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蕭權 > 第20章

蕭權 第20章

作者:蕭權秦舒柔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16 02:18:49 來源:愛看

[]

第20章

蕭權回過頭,這不是剛纔那個四馬官員嗎?

曹行之是忠臣,是皇上的人,和朱氏外戚這一派可謂是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順眼。雖然表麵上心平氣和,但內心都在暗暗較量。

“宋廷尉,何事?”

曹行之此話一出,蕭權瞭然,原來是宋知,怪不得在街上那般看不上他。

廷尉,九卿之一,最高司法審判機構主官,遵照皇帝旨意修訂法律,彙總全國斷獄數,負責詔獄。大臣犯罪,由其直接審理、收獄。又負責稽覈州郡所讞疑獄,或上報皇帝,有時派員至州郡協助審理要案。

審處重大案件的時候,廷尉可以封駁丞相、禦史之議。

在廷尉眼裡,重臣犯法,與庶民同罪。宋知一句話,多大的官犯了罪,都得入獄。

宋知眉目莊嚴,看起來大義凜然,一身剛正不阿。

實則他和太常寺的楊樂,早就暗暗成了魏監國的走狗。

皇帝的這皇叔魏監國彆的本事冇有,收買人心卻是一流。宋知掌管刑獄,文采也卓然,非常人能比。

蕭權讀過他的詩,此人擔得起才華橫溢一詞,是文人士子的領袖人物。

隻是也難怪曹行之不喜歡宋知,宋知即使有才,可一個知法犯法的人,如何贏得旁人的尊重?

“無事,隻是見曹典客不在席上,便出來尋了尋,想和你商議些事。”

“有事去朝廷上議,今天不議。”曹行之冇什麼興趣和他聊天,淡淡地行了個禮就拂袖而去,也不管宋知的臉色有多難看。

宋知冷哼一聲,亦甩袖而去,和彆人客套了起來。

蕭權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今天所有人都圍著秦南秦北來轉,除了曹行之冇有人和蕭權說過話,其餘人注意力都在秦家人上,所有的讚美和阿諛奉承都獻給了秦南秦北這兩個主角。

這在蕭權的意料之中,若不是蕭權中了個眾人皆知的榜首,秦府都不會把他叫來席上。

秦府,是一個龐然大物。

而現在的蕭權,除了一個鄉試榜首的身份外,無錢無權。

冇有家庭背景,又是秦家的贅婿,這些人自然避開他。

凡事看一個長遠,他一個解元,還不如秦南、秦北兩個得了七八名開外的人,在眾人眼裡看來,秦南秦北未來可期,仕途光明,而蕭權卻前途未明,毫無期待可言。

蕭權一邊琢磨著怎麼改善酒的品質,一邊盼著這充滿牛鬼蛇神的宴會趕緊結束,下次他絕對不會參加此類宴會了。

在現代,酒的工藝已經成熟。現代對白酒的發酵工藝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影響最大的改革是“煙台操作法”,這個操作法總結起來,就是十六字:麩麴酒母、合理配料、低溫入窖、定溫蒸燒。

以大魏現在的工具,應該能完成這些程式。到時候,那些人一定會醉倒在美酒美味的濃香之下

蕭權彷彿看見了白花花的銀子在向自己招手,如今的文人清高,個個自詡風流人物,不沾半點錢腥纔算高潔,他們仗著雄厚的家世,看不起那些為幾兩碎銀忙碌的俗人。

蕭權卻不一樣,升官是次要,主要是發財。不然他渾身的技術豈不浪費?

要國富民強,就必須大力發展農業和技術,靠文人清高的一張嘴,連西北風都喝不上。以前的蕭定就是鑽了這個死衚衕,一心隻讀聖賢書,卻看不見家人在捱餓受凍。

蕭權想著想著,就熱血沸騰,酒雖難喝,也喝了好幾杯。

“諸位,今天是蕭解元和秦三公子、秦四公子的喜宴,本官有幸赴宴,為討個彩頭,本官賦詩一首,望公子們不吝賜教。”

宴席已經快要到尾聲了,蕭權已經準備離席,宋知忽然說了一句話,起身的蕭權隻好又坐了下來。

“如夢令——

小憩書齊胡處。間取響泉調去。

是事不關心,自得曲中深趣。”

宋知微微拂了一下袖子,作詩姿態頗具文人之風:“無語。無語。回首暮雲飛絮。”

蕭權眉毛一揚,宋知的確有幾分本事,雖然比不上大師之作,但不偏不倚來說,頗有水平。

眾人聽罷,一片叫好聲。

蕭權不為所動,隻淡淡地點了點頭。

“諸位謬讚,宋某獻醜了。”

宋知拱手,眉目卻是得意,他環視一週,目光落在蕭權身上:“今日蕭解元在此,聽聞知義堂一戰,蕭解元一鳴驚人,如今又得了榜首,人人都在傳頌,一個秦府贅婿尚且如此,宋某實在不敢自誇。”

蕭權原本以為宋知能裝得大度些,誰料他誇人就誇人,突然冒一句贅婿,真是小家子氣。

這哪裡是誇人,這是欲抑先揚,要當眾下了蕭權的臉麵。

這種場合,不是存心給他難堪,還能是什麼?

“莫非今天宋知是給朱衡出氣的?”

打了朱衡這個小的,出來個老的,朱家當真是輸不起。

一番思慮,蕭權胸有成竹道:“宋大人太看得起蕭某了,蕭某剛至束髮,隻讀了幾年的書,比不上大人的器宇軒昂、文才超群。”

“蕭解元謙虛了,你的大名在京都如雷貫耳,想不到一個贅婿有此才情。趁這麼多人都在,不如讓我們來瞻仰一下蕭解元的詩詞吧!”

宋知此話一出,不僅蕭權不悅,不甘於人下的秦南秦北,都恨恨地看著蕭權,最近蕭權風頭太盛,人人隻知他的姓名,其他才子都被他的光芒遮住了。

“宋大人的美意,蕭某恐怕要辜負了,今日蕭某喝了不少酒,並無詩興。”

不是蕭權不樂意,華夏如此美的詩詞得吟給值得的人聽,對牛彈琴,彈多了,對不起琴。

“蕭解元不樂意?”宋知微微挑挑眉,“是覺得在場的人不值得你作詩,還是”

來了,來了,又該說他抄襲了。

蕭權內心白眼一翻,毫無新意。

“還是你的詩,如旁人所說,是抄來的?”

話音未落,在座的人鬨堂大笑,似乎宋知講了一個了不得的笑話似的。

讓蕭權寒心的是,秦府的人,包括秦老太太和秦舒柔,竟冇有一個人替他說話,秦舒柔的表情還相當厭棄,彷彿他給秦家丟了天大的臉。

蕭權早就知道,這些所謂權貴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寒門子弟不出頭是錯,出人頭地也是錯!

越是這樣,他便越要出人頭地!他容不得蕭家人人可欺!

蕭權淡淡一笑,道:“宋大人懷疑蕭某,蕭某不敢辯解,蕭某經得起打磨,日後自會有定論。隻是蕭某不解,宋大人是懷疑蕭某本人,還是大人在質疑當今聖上識人不清,錯把庸才當人才?”

宴會瞬間安靜,此時若有針落在地上,恐怕都聽得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