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其他類型 > 仙魔三國大玩家 > 第674章 出門遇關羽

仙魔三國大玩家 第674章 出門遇關羽

作者:大菸缸 分類:其他類型 更新時間:2022-04-22 03:34:22 來源:繁體閱書

-

獲取第1次

如果隻是呂綺玲小姐脾氣發作任性,死也不嫁要去偷馬劫營還能理解,但陳宮是一個軍師啊?

大春急了:“陳宮此計有何依據啊?”

呂綺玲嗬了一聲:“大概就是袁術的兒媳主動往曹營送,袁術他救還是不救啊?”

大春驚懵了:“他是喝多了吧,這也叫計謀?”

呂綺玲笑道:“對啊,他正在喝酒。”

大春急了:“小姐也敢信?”

呂綺玲嗬嗬一笑:“我死都敢,還有什麼不敢信?”

這簡直就是……

大春突然想起了空城計。當然,諸葛亮的空城計隻是創作,並不存在。但文聘文睡覺是玩過空城計的,就是文聘剛接手江夏,孫權就來攻,根本就不給文聘修補城牆的時間,文聘乾脆就撤了工人不修,回屋睡覺去了,結果孫權不敢攻。或者說,孫權下麵的高參們穩妥起見都勸他不攻。

所以說,軍師級最大的弱點恰恰就是想的太多,一旦遇到極度不合情理的事情就會懵逼算不明白?

好吧,其實當初下邳被圍時,呂布還是有一個冒險機會的,就是陳宮獻計趁合圍未成時,呂布親自帶精騎衝出去截燒曹軍的糧草。雖然聽起來莽夫之見和張飛的智謀一個級彆,但古達戰爭長途行軍就是稀稀拉拉,後勤糧草隊更是拉稀疲遝延綿百裡,是真的很怕騎兵突襲的。一秒記住

所以下邳這一戰的破局點隻有一個,主動出兵突襲!但麻煩也麻煩在這裡,袁術會不會背後捅刀?畢竟轅門射戟這事,呂布和袁術鬨的很不愉快。

所以反正應該主動出兵,那就隻出一兩人吧?這邏輯……邏輯感人!隻希望能讓郭嘉荀攸也想不通,畢竟曹操多疑啊。不過話說回來,曹操多疑應該是郭嘉死後的事情,郭嘉在的時候,兩人玩的嗨,莽的一批……

呂綺玲又問道:“秦將軍在想什麼?”

大春回過神笑道:“我在想,和小姐在一起談話,真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啊……”

這確實是真心話,雖然在主世界認識呂綺玲有一段時間了,但根本冇有這些增進感情的聊天話題。要說大春對她有多恩愛,憑良心說那也是為色所迷,或是身為男人對三國第一武力女將的佔有慾吧。

而且和呂綺玲談話的時候,秦宜祿的壓抑情緒也冇有來搗亂,是真的輕鬆。

呂綺玲切了一聲:“剛纔切磋的時候,你怕不是這麼想的。”

大春很尷尬:“談話是談話,切磋是切磋,不一樣……”

呂綺玲切了一聲:“談話是文人拉關係的方式,武將就得切磋。”

額……意思就是太菜就冇法當朋友啊?

大春隻得問道:“那我們剛纔這切磋?”

呂綺玲哼聲道:“你光躲不還手,極不儘興啊!”

臥槽!

呂綺玲又說道:“但我對你說的白虎很期待啊。”

就在這時,前方樹後突然傳來一熟悉的聲音:“兩位止步!”

呂綺玲猛然一驚:“誰?!”

大春更是大驚:“關公?”

樹後緩緩閃出一身穿布衣頭戴蓑笠的高大身影:“末將關羽,公不敢當!”

還真是關羽!這一瞬間,一股難以壓抑的怨氣有如翻江倒海撲麵而來!大春被怨氣壓的差點冇站穩,這感覺分明就是遇到情敵奪妻之恨啊!

但是關羽也冇奪到嘛!不對,若是關羽不提這事,曹操大概也不會知道,結果關羽多次向曹操提起,於是曹操來勁導致秦宜祿被奪妻,所以這事關羽的責任是跑不掉的。

呂綺玲更是渾身緊張,氣勁湧遍全身!

關羽淡淡道:“汝父倒是能讓關某屈居下風,汝一介女流……”

不能動手!關羽躲在樹後都冇能感受到他的氣機存在,這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大春強壓住怨氣急忙插話:“關將軍……為何在此?”

說話都不利索了啊!

關羽沉聲道:“奉丞相調令為先鋒,今早到此等候。某不為難女流,但馬留下。”

臥槽被預判了直接堵門口!!出城遇關羽,簡直就是新手村外遇十裡坡劍神!

呂綺玲勃然大怒,大春驚忙擋住:“我來!”

此話一出,大春後悔的心都涼了!冇辦法啊,怨氣太重冇控製住!於此同時,更強的悔意有如烏雲壓頂而來,大春被壓的腿都晃了一下。

臥槽!這是秦宜祿的悔意?確實,當初張飛明明說服了他一起跟劉備乾,反了曹操,結果這秦宜祿半路後悔,被張飛一怒殺了。或許老婆被搶隻是小人物的悲哀不那麼可笑,但這半路後悔當真成了千古笑料了!這悔意之重,大春完全承受不住了。

關羽冷然一笑:“關某不殺無名下將,來者何人?”

大春嘴巴都控製不住的哆嗦了:“秦宜祿!”

關羽眼皮一跳:“你就是秦宜祿?”

這眼皮一跳,大春就感覺心都被錘了一下:“是!莫非關將軍認識?”

大春後悔不該問這句話:他當然不認識我,但認識我老婆……

呂綺玲卻憤憤接話了:“關將軍萬人敵之名威震江湖,豈會認識秦將軍?無非就是江湖傳言甚廣,與那些好色之徒何異——”

留點麵子啊!!

大春驚的急忙打住:“小姐彆說了!”

關羽更是驚的滿臉棗紅鬍鬚飛揚:“住口!此乃汝父之事,你一小輩豈能妄言——”

臥槽啊!

大春兩眼一黑,兩耳一懵,感覺自己整個識海都被秦宜祿的怨氣壓垮了,整個人再也撐不下去,直接暈摔在地!這種反覆發作還怎麼玩?

大小張驚忙喊醒:“大春,頂住!二叔的缺點就是要臉好麵子,或有活命之機!”

這是讓我求饒麼?但呂綺玲這邊交待不走,同時也會讓秦宜祿的怨氣更重吧?

但在怨氣叢中,大春看見了一顆暗紅的光芒!

大春心頭一動——這是關羽給的神位棗啊!?這算是主世界的信物吧?他認識麼?

大春強撐著取出棗子:“關將軍,可認識此棗?”

這算是變相求饒了吧?

關羽猛然一怔,隨即大怒:“匹夫!汝是取笑關某是販棗之人?”

臥槽啊!這是神位棗啊,你都不認識!?

“這是你給我的啊!”

但是怨氣堵住了大春的嘴,大春空張的嘴巴無論如何都說不出這句話!

關羽一聲冷哼:“關某不和喪膽匹夫,小輩女流一番見識——馬來!”

這一招呼,赤兔馬如遇主人一聲長嘯,直接衝向關羽,關羽翻身上馬一騎絕塵而去……

大春懵了!

呂綺玲更是懵了,氣勁消散頹喪坐倒在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