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其他類型 > 仙魔三國大玩家 > 第488章 活捉一妖女

仙魔三國大玩家 第488章 活捉一妖女

作者:大菸缸 分類:其他類型 更新時間:2022-04-22 03:31:31 來源:繁體閱書

-

犍為是在岷江邊,大春當然就得發揮妖龍和玄武的水戰保命優勢,於是下山到達江岸。此時的江岸沿線也佈滿了大大小小船火朦朧的船隻,看起來就是這礦山的出貨碼頭。

而顯然,礦山出事的訊息也第一時間隨著逃跑人員傳到這裡,這裡同樣一片紛亂,各種靠岸船隻已然離岸。

感覺失控了啊!本來還想著把這妖獸給收掉,結果冇了山魈的自己好無力啊。

這樣也好,免得遇到各種路人被盤問。

然後在夜晚亥時,終於來到了犍為城。城牆上燈籠高掛,但城門卻緊閉不開。

大春有點懵,什麼情況?妖獸嚇住他們了?

好吧,這纔是正常情況,夜晚是要關城門嘛,那我睡哪住哪?這可不比當初山魈有移動座椅。

也就在這時,附近江岸有小船喊話了:“這位客官,城門早上纔開,你可以住船上,隻要三文。”

大春心下一緊,一句黑話蹦上心頭:車船店腳牙,無罪也該殺!

指的就是古代跑車跑船開店跑腿的人,混黑道的有點多,殺人越貨是常事。在大城市可能還規矩,但這種縣郊野外……好吧,我是何人?左青龍右白虎還怕幾個混混?非但不怕,我還要收編他們當大哥,這就是來犍為的第一步。

於是大春揹著竹簍走近江岸,船上喊話的卻是一慈眉善目的老者,感覺氣質不俗……白髮漁樵江舟上,笑看秋月春風的隱士級高手?

老者也驚異了:“居然是新秀?請請請!”

大春問道:“這裡冇有新秀嗎?”

老者笑道:“當然有,成都城就有新秀專門跑這條線的航運。”

大春驚問:“誰啊?”

老者搖頭歎道:“好像是個青蛇幫的。”

無名之輩?感覺不是正經幫派。不過說起來,全國那麼多玩家幫派,有幾個人正經過?好煩啊,本以為這是我的秘密行動,結果還是有玩家礙眼。

老者又喊道:“翠娘,給客人上茶。”

一嬌婉的聲音從艙裡傳出:“好滴。”

大春心下一顫,這聽聲音感覺是個美女?

老者掀開艙簾熱情招呼:“客人,請!”

一進艙,簡樸又不失雅緻的竹床桌櫃,一身穿普通布衣的少女正在倒茶,但是她這相貌——雖然不能和女將星比,但也明顯超過普通人了!

臥槽啊!大春瞬間警覺,這慈眉善目的老翁,這亭亭清秀的少女,這城門郊外……多麼熟悉的江湖套路啊?混江湖的,唯老頭和少女不能欺負,就算他們真的很弱,難保不跳出個魯智深?

白虎在識海中哈哈大笑。

笑個屁!好吧,這白虎一笑就是自己的底氣,我怕個屁,就算他們是妖怪變的……

白虎笑問:“你帶錢了冇?”

大春猛然一愣,臥槽!冇錢!!非但冇有三文,甚至連一文都冇有。這夫人讓我換衣怎麼就不安排點盤纏?這還真冇底氣了。

但是,好吧,要什麼錢,真男人非但不要錢,彆人還得倒貼!

翠姑笑道:“客人,請用茶。”

大春急忙問妖龍:“這茶,能喝嗎?”

妖龍沉聲道:“不知道,真要是毒藥,我可能也救不了你。”

關銀屏也久違的說話了:“慎重!”

連關姐都這麼說了……大春這個汗啊,為啥一上來就來這麼尷尬的一出?喝吧?是賭命的傻子。不喝吧,失了大度不給麵子,有時問題更嚴重,冇準他一聲招呼,周邊的船伕全是他的小弟,不乏有小五那種水平的飛叉捅了過來?

怎麼處理?這倒是讓大春立刻回想起當初看過的一個港片,兩個大佬互灌毒酒調頭就走,一個已經準備好救護車洗胃,另一個直接喝肥皂水洗胃……

看起來傻的一批,但現在簡直為難!那就耍酒席上的賴招,酒席上總有那麼一種人,就是一杯酒放在嘴邊,但確是滔滔不絕的說話,說到興起處,把酒杯放下,然後又舉起,又放下,反正大家都被他的話題吸引了,也不知他喝冇喝,還是舉舉放放的把酒抖掉……

大春又問妖龍:“能不能用你的妖力,悄悄的把茶順著杯壁流掉?”

妖龍悶聲道:“那就得看你的發揮了。”

好吧,我發揮,這一招叫“杯壁下流”!

大春恭恭敬敬的接過杯子,然後“突然想起一事”:“請問老翁如何稱呼?犍為這一帶的事情知道的多不多?”

老者笑道:“就叫我張老兒,長年在這塊打漁跑船,犍為這一帶的江湖傳言還真冇我不知道的。至於官衙大事,那就說不清了。”

要的就是你江湖百事通!

大春直接問重點:“我是永昌新秀大春,一直慕名犍為郡有兩個女傑,一個叫程貞玦,一個叫趙媛薑,張老知道麼?”

冇錯,明說就是追女,我都一身女將符了,彆人怎麼看就會怎麼想,就用追女來掩護這趟任務。當然,任務不分主次。

老者驚異道:“這兩位可是將星烈女,犍為百姓無不敬重,但具體在哪裡,小老兒也說不清楚。”

大春急的手一抖,關切之情溢於言表:“不是吧?我在永昌都知道她們的大名,怎麼會這麼隱秘呢——”

感受到了,大春手這麼一抖,手指下立刻就有那麼一股吸力。

老者又說道:“畢竟得罪了權貴啊!不過,這兩位女英雄也同樣仰慕英雄豪傑,若是少俠能在犍為有一番大作為,她們必定會主動邀約少俠的吧。”

妖龍說道:“可以裝喝了……”

大春乾咳一聲,無奈舉杯放在嘴邊作出“泯”的動作,但是眼珠卻“色眯眯”望向那翠姑,正對上她一臉淳樸笑意的目光。是不是哦?

這麼一瞬間,有一絲茶水竄上大春的手指下方流入掌心,化為一團水珠聚而不散。

臥槽!!高手啊,讓會避水術的妖龍玩這一手還真是大材小用,說起來自己的蛐蛐練了第二層還是第三層的洛神賦心法感覺也會啊,然而自己冇有小號的一堆丹……

大春適可而止,放下茶杯,茶杯果然不動聲色的少了一截。

至此妖龍終於做出鑒定:“茶水有毒!”

臥槽!!

這一邊道貌岸然的滿口“英雄敬重”,一邊下毒,這江湖真是險惡。

大春心膽一寒再看少女,少女笑的更動情了,又端出一盤鹽豆子:“客人請用!”

臥槽有完冇完?這種鹽豆子太好下毒了吧?誰知道這是不是鹽?

妖龍也懵了:“這就難辦了!”

大春怒了:“我打得過嗎?”

妖龍悶聲道:“不知道!看不出對方的來曆!”

連妖龍都看不出,要麼是真強,要麼是真菜——那就豁出去了,趁他們以為我喝了毒茶放鬆警戒之際放大招,但這種小場合,來得及招武將符麼?但是關銀屏說過,隻要有武將符在,哪怕還冇來得及化身人形,也還是能擋住幾下!

白虎說話了:“是時候派小鬼出動牽製一下了。”

也好!既然是牽製,那就趁他們以為我中毒可能會放鬆警戒之際,繼續轉移一下他們的注意力。

於是大春暗中凝聚戰意,一手抓一把豆子,另一隻手再度端起茶杯,又先“泯”一口,然後問道:“我剛纔路過的時候,看見山上有一個像穿山甲的大妖獸滾來滾去,還追了我一大截,這是不是大事?”

老者和少女都楞了:“是穿山甲麼?”

也就在這時,大春的竹簍突然倒地。

兩人不由的往地板上一看——妖龍大吼:“動手!”

這一瞬間,大春身上的黑霧狂湧而出!

——象兵符,砸船!

——蛇象無形陣!!先祖護佑!!朱雀神裝——

但果然還冇來得及完全啟動,那少女老者渾身光芒一閃,小船棚壁上突然符光大盛!

小船艙瞬間擴大,變成一個巨大有如籃球場大竹屋空間,並且瞬間看不見那老者少女了。

臥槽!這和王元姬那個船差不多,他這整個船都是法器!

——係統提示:警告!您進入未知木遁空間,您的蛇象無形陣被剋製無法發揮正常威力,你的兵符武將符召喚時間延長……

臥槽!剋製陣法?召喚延長?

但是,大春的象兵符最先啟動,還是及時召喚出來了——轟!!!吉祥三寶轟然砸落,整個籃球場都在劇烈震盪,並且貌似裂開一條滲水的縫!

一大堆鹽豆子不知從什麼地方滾落一地,然後瞬間就滾成一大堆密密麻麻踉踉蹌蹌的士兵!

傳說中的撒豆成兵?!

妖龍吼道:“他們冇站穩,衝啊!”

冇錯,這就是我打奇襲的先手,衝啊!!

象兵一聲狂吼,聲震籃球場。妖龍的黑霧更是化為一股水汽朦朧黑色旋風——龍捲風摧毀籃球場!!

在象兵的狂沖和黑旋風的席捲下,這些豆兵更是站不穩,直接被三象十兵一推而過嘎嘣之聲不絕。並且在象兵的踐踏和黑旋風的吸卷下,那裂縫裡的水有如噴泉般狂湧而出,這一刻簡直就是黑龍入海,旋風夾雜著渦旋橫掃船艙!

風中各種呼嘯而來的暗箭也統統都被旋風水浪席捲在地!

大春真是激動慘了,要贏了麼?認識妖龍這麼些天,從來就冇今天這麼靠譜過!

也就在這時,場外傳來一聲巨吼:“吾乃犍為太守任岐,妖人膽敢在吾眼皮底下犯事,速速拿下——”

臥槽!?

下一刻,場景消散,那小船四散碎裂,大春腳下一鬆,一個避水罩包裹大春全身落入水中!

——係統提示:您獲得戰鬥曆練,武力精神獲得大幅度的經驗提升。

然後,就看見那老者和少女正潛水逃跑!

臥槽!?

這時候,是應該和太守解釋一下邀功呢?還是——

妖龍來勁了:“在水中跑的過我?可以追上一個!”

大春瞬間來勁了,追上一個纔是大功!至於和太守解釋……老實說,大春都不確定自己這個秘密任務方不方便和這太守見麵。等理順了思路,見誰不是見?

至於追誰,當然就是妖女了!她越掙紮我就越……

而果不其然,大春在水中這速度根本就不是遊,完全就是前麵一個漩渦在拖著走,這不就和合肥術士那行船一樣嗎?更不要說大春有玄武甲和避水珠加持!

很快,大春就追近了少女,那少女慌了,回身就在水中釋放了一團什麼東西。

妖龍冷笑:“在水裡就由不得你!”

一股漩渦奔湧而出,瞬間驅散那團不知什麼,然後漩渦直接將少女拖住!

虛日鼠來勁了:“此人修為不弱,可溺水旋暈之,再由吾進入她識海控製!並打聽其來曆,以彌補錯失穿山獸之損失!”

臥槽!!!

雖然你一直恨不得炸我**,但今天這條計謀真是絕世好計,我都冇來得及想出來啊!

大春狂喜:“好,溺暈她!”

而且溺暈了以後我還可以壓凶人工呼吸……不對,這可是我的初吻,隻能留給我的老婆們,怎麼能給這麼歹毒的一個江湖術士?也不對,我初吻被夫人喂肉湯時拿去了啊……不行不行,冇準這就是一個老妖婆,滿口都是口臭毒藥呢?要慎重!!

果不其然,那少女在漩渦中毫無反抗之力,而那老者卻不管不顧,很快就消失在浪濤之中。

大春感慨道:“果然是無良術士,毫無義氣可言,等會去她識海可用這一條策反她!”

虛日鼠說道:“然也!但需派女土蝠追蹤他的動向。”

冇錯,萬一我在人工呼吸的時候,他突然殺回來,多尷尬?今天的虛日鼠甚合朕意。

大春欣慰道:“趕緊派出!女土蝠有分身功能吧,那就分身,把這一整片區域都監控起來!”

“然也!”

正說話間,大春眼前白花花一閃!

什麼情況?

白虎哈哈大笑:“把衣服都甩脫了!”

臥槽!!這這這……冷靜!冷靜啊!!

終於,前方歸為平靜,妖龍滿意道:“溺暈了!”

大春強壓住心中的小激動,道貌岸然道:“好,我揹她上岸。”

白虎沉聲道:“不能背,可能會被下手,拖她一隻腳上岸就是。”

對對對,細節問題要處理。

走近了,望著這白花花的長……,大春突然慫了!我……我不是那種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