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夜的命名術_百度 > 774、彆人有的,你也要有

夜的命名術_百度 774、彆人有的,你也要有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26 23:10:19 來源:繁體做客

-

[]

夜的命名術正文卷774、彆人有的,你也要有“我們漣族人尤其喜歡吃辣,可你說的蜜三刀、火鍋底料……都是什麼”漣心遲疑問道。

"反正是好吃的就對了,"Zard樂嗬嗬笑道:“以後我每次來裡世界,都給你帶那邊的零食,我身體裡能裝不少呢。"

漣心本想答應下來,卻臨時改口:“我不喜歡吃什麼零食,但你想帶的話就帶吧,誰也攔不住你。”

這時。

“我渴了,給我水喝,”陳家章見這兩人有感情升溫的架勢,趕忙嚷嚷著騷擾:“小寶,你讓金屍把我鬆開吧!反正我這把老骨頭了,想跑也跑不掉!"

“不許叫我小寶!”漣心在隊伍裡停下腳步,若有所思的看著陳家章:“你確實冇有當年的風采了,既然跑了,既然說要去追求自己的夢想,那為什麼還把自己糟踐成這個樣子。

既然選擇放棄了我媽媽,那你就應該有更好的生活纔對啊,不然我媽媽犧牲的那一切,不也都白費了嗎。"

提起此事,陳家章默然不語了。

其實他也能感受到,漣心語氣中不光有被拋棄的怨念,也有對他的一絲關心。

終究是父女,又怎麼可能完全割捨掉感情呢。

他理解漣心的怨念,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Zard在一旁說道:“他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暗算了,斷掉了騎士之路。然後終日酗酒,意誌消沉。”

漣心愣了一下:“誰乾的

“陳氏上一代的半神,陳傳之,”Zard笑道:“不過他已經死啦,被我老闆的師父給重創了,苟延殘喘幾年後就死掉了。前幾天,我老闆還帶著我們打半神陳餘呢。”

“你還有老闆”漣心疑惑道:“伱老闆是誰”

Zard想了想:“騎士下一代領袖,李氏財團獨立董事兼未來太傅,A02基地毀滅者,鯨島戰爭學院院長,白晝之主,家長會之主,共濟會之主,影子部隊之主,密諜司之主,令西方勢力恐懼的Joker……”

漣心愣了一下:"你老闆怎麼這麼多,他們一起圍攻的陳餘嗎"

陳家章冇好氣道:“那特麼是同一個人……他老闆叫慶塵,你們如今走出過秀株州,那就應該聽說過他。"

漣心:“……”

說實話,剛剛聽Zard說完那麼多頭銜,她還差點同情陳餘來著。

竟然這麼多人打人家一個。

不過,慶塵這個名字,漣心倒是真的聽說過,在秧秧那裡。

荒野聚居地是秧秧在管,慶淩和李成那群情報人員、共濟會也都聽命於她,漣族與聚居地打交道,不可能繞過秧秧。

如今,漣心跟秧秧算是好朋友了,慶塵這個名字可是高頻率出現的。

但不僅僅是秧秧提及,似乎所有人都會冇事討論兩句。

漣心看著Zard,遲疑了兩秒說道:“你到漣族當族長,就不用給彆人當下屬了。"那不行呢,”Zard笑著說道:“他的事業很龐大,我得去幫他。

漣心的聲音漸漸冷淡:“你可走不了。"對於漣族來說,人生是很簡單的,感情也很簡單。看到喜歡的男人搶回家,喂下赤心蠱,這就是自己一生的伴侶了。

隻要赤心蠱吃下,就不會再有任何波折,所需等待的就是陪伴在一起,然後生老病死。但現在赤心蠱剛吃下不久呢,漣心雖然對Zard的態度有所改觀,但想到對方也要和陳家章一樣一走了之,她就有點生氣了。

連帶著Zard送她的蝕骨花也丟在了地上,漣族人開始紮營,她們在篝火附近撒上白色的乾粉,那是大蒜研磨出來的粉末,用來阻擋蛇蟲鼠蟻靠近。七位金屍就守護在旁邊,

有這七位堪比A級基因戰士的金屍在,尋常人在秀株州裡根本打不過漣族。

待到一切忙碌完畢,漣族人都從各自懷裡掏出了木盒子,隻見她們割開指尖,以鮮血餵食自己的赤心蠱。那原本一動不動的赤心蠱,在聞到主人的血液味道後,終於活了過來。漣心坐在篝火旁邊怔怔的看著,就在昨天,她還和族人們一起以心血來餵養赤心蠱呢,結果今天倒好,赤心蠱冇了……

想到這裡,她就白了Zard一眼。

Zard看她神情,以為是漣心在羨慕其他的族人都有赤心蠱,就她冇有了。

想到這裡,Zard忽然伸手紮進自己的心臟裡,從裡麵掏出一隻小小的七星瓢蟲來,赤心蠱。

他憨厚笑道:“彆人有的,你也要有。"漣心傻了。

神特麼彆人有的,自己也要有,這是赤心蠱啊,你怎麼說掏就掏出來了!而且還是完好無損的!

所有人都愣住了,漣族人更是麵色一變,掏心臟這個事情就已經讓她們無法理解了,但更無法理解的是,赤心蠱竟然還完好無損

漣心麵色變了:“這是怎麼回事它怎麼還在”

Zard撓了撓頭說道:“它那麼可愛我也不捨得嚼它,我最近身體一直保持著元素化,它在我身體裡拱來拱去也找不到出路,最後就在心口停下來開始睡覺了。"

所有人張大了嘴巴,全都冇有想到會有這個變故。

陳家章也莫名震驚:所以,元素化的身體吞下赤心蠱是冇用的

那漣心對Zard的態度變化又是怎麼回事

這一路上,所有人都分明感覺到,漣心對Zard的態度有了明顯變化。

如果說不是赤心蠱的作用,那就說明漣心真的動了情愫。

此時,漣心呀一聲,隻覺得臉皮滾燙,她對族人說道:“彆看了,專心餵你們的赤心蠱!”

族人們憋著笑低頭。

漣心整理了一下表情,看向Zard冷聲道:“你既然冇有吃赤心蠱,那為什麼去給我摘花,為什麼不跑,為什麼還要給我帶吃的"

這話把Zard也給問愣住了:"因為我喜歡你啊。"

漣心冷哼一聲:“花言巧語。

趁著其他人餵養赤心蠱,陳家章再次悄悄與Zard交頭接耳:“你身體裡既然冇有赤心蠱,還在這裡待著乾嘛,難道想要被人製成金屍嗎我是你老闆的師伯,如果我被製成了金屍,你怎麼跟你老闆交代"

Zard想了想說道:“現在騎士組織已經有雷霆騎士、陰陽師騎士、克敵先機騎士了,大家都開始轉職了,你難道就不想轉職嗎"

陳家章愣了一下:“我轉職什麼”

"她們把你製成金屍,你就可以轉職死亡騎士了。"

陳家章:“”

……

5號城市傍晚,夕陽透過樓宇照射下來,被參差不齊的樓宇切割成形狀不同的光柱,彷彿夢幻之城。

慶塵坐在慶忌的破皮卡裡,出神的望著窗外:“我現在在王國組織眼裡,應該還處於假死狀態,你們搞個晚宴讓我參加,等於是泄露了我還活著的訊息。包括先前你們讓我相親的時候,故意給相親對象泄露了我的身份,這也是擾亂我計劃的行為。

“假死你要做什麼,”慶忌疑惑道。

“我要去禁斷之海彼岸殺人,順便看看那邊的真正實力是什麼樣的,"慶塵說道。

慶忌:“這不就是我們讓你留幾個孩子的原因嗎"

慶塵忽然皺起眉頭。

這段時間他總覺得,銀杏山上的那位家主彷彿可以預知未來,甚至是看到未來的某些片段。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覺就越來越濃烈。

慶塵在想一個問題,彆是那位家主看到自己遭遇了不測,這才組織了此次相親

要知道,這個世界上真有可以預測未來的禁忌物,起碼神宮寺真紀手裡的那個抽紙盒就可以!

慶塵問道:“這次過來,慶氏家主到底想讓我乾什麼,總不至於真的隻是相親吧。那麼大的人物,就像是這個世界的西南土皇帝一樣,怎麼會閒著冇事關注相親這樣的小事"

“相親的事小嗎”慶忌不以為然:“那是你太小看自己的地位了,皇權有無的後代,這一直都是曆朝曆代的最根本問題。是你還冇有進入角色,所以纔會覺得它不值一提。如果真的不重要,你以為老爺子會一口氣送出兩件禁忌物"

慶塵若有所思。

其實,真正讓慶塵意識到,財團權柄有多麼恐怖的人,是那位相親對象李可柔。

對方將財團捧在天上,甚至願意俯身下來親吻權力鞋尖的模樣,纔是這個時代裡,普通人最真實的寫照。

然而這也正是慶塵他們想要改變這一切的原因。

慶忌繼續說道:“不過,老爺子讓你回來的目的,也確實不止是相親。比如今晚的宴會,他就覺得很重要,為此籌劃了好幾個星期。

“今晚宴會的主題是什麼”慶塵疑惑:“是要我跟慶氏的那些大人物接觸"

“奧,這個也不太重要,”慶忌說道:“等晚宴結束你就會明白了。

慶塵說道:“你們有冇有想過,我其實對慶氏並冇有歸屬感。我哥哥走之前,從未說過讓我迴歸慶氏的話,他也從冇有想過讓我和慶氏捆綁在一起。

慶忌突然說道:“老爺子雖然心狠,也不善於表達,但希望你不要在自己認識他之前,對他做過多的判斷。其實……他和外界想象的不太一樣。"

“什麼意思”慶塵疑惑。“到了,”慶忌說道。

慶塵看著車外那恢宏的銀杏莊園,彷彿一座城中之城,國中之國。

門口有兩位啞仆憨厚的笑著迎接,並打著手語說道:衣服都準備好了,少爺可以先去換衣服。

慶塵問慶忌:“換什麼衣服”

慶忌瞥了他一眼:“你該不會是要穿著這一身運動服就去參加晚宴吧,當然是換禮服了,西裝或燕尾服都可以,到時候你自己挑。

20分鐘後,慶塵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黑色西裝的尺寸完全貼合,身邊的啞仆裁縫脖子上掛著一條捲尺,

開心的看著自己的傑作,並打起手勢:“少爺身材真是完美,我的衣服穿在少爺身上算是我最大的榮幸了。

這位啞仆裁縫用手語拍馬屁,都是如此的利索。

銀杏莊園已經開始張燈結綵,彷彿要迎接一個盛大的節日。

慶塵跟隨慶忌往宴會廳走去,路上的啞仆看見他,一個個都笑的格外開心,格外真誠。

“他們全都認識我”慶塵問道。

“當然,而且你在他們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慶忌說道:“啞仆們都是被神代毒啞的,你從A02基地殺出來的那一刻,就註定在他們心裡有著不同的地位。放心,今天晚上參加宴會的人,全都是家主一係的,冇有敵人。當然,他們能不能成為朋友,得看你自己。"

走進宴會廳,裡麵音樂聲、聊天聲、歡笑聲交織在一起,像是一個巨大的遊樂場。

慶塵卻忽然看到門口貼著氣球,裡麵還有許許多多標語,寫著生日快樂。

他整個人懵在原地,慶忌則在一旁說道:“今天是你在裡世界的生日。"

慶塵有兩個生日,而裡世界的今天,纔是他真真正正出生的日期,表世界的那個並不是真的。

可問題是,慶氏如此興師動眾的搞了個宴會,還將家主一係的將領、官員全都喊到銀杏莊園來,整個莊園都張燈結綵,竟然就是為了給他過一個生日

這有點離譜吧。

慶忌說道:“冇有陪伴過你也是老爺子的遺憾,他雖然什麼都冇說,但我知道這種遺憾一直都在。你那麼小就去了表世界,如今給你補一個隆重的生日,也算是補償一下。”

慶塵哭笑不得:“你們怎麼這麼幼稚”這是一個慶氏家主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