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蕭權 > 第17章

蕭權 第17章

作者:蕭權秦舒柔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16 02:18:49 來源:愛看

[]

第17章

“砰!”門一聲地被撞開了,嚇得蕭婧尖叫了起來。

“小美人,我來了。”猥瑣的何啟明揉搓著手掌走進來:“躲在哪裡啊?快出來,和夫君一起回家!”

“何啟明,你敢!”蕭權吼道,要不是被五六個人死死困住,他怎麼會讓何啟明進了家門!

何啟明往裡屋一直搜尋著,今天他不把蕭權的妹妹打走,他就不姓何!什麼定親,他就是看上這個小娘子了,今晚來個洞房花燭夜多不錯!

“嗚”蕭婧看著何啟明一步步靠近,嚇得麵容失色,梨花帶雨。

齊七少知道蕭權一定拿不出一百兩,他也鐵了心要先找到蕭婧,這樣就能賣一個好價錢。

兩個人在蕭家屋裡一邊叫囂,一邊打砸東西,讓蕭母心驚肉跳。

屋子不大,一眼就看到了底。何啟明笑眯眯地彎下腰,對著藏在角落的蕭婧笑出滿臉皺紋:“出來吧,你哥哥可護不住你!你還指望誰來救你?來本公子這裡,當我小妾,你餘生吃喝不愁,比你蕭家好多了!我就見不得水靈靈的小娘子,受不能果腹之苦。若你想你娘,你娘可以來我何府當個長工,也能有一口飯吃。?”

蕭婧滿眼都是淚,蜷在蕭母懷裡哭喊道:“娘,我不去”

“何啟明!你敢?”蕭權吼道,他掙紮著,卻動彈不得。

何啟明冷哼一聲,理都不理,對齊七少道:“小娘子這是我的人,你可彆想動。蕭家欠你銀子,你把他老母賣了也可還你一些。”

“有道理。”齊七少點點頭,他不可能和秦府的人搶人,隻能這麼乾了。

何啟明得意地道:“那就各拿各的人吧!”

說完,何啟明捋起袖子:“小美人,回家吧。”

蕭權氣道:“你自稱堂堂公子,竟然強搶民女,秦府一個將門之家,豈容得你做這等齷齪之事?你就不怕秦老將軍知曉,將你大卸八塊!”

如今蕭權儘量地拖著時間,隻要鄉試成績出來,誰敢再動娘和妹妹一下?

何啟明遲疑了一下,姨母雖然慣著他,姨丈卻是一個鐵麵無私的人,上次調戲丫鬟一事,差點冇把他打死。

可美人就在眼前,姨丈還在邊關打仗,等生米煮成熟飯,姨丈也不好說什麼。

何啟明“呸”了一聲,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囂張模樣:“少拿老將軍唬我!你一個贅婿,比得上我?我這是在做大好事,我這是在拯救你蕭家!你妹妹跟了我,那是燒了八輩子的高香!我姨丈一定對我多加讚賞!”

說完,他笑眯眯地看著蕭婧:“不怕啊,我乃君子,溫柔極了。”

蕭權急得要掙脫,卻被死死抵在牆壁上。

“聖旨到!”

此時院子外響起了敲鑼打鼓的聲音,還有人高聲地喊:“聖旨到!接聖旨!”

何啟明和齊七少一愣,?對視一眼,莫不是出現了幻聽?窮鄉僻野之地,聖旨怎會來這裡?

隻見馬公公急急敢來,一落地,就沾滿了泥土。可他顧不得,急匆匆地下了馬就進了院子。

蕭權家地處偏僻,實在不好找,馬公公一路走一路問過來。

鑼鼓喧天,紅幡飄飛,馬公公一到,鞭炮就響了起來。

幾個宮人跟在馬公公的身後,每個人手裡還捧著東西,上麵用紅布蓋著。

這陣仗驚到了所有人,死死困住蕭權的家丁下意識鬆了鬆手,蕭權也懶得掙紮了。

李公公手裡拿著拂塵,看著蕭家亂鬨哄的場麵,以防認錯,便謹慎問道:“蕭定,蕭學士是哪位?”

“是在下。”

蕭權應道。

家丁們一驚,趕緊撒開了手,還自覺遠離了半米,好撇清關係。

馬公公瞥了這些人一眼,又見他們麵露心虛之色,便冷冷地白了他們一眼,高聲道:“蕭定接旨!”

蕭權上前一步,拂袖而跪。

聖旨到,如同皇帝親臨。

何啟明和齊七少一哆嗦,和村民們一起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動都不敢動。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魏四十一年,京都恩科鄉試,是京都才子蕭定高中榜首,望再接再厲,不負朕望!特此詔示天下!舉國同慶!望欽此!”

此時,幸好蕭權有知識傍身,知道古代有接旨規矩,否則他高喊一聲臣接旨,恐怕剛中榜首就因為禮數不周被杖斃了。

古代接聖旨有些許麻煩,需要三跪九叩,禮數一絲錯不得。

隻見蕭權行禮道:“恭請聖安!”

“恭謝天恩!”

“永服辭訓!”

每說一句,叩頭一下,口喊萬歲一下。

馬公公讚許地點頭,蕭家公子不愧是名門之後,禮數竟一絲冇錯。若是旁人中了榜首,忙慌忙亂不說,連行禮之事都因為激動不到位。

在眾人傻愣看著的時候,蕭權遊刃有餘接下來聖旨。不過,他心中有一絲疑惑,皇帝一向不會親自管鄉試,雖然以往前三名也都有個聖旨,可不會像今日這般隆重,又是敲鑼打鼓,又是儀仗隊的。難道今年皇帝親選學子,不再讓旁人插手?

“蕭解元,這是陛下給你的賞賜。”馬公公將蕭權扶起,命人掀開紅布。

“賜黃金百兩!端硯一方!剔紅雲鶴毛筆三支!宣紙百張!”

眾人都驚歎於黃金百兩,看著那亮閃閃的黃金目瞪口呆。

蕭權卻對那方端硯失了神。

黃金不稀奇,這方端硯卻是極品,哪怕放在現代博物館,也是一等一的精品。

端硯乃石硯之首,研墨不滯,發墨快,研出之墨汁細滑,書寫流暢不損毫,字跡顏色經久不變。上好的端硯,無論是酷暑還是嚴冬,用手按其硯心,硯心湛藍墨綠,水氣久久不乾,故古人有“嗬氣研墨”之說,頗受文人學士青睞。

除了端硯,毛筆和宣紙都是古代之精品,貴族都不一定用得上。這一次的賞賜,皇帝投其所好,加以期望,是用了心的。

“謝主隆恩!”

蕭權跪謝行禮後,又對公公作揖道:“公公不辭辛苦,光臨寒舍,如不嫌棄,喝杯茶再走吧。”

“解元乃國之棟梁,是天子門生,老奴哪敢嫌棄。”馬公公一臉和藹,“正好老奴也口渴了,就勞煩蕭解元沏一杯茶了。”

喝茶是假,馬公公倒要看看天子腳下,何人如此囂張,敢打上蕭解元的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