去了大陸西部防線,正在前線佈局抵禦著血族勢力。”

陸風頓時臉色一變,內心湧上一股凝重感,“血族不甘蝸居一角,又蠢蠢欲動了嗎?”

書老深深歎了口氣,臉上瀰漫著幾分憂色,“聖魂境強者一日不出,大陸局勢便一日不得安寧,血族也永不能被完全鎮壓,如今血族雖被逼退居西部一隅,但其族內強者卻仍有著不少在我們各域,甚至是混跡在各大頂流宗派勢力之中,這些人始終是個隱患。”

陸風心中一沉,深知此事的嚴重性,倘若有朝一日血族那名半步聖魂境魂師得以突破,聯合那些潛入者,人族恐將迎來一場難以想象的浩劫。

而這場浩劫,首當其衝的宣泄點便是在輕雪身上,冒名夜羽劍主,狐假虎威牽製血族那麼長的時間,可想而知會引起血族何等的怒火。

明白這點的陸風,不禁對輕雪的安危感到萬分的擔憂。

雖說輕雪接受了聖域聖宗的血脈傳承,擁有了半步聖魂境的實力,放眼整個魂師界已是極為頂尖的存在,但若遇上真正的腳踏實地修煉起來的半步聖魂境魂師,還是有著很大差距的,更彆提是聖魂境魂師。

雖僅差了半步,但毫不誇張的說,聖魂境魂師輕易間便可抹殺一名半步聖魂境魂師,尤其是這般靠血脈之力提升上來的。

陸風緊握拳頭,心中對於實力的渴望前所未有的高漲,但卻也明白,那般級彆的爭鬥,自己斷然是無資格插足的。

眼下大陸的安寧恐怕隻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征兆,怕難再堅持半年。

時間,實在太過倉促匆忙了!

若是再給兩三年的光陰,陸風自問絕對有著信心修行至半步聖魂境層次,屆時憑藉自己玄氣加身、七魄之陣加持的特殊性,或許有著機會能同真正的聖魂境魂師碰上一碰。

而眼下,卻什麼也做不了,唯有無奈的祈禱,期盼著敵人慢點變強。

陸風很不喜歡這般感受,這讓他不禁有種等死的感覺。

與其煎熬等死,他寧願放手一搏,正道修行雖來之不及,但邪魔外道的提升手段……半年,足矣!

書老再次拍了拍陸風的肩膀,好似很能體會他這般心緒一般,出聲安慰道:“修魂一道,切不可操之過急,莫要迷了心智。”

陸風一怔,回過神來的他,不禁發現方纔那瞬息之間,心中好似被一股邪念占據,整個人變得異常邪煞。

“是那第七魄之陣的魔性!”

陸風後背不由為之嚇出了一陣冷汗,他發現每每自己渴望力量之時,那份魔性便好似要失控一般。

此般缺陷皆因當初的血魔內丹及龍涎水的缺少所致。

陸風不由好奇詢問:“老師~近日來,我身上發生了許多離奇的事情,屬實讓我深感困惑。”

“離奇的事情?”書老愣了一瞬,隨即眼中閃過一抹奇異神采,“且細細說來。”

陸風整理了一下思緒,將福源城第一次中毒後手臂出現白毛,到後來鎮魔林靈魂失控全身白毛的奇異變化述說了一遍。

看著書老為之愣神的模樣,陸風不禁心中泛起嘀咕,“老師~你當真不知道我的身世嗎?此般現象,會不會是因為我父母修行獸道影響了血脈的原因啊?”

書老不作迴應,反倒開口問道:“出現此等異像後,身體可有什麼不適之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