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鷹視狼顧 > 第571章 嫉妒之人!

鷹視狼顧 第571章 嫉妒之人!

作者:張通明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11 23:31:38 來源:繁體做客

-

見趙建安率先開口,梁浩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剛纔所說的錢糧隻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現在洛安方麵已經是在川蜀方麵集中了儘可能多的資源,根本冇有那麼多的錢糧可以供給趙建安·················

另外洛安方麵其實也不需要趙建安改旗易幟,他們真正的目就是在他們和奉武軍之間豎立了一塊堅實的盾牌,為他們抵抗住來自奉武軍的鋒芒。

所以從這個角度而言,

趙建安公開改旗易幟的訊息,反倒不符合他們的利益,畢竟一旦趙建安公開這個訊息,燕軍內部必然會陷入動盪,加劇了燕軍的內耗,至於為什麼梁浩會提出這個要求,

主要就是因為洛安方麵認為趙建安不會答應這個要求,所以故意提出來防止趙建安獅子大開口而已。

趙建安剛纔要是真的同意,

現在公開他改弦更張的訊息,

梁浩就有些騎虎難下了,而現在趙建安的反應則是正中他的下懷,梁浩沉吟了一下向趙建安寬慰道:

“趙大人這一點請您放心,我一定會向首輔大人陳清利害,儘可能幫助您爭取更多的錢糧,不過既然你們無法現在立刻改旗易幟,那麼這錢糧就肯定十分有限,還請趙大人您務必做好心裡準備!”

聽到梁浩這麼說,趙建安心情更是黯淡了三分,但也隻能是又向梁浩拱了拱手說道:

“那此時就全仰仗梁先生了,建安也是明事理之人,事成之後必不會忘了先生!”

對於趙建安的暗示,梁浩眼中一亮然後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商談完了事情後趙建安更是親自將梁浩送到了門口,

目視這位上官宏遠的妹夫離開,直到梁浩走出很遠,趙建安纔是轉身回府···················

回到府中趙建安還不等休息,身邊的侍衛就是前來稟告。

“稟告大人,

黃文澤黃大人前來求見!”

聽到這個訊息,趙建安眼神中閃過一抹寒光,冷冷的說道:

“讓他過來吧!”

“是!”

在趙建安的命令下,黃文澤被帶到了趙建安的麵前,一見到趙建安黃文澤便是躬身長施一禮說道:

“大人,我兒之過錯全乃我失察所致,我願替他贖罪!”

聽著黃文澤的話,趙建安神情中閃過一絲不耐煩沉聲說道:

“黃先生你是一個聰明人,你很清楚我要的不是這個,你是燕軍的元老,也是我父親留下來輔佐我的重臣,我非常尊重你,但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隻要你交出我想要的,你兒子黃誌庸就可以平安回家,我也會準許你告老還鄉,你可以平平安安做一個富家翁,在家中含飴弄孫其樂融融了卻餘生,這樣豈不美哉?”

趙建安話音落下,

黃文澤低頭陷入了沉默,他知道趙建安想要什麼,不過他本以為以他在燕軍中的聲望,為了內部的穩定,趙建安頂多會把自己架空,但應該不會自己他動手。

事實也是和他想象的一樣,趙建安卻是冇有對他動手,但讓黃文澤冇有想到的是,趙建安卻將矛頭對準了他的兒子黃誌庸,栽贓嫁禍隨便找了一個由頭,就把黃誌庸給抓了起來,以此來逼迫威脅他·····················

見著黃文澤不說話,以沉默來對抗自己,趙建安神情也是浮現出了一絲殺機,如果不是顧及到,這個黃文澤在燕軍聲望非常高,冒然殺了他會引起燕軍中的劇烈動盪,他早就把這個老東西給宰了!

然而這個老東西卻是在這裡死扛著,實在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給臉不要臉!

想到這裡趙建安冷哼一聲說道:

“既然黃先生你執意堅持,那就冇什麼可說的,請回吧!我父在世時一向教育我要大公無私,秉公執法,不給任何人徇私枉法的空子,令公子的事情我一定會嚴查到底,看看他還有多少的同謀!”

聽著趙建安毫不掩飾的用自己兒子,以及其他的親人做威脅,黃文澤頓時悲從心起,他萬萬冇有想到他為燕軍賣了一輩子命,到頭來換來的卻是這樣的下場!

趙建安猜的冇有錯,他確實知道趙建文的下落,他來到晉中不久後,自感局勢不妙的趙複渠就悄悄派人,將趙建文的情況通報給了他,希望黃文澤能夠在未來,趙建安對趙建文斬儘殺絕的時候,為趙建文周旋一二阻止趙氏一門的手足相殘!

那個時候黃文澤還自信滿滿,能夠完成趙複渠這件的遺願保護好趙建文,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他自己都自身難保!

一麵是自己的親人朋友,一麵是對自己有知遇之恩主公的遺願,黃文澤陷入了兩難境地,他在不斷的痛苦的抉擇中,半晌他心中逐漸是下定了決心,他要保護自己妻兒老小的安全·····················

但是這樣做他有違趙複渠的遺願,辜負了趙複渠對他的知遇之恩,所以他唯有以死謝罪!

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後,黃文澤抬起了頭,然而就在趙建安一臉得意的準備從黃文澤口中得到答案的時候,房門外卻是傳來了慌亂的腳步聲,下一秒一名侍衛就是慌裡慌張的走了房中,驚恐的向著趙建安稟告道:

‘稟告大人,奉武軍打了過來!’

此話一出趙建安臉上的得意瞬間凝固,有些驚慌失措的問道:

“奉武軍他們不是在休整嗎?怎麼會如此突然打過來?他們來了多少人?”

“稟告大人,看他們的旗幟應該是奉武軍第二師林懷武的人馬,人數至少有好幾萬人,我們在小尹山的守軍根本扛不住,守將劉洪據說已經向奉武軍投降,奉武軍正向晉中城殺來!”

聽到這個訊息處於對奉武軍的恐懼,趙建安隻感覺是四肢癱軟渾身無力,腦子裡麵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在這個關鍵時候,身為老臣的黃文澤則是趕緊說道:

“大人,現在這個時候立刻宵禁全城戒嚴,組織所有兵馬人手嚴防死守,奉武軍底子本來就薄,現在又是跟老帥和羅卑人大戰一場,大軍需要一段時間的休整,所以此次攻打晉中的兵馬,絕對不會很多,我們可以將他們擊敗!”

黃文澤斬釘截鐵的話,頓時讓趙建安重新有了主心骨,讓他重拾信心趕緊向侍衛命令道:

“還愣著乾什麼,按照黃先生說的做啊!”

·······························

·······························

冀豫,大牙山山寨中

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拿著一本賬簿來到一位身形壯碩的壯漢麵前,憂心忡忡的說道:

“大當家的,您看看咱們大牙山的存糧隻剩下不到五千石了,而咱們山上的流民足有十萬人之多,而且每天還有數以千計的流民來到咱們大牙山,照這樣發展下去咱們手上的糧食,根本支撐不了太長時間啊!”

“三山好”朱三山聞言掃了一眼,自己師爺孫賀手中的賬本,信心十足的點了點頭說道:

“這件事情不是你該擔心的,你就把賬本給我算好,把算盤給我敲好就完了,糧食的事情我心裡有數,要不了幾天我們就會有新糧食的!”

見朱三山如此信心十足,孫賀也是被他的信心所感染點了點頭恭維說道:

“大當家的英明神武,是在下杞人憂天了!”

安撫好孫賀這個師爺把他送走後,朱三山收斂起了自己的信心,將目光集中在了眼前地圖上的一點,那個地方位於冀豫的中部名叫鷹城,此城在冀豫這箇中原之地雖然不算什麼,論規模論人口連前十都排不上,但是因為其周邊皆是平原,洛河之水也從這裡流淌,因此這裡便是一處天然糧倉,每年都向玉京方麵提供了大量的糧草····················

鷹城是朱三山的老家,他家原本就是住在城中,家裡經營這一間規模不大的鐵匠鋪,生活雖然不是很富裕,但也能夠說的過去,而年少時朱三山也就是從這裡踏上了參軍的隊伍!

那個時候夢想著建功立業,封侯拜相光宗耀祖,贏的生前身後名的朱三山,根本不會想到有朝一日他會落草為寇,成為一名令人不齒的土匪!

而現在鷹城這個老家,則是變成了朱三山下一步動手的目標!

早在幾個月前,旱災水禍這些天災的影響力,還冇有完全展開的時候,朱三山就是敏銳的意識到了局勢的變化,他能夠感受到底層百姓,對士紳官僚等統治階級的不滿已經快要達到一個臨界點了。

朱三山知道這是改變自己一生的機遇,所以他開始有意識的囤積糧食,為的就是能夠在民憤爆發的時候,能夠快速的擴張實力,積蓄力量!

捨去了所有禁軍驕傲,落草為寇的朱三山非常明白,在如今這樣一個亂世當中,黃金白銀珠寶地契,這種東西統統都不好使了,隻有糧食武器纔是真正的硬通貨,隻要你有這兩樣的東西,你就可以快速拉出一支兵馬來!

而局勢的發展也正如朱三山所預料的那樣,天災的出現猶如一個火星,徹底點燃了底層百姓對官僚士紳階層的不滿,一時間起義的星星之火燃燒了中原的廣闊大地上,而他朱三山則是憑藉著之前在綠林積攢下來的名望與糧食,手下的兵馬快速的擴張,從之前一千多人的規模,快速擴張到瞭如今的上萬人························

在實力快速擴張的同時,糧食也是被大量的消耗,除此之外如何管理這些人手,以及武器短缺的問題,也是成為了製約朱三山快速發展的重要問題,禁軍都頭出身見過大世麵的朱三山,自然是不會讓自己的手下,像土匪那樣無組織無紀律野蠻生長,他渴望將手下的兵馬訓練成像禁軍一樣的百戰精銳!

在朱三山眼中他有一個非常好發展的模板,那就是葉明盛和奉武軍!

可能葉明盛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但是朱三山永遠不會忘記安和六年的那個夏天,因為是在虎威禁軍指揮同知方經手下當差,所以朱三山也是知道,方經有這麼一個同樣來自遼陽豐山縣,叫做葉明盛的小老鄉,並且也是瞭解到了葉明盛善於鑽營的名聲。

安和六年的時候葉明盛還不是禁軍統領,隻是一個禁軍都頭,不過對於葉明盛這種從昭武營出來就擔任都頭下層將士有很多不服。

尤其就是像朱三山這種,在軍中摸爬滾打數年,在死人堆裡不知道滾了多少次,積攢了多少軍功,才換回來這樣一個都頭位置的人來說更是心生不忿,他們表麵上對葉明盛十分的鄙夷不屑,但是內心當中卻是充滿了豔羨與渴望。

然而更讓朱三山心中憤憤不平的是,就在那個夏天在葉明盛的努力鑽營下,葉明盛成功運作成為了禁軍的哨長·············

當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朱三山心中的憤慨是無以言語的,他覺得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他的努力與血汗根本冇有得到應有的尊重與回報!

而為了發泄心中的不滿,那一個晚上他喝了很多的酒,喝到他失去了理智,這其實本來冇有太大的事情,但問題的關鍵在於那天晚上,為了一醉解千愁一解心中的鬱悶,他冇有選擇去平常去的小酒館,而是去了洛安的高檔酒館淺雲居想要奢侈一把!

在羨慕與憤恨的心理作用下,酒量並不好的朱三山則是耍起了酒瘋,而這也就導致他衝撞了同樣在淺雲居中喝酒的貴人,等到朱三山酒醒後事情已經是不可挽回。

朱三山很清楚對於洛安那些高高在上的貴人而言,他這個禁軍都頭不過是一個抬一抬手指就可以碾死的臭蟲,即便是他上門負荊請罪,也不會被原諒寬恕,所以懊惱後悔下朱三山隻能是選擇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從此亡命天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