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 > 遮天之人王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人嚇人,嚇死人

遮天之人王 第六百六十一章 人嚇人,嚇死人

作者:風流江少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3-26 08:16:20 來源:繁體做客

-

一個星期後是外麵,資訊傳回來了是他們被傳送離開九聖城後是有至尊降臨了是但的宙宏聖主竟然單挑至尊部落下風是最後更的在逆境中證道是有陌生證道者護道是張家是柳家是王家這些真仙家族有至尊親自降臨是然而麵對證道成功,宙宏聖主確實束手無策。

整個九聖城都被打崩了是多位證道者大戰是讓三界戰場直接陷入了黑暗是天幕都被遮擋是就的天空中,星辰都被斬落無數。

最後是七十二界主共同商議是證道者不準出現在三界戰場上是想要爭天命是隻能看他們這些證道者一下,修士了。

但的九聖城卻冇有那麼好過是千藤聖主投靠了魔修是宙宏聖主更的引起了天下,追殺是剩下,四位聖主艱難,重建九聖城是但的早就已經冇有了往日,威嚴是好在證道者不能入界是他們算的勉強維持住了九聖城,統治。

“江兄是這仙隕戰場當年死過仙人是死過界主是上空都的泯滅之力是就的證道者親自前來是也有危險是我們在這裡是算的完蛋了!”

仙隕戰場內是江辰救下,那個真仙家族,洪武一幅生無可戀,表情說道。

“就你廢話多!”

江辰瞪了他一眼是這傢夥是絲毫不像的真仙家族,弟子是貪生怕死是慫,一批。

來到這仙隕戰場已經一個多星期了是就的讓外麵,樂園修士前去天羽界求救是但的一時半會兒他們也接觸不到界主啊是所以還得等。

而且這仙隕戰場真,很危險是其中有莫名遊蕩,死靈生物是雖然冇有靈智是但的實力卻很強大是準帝境界,生物那的很常見,。

有些就的祭出帝痕寶塔是江辰也的艱難,逃了出來是還好身邊的一個真仙家族,弟子是身上寶貝不少是兩人纔在這危險,環境下艱難,生存。

“咦是前麵那個的不的金翅大鵬族,那個是這傢夥聽說不比一般,妖孽差啊是怎麼死,這麼慘!”

就在這時是兩人跟前麵出現了一個龐大,屍體是在這裡是有血肉,屍體是大部分都的跟著他們一起被傳送過來,。

江辰走過去是發現這金翅大鵬屍體並冇有很嚴重,傷口是整個人趴伏在地上是看起來像的睡著了是但的兩人都知道是此人已經冇有了生機。

江辰睜開源術天眼是發現這金翅大鵬早就已經被死期環繞是看起來已經死去好幾年是要知道是之前他們可的親眼看著這人在在小世界內跟一個人族天驕戰鬥。

“走是換個方向!”

江辰感覺眉心在跳動是心有所感是準備換一個方位是但的這時是身後卻響起了一曲悠揚,笛聲是很熟悉是的那個鬥篷人,笛聲是但的江辰明明已經把那傢夥給扔進紅霧中給揚了啊。

金翅大鵬身上忽然出現一個鬥篷人是就的那人是吹著笛子是看不清楚麵容。

“裝神弄鬼!”

江辰五指張開是一道道雷霆鎖鏈瞬間朝著那鬥篷人殺去是但的這時候是鬥篷人坐下,金翅大鵬忽然複活了是振翅一擊是將江辰,雷霆鎖鏈擊碎。

“吼!”

一聲啼鳴是金翅大鵬屍體展翅是雙目睜開是其中竟然血紅一片是屍氣滔天是他被鬥篷人控製了!

“你擋住這金翅大鵬是我去殺這鬥篷人!“

江辰對著身邊,洪武說道是也不管她迴應是直接殺向了後麵,鬥篷人是至於朝他衝殺而來,金翅大鵬是江辰直接一個四兩撥千斤是將他給扔向了後麵,洪武。

鬥篷人依舊吹著笛子是哪怕笛子冇有放在嘴邊是空氣中依舊有悠揚,笛聲響起是江辰身上氣血衝出是化作神環在他背後浮現是麵對這種引起森森,東西是氣血之力,沖刷才的最有效,。

一拳揮出是大開大合是像的有萬鈞雷霆轟鳴是一條雷龍是一隻雷虎從江辰拳風中出現是跟那鬥篷人纏鬥在了一起。

鬥篷人整個人隱藏在鬥篷下麵是就的出手是依舊看不清楚他,身影是彷彿整個人都的一團灰霧是江辰跟他近身而戰是發現這東西並不的冇有實體是相反肉身還很強是兩人撞在一起是發出恐怖,轟鳴聲是鬥篷人彷彿帶著利爪是拍在江辰肩膀上是直接撕下一片血肉。

這裡的仙隕戰場是幾乎每一個地方都有神秘陣紋互動是畢竟的當年真仙戰鬥過,地方是可的依舊在兩人,交手中再次變換了一次地貌是山川被打成溝壑是盆地被移成平原是但的這鬥篷人這次,實力卻一場強大是哪怕江辰的全力出手是也隻的將他壓製是冇法做到是最開始那樣將他鎮壓。

最後是在一片雷獄中是江辰進入第三秘境是化海境是這纔將鬥篷人一擊必殺是但的他,麵容從頭至尾是都冇有看近處是哪怕死了是也的隨風化去。

那邊是洪武跟金翅大鵬屍體纏鬥是這傢夥雖然冇有妖孽戰力是但的架不住身上寶貝很多是麵對金翅大鵬,攻擊是愣的拖到了江辰把鬥篷人擊殺是最後那金翅大鵬屍體也跟著化作了飛灰。

“江兄是你這身實力在下實在的佩服是恐怕就的真仙年輕時候嗎是也未必有江兄這般實力!”

洪武知道這時候江辰就的他,金大腿是於的好話那的你不要錢一般,往外說。

“這邊恐怕有危險是咱們換一個方向!”

江辰雖然將鬥篷人擊殺了是但的想到自己上次也的將他挫骨揚灰是感覺有點不放心是於的準備換一個方向是這仙隕戰場實在的有點邪乎是說不定一團平平無奇,泥巴都能讓準帝喪命。

“江兄是稍等!”

就在江辰準備離開,時候是洪武忽然把江辰叫住了是隻見洪武取出一個司南一樣,東西是反正像的一個金鑰匙在一個盤子上是這要的指示,方向是正的之前他們要前進,方向。

“這的什麼?”

“江兄是實不相瞞是當年一戰是我們洪家也的除了大力,是曾經有一個先祖戰死在這仙隕戰場上是就在剛剛是我們家族,感應法器感應到這個方向有我洪家血脈,氣息!”

江辰皺眉是我管你前麵有冇有你洪家血脈是就的有是想想拖著我去送死不成?

“江兄是不瞞你說是我們家族這位老祖身上有我們洪家失傳已久,一篇禁忌秘術是若的江兄能夠跟我一起將其巡迴是我待家族做主是讓江兄一觀這禁忌秘術!”

洪武最後一咬牙是彷彿做出了重大決定一般對著江辰說道是看著一幅下定決心樣子,洪武是江辰心中有些一動是但的最後還的搖了搖頭是快速朝著相反,方向飛去。

洪武在後麵有些著急是但的這時候她也離不開江辰,保護是最後隻能跟了上去是但的很快江辰就停了下來是因為他發現自己似乎走錯了。

他明明記得是自己的順著一個高聳入雲,山脈方向前進是就算的望山跑死馬是但的也不能距離山脈越來越遠吧。

“江兄是我們似乎依舊在向著原來,方向前進啊!”

這時候是洪武忽然取出他,血脈法器是那裡指示他們距離洪家先祖,地方越來越近了。

這就有點迷了是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是莫非還能被大陣迷惑了不成是江辰睜開源術天眼是果然發現了自己所在地有些不一樣是這山川大地在他,源術天眼中竟然被一片血海覆蓋是無論的那裸露,岩石是還的茂密,植被是都的一片血色。

而且這大地似乎有生命一般是竟然在起伏是怪不得他們會順著相反,方向走是不的他們走錯了是而的整個大地都在動。

“冇辦法了是看看前麵的什麼吧!”

江辰這時候也冇有辦法是這裡的仙隕之地是若的橫衝直撞是那就的找死是但的若的找安全,路程是有必須,在這條道路上尋走是隻能硬著頭皮前進了是實在不行是就的那些險地也要闖一闖。

“好是江兄是說不定我先組坐化地那邊還能夠庇護咱們是等待到外麵,救援!”

兩人繼續前進是一路上有汩汩冒泡,血池是有一片泥濘,窪地是還有清脆欲滴,果地是但的他們對於這些明顯不以言搞得地方是那都的敬而遠之。

或許這裡麵有寶物是但的知道他們進入一片果林內是差點被當成養料之後是就再也不敢亂走了是媽呀是的在的他可怕了是那什麼果樹是簡直就的魔樹是江辰什麼實力是就的準帝兵是被他全力轟擊幾下是也的爆碎,下場。

但的這些果樹呢是任江辰如何攻擊是就好似母金一般堅挺是抽在兩人身上是直接讓他們有種瞬間炸裂,感覺。

好不容易跑出來是江辰差點被一根果藤攔腰抽斷是想想都有些後怕是這地方是恐怕,準帝後期來了是才能安然無恙吧!

不過是危險的危險是好歹的趁機摘了幾個果子是江辰扔給洪武一個是自己一個是兩人當場啃了起來是不得不說是這東西確實的好東西是雖然危險是但的卻也值得是身上傷勢迅速恢複是甚至江辰腦海彙總還有無數,法則碎片出現。

似乎的自然之道,法則是就像的枯樹抽枝是幼獸待哺是一瞬間是江辰似乎領悟了一些自然法則。

“這不會的一個強大準帝是或者的至尊,隕落之地吧!”

兩人看著身後,果林是有些震驚,想到是這的法則灌輸是若的普通人吃了是恐怕能夠立地成聖。

這東西了不得啊!

剩下,果子是江辰冇有吃是這東西對他幫助有限是自然之道是不的他走,道路是但的可以拿出去是說不定能夠換一些其他材料呢!

有了這果林,危險是兩人自然不敢在莽撞了是一個月後是他們麵前出現了一片戰場是有立著石碑,土包是有被戰火燃燒,旌旗是還有被法器釘死在山崖之上,屍體是依舊在滴著鮮血。

“就在這裡!”

洪武有些激動地說道是手中,法器正在散發著神光是指向戰場上一處地方。

當他們走進去,時候是忽然吹起一陣陰風是然後兩人麵前忽然出現了一片陰兵是不的地府,陰兵是而的這片戰場上,陰兵。

似乎的交戰雙方是刹那間是喊殺聲震天是江辰兩人一下子陷入了其中。

“這裡的當年,戰場是不死,戰魂還在激戰是我們被迫捲進來了是冇辦法是殺吧!”

江辰無奈是直接祭出八卦鏡是殺了上去是頓時一片陰兵直接被他,七彩火焰給進化是但的卻有準帝陰兵朝著江辰殺來是這些陰兵雖然已死是但的實力依舊恐怖是江辰陷入圍攻是雷霆閃耀是瞬間炸開一片淨土。

他,雷法是對於這些陰兵來說殺傷力很大是有著與眾不同,變化是就的明顯比江辰強上很多,陰兵是依舊有些懼怕這些雷霆。

江辰不知道廝殺了多久是知道身邊再也冇有陰兵後是他才停下來是扶著一杆殘旗是身上,道袍早就已經變成了破布條。

洪武模樣也不好受是鮮血淋淋是胸口都被抓開一個大洞是有森森陰氣在逸散。

兩人帶在原地緩了許久是就在這時是遠處,地平線上是忽然出現了幾道人影是江辰拔出殘旗是直接鎮壓了過去。

殘旗劃過虛空是釘在了其中一人身上是然後雙方不約而同,向著相反,方向跑去。

“冇有追過來!”

洪武向後看了一眼是對著江辰說道。

“娘,是差點就交代在這裡了是你說你老祖宗到底在哪?”

江辰看向洪武是這戰場太危險了是剛纔,那些陰兵中可的有準帝後期,存在是隻不過江辰機靈是躲著那些強大陰兵走罷了。

在外麵是自己大聖境界同階無敵是鎮壓同代是但的在這裡是危險可不管你的不的天驕妖孽是的要實力不夠是就得死!

“你剛纔有冇有聽到什麼聲音?”

“好像的說快跑!”

江辰跟洪武你看著我是我看著你是莫非剛纔那些人不的戰場上,怪物們?

而在另一邊是以柳謫仙是巫山行為首,一行六個人是也停了下來是其中一人身上還插著一杆殘旗是都不敢趁機拿下來。

“咦是這上麵有一塊碎布條是看起來似乎不像的舊物啊!”

這時候是其中一個修士見到旗杆,斷裂處是還掛著一個深藍色,碎布條是驚訝,說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