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朕與她 > 706【攻心再攻城】

朕與她 706【攻心再攻城】

作者:王梓鈞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4-27 19:49:25 來源:愛看

[]

朕卷一困淺灘706【攻心再攻城】十七世紀的歐洲,本來國家觀念就不強,更何況荷蘭這種拚湊起來的共和國。

如果是荷蘭海軍還好,畢竟工資高得多。

待遇惡劣的荷蘭陸軍,一群孃胎畢業的底層,而且大部分還是單身漢,他們能對荷蘭有多少忠誠度可言?

並且,他們還不是荷蘭政府的士兵,僅僅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兵。穿了,一群東印度公司的低級打工仔,但凡有更好的出路必定會心動。

桑德斯等高級職員,明顯感覺軍心浮動。

甚至在第二個夜晚,又有幾個士兵,用衣服和火繩當繩索,從城上溜出去投降大同軍。

桑德斯非常粗暴的下令:“今後夜間輪值,士兵不得穿外衣,收繳一切繩索!“

這個命令,讓士兵們更加不滿,但確實非常有效果。

幾道城門,全部由少尉級軍官,親自帶兵看守,同時還給少尉及軍官提高待遇。其他士兵,

在缺乏繩索的情況下,想投降都出不去,幾米高跳下會摔傷摔死的。

作家紐霍夫寫下書稿:“城堡裡有一種詭異的氣氛,到處瀰漫著不信任的空氣。海軍少尉的月薪是1

盾,海軍士兵的月薪是8盾。而陸軍的薪水,隻有海軍的六分之一。一個每月拿13盾(約03兩銀子)的士兵,讓他們獻出忠誠是不可能的…

荷蘭士兵,真就是一群苦哈哈,包括海軍也都差不多。

荷蘭海軍少尉的月薪,換算成銀兩,也就大概27兩。

荷蘭陸軍少尉的月薪,大概為044兩銀子。

而南京碼頭的苦力工人,每天薪水60厘以上,一個月至少也是18兩銀子,有時候甚至能收入2兩以上。

當然,荷蘭士兵包吃包住,南京苦力得自己解決吃住。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荷蘭陸軍士兵的收入,遠遠不如南京的碼頭苦力。

這是一個很離譜的事實,但仔細想想又不覺得離譜。就歐洲此時的生產力,底層工資能有多高?更何況,荷蘭還是商人治國,不往死裡壓榨纔怪了。

願意做荷蘭海外陸軍的,全是垃圾中的垃圾,他們看中的隻是包吃包住。但是,衣服要自己買,鞋子要自己買,想喝酒更得自己買。如果不摸魚到城裡打工,又冇有土著攻他們劫掠盤剝,那一個個穿得就跟叫花子一樣。

“這兩天夜裡,冇有投誠的敵軍?”鄺鴻問道。

洪旭搖頭:“冇有,估計敵將做出應變了,城內的敵軍無法出來。”

鄺鴻道:“攻心之計已經奏效,重新開始攻城吧。“

於是乎,土著炮灰又開始攻城了,頂著稀疏的槍炮彈藥,衝到城堡外一二十米,就立即潰散回來領糧食獎勵。

馬來土著的業務愈發熟練,自動領悟貓腰前進的技能,如此就能有效規避子彈。他們也不想著登城了,而且衝起來輕車熟路,衝到一定距離,習慣性的扭頭便逃。

漸漸的,在馬來土著衝鋒之時,鄺鴻把一些柔佛士兵也編進去。

柔佛士兵的戰鬥力,比土著強不了多少,也是衝到近處之後,槍聲變得密集就崩潰。

每天輪番進攻,攻守雙方都習慣了。

荷蘭守軍甚至懶得遠距離開槍,等到馬來土著和柔佛兵,衝到15米以內的距離,他們才瞄準來上一發。這發子彈就如同撤退信號,土著和柔佛兵,聽到槍聲立即逃跑。

不要覺得太兒戲,這就是一個比爛的時代。

當初荷蘭進攻馬六甲,作為攻城主力的歐洲雇傭兵,打起仗來也是這幅鬼樣子。當時2多葡萄牙守軍,一千多雇傭兵進攻,打了快一年,戰死的雇傭兵隻有個位數,反而因為生病倒下一大半。

“打的什麼鬼仗?這樣攻城,攻一年都拿不下。”洪旭忍不住吐槽。

鄺鴻道:“除了暹羅兵之外,其餘幾國的士兵,明天也混編進去輪番進攻吧。”

其他幾國士兵的加入,明顯提高了攻城烈度。

很快,就有士兵衝到城下,嚇得荷蘭守軍開槍之後慌忙填彈。

城堡裡的火藥,每天研磨晾曬烘烤,勉勉強強能夠維持戰爭消耗。

連續進攻將近十天,死於城堡外的馬來士著和柔佛兵,加起來已經有三百多個。

鄺鴻道:“讓大同士卒和暹羅兵,全部脫掉甲冑,換上土著的破衣服,明天開始真正攻城。反正守軍全是火槍,穿不穿甲冇區彆。“

早晨。

先是大同軍一通炮擊,這是即將攻城的訊號,雙方士兵都已經習慣了。

炮擊結束,亨德裡克站在棱堡裡,望著那些穿著破爛的土著進攻。他已經告誡士兵,不必管那些土著,專門瞄準著甲的敵人。

“今天敵人又增加兵力了,著甲的敵軍明顯變多,”亨德裡克對副手,“告訴士兵,我們人太少火藥也不多。不準浪費子彈在土著身上,一定要瞄準著甲的敵軍。那些土著都是廢物,聽到槍聲就會逃跑。還有,把文職人員也叫來。今天敵人增兵,為了避免意外,讓他們也來協助守城。“

勞三斤穿著土著的破衣服,那餿味噁心得他想吐,也不曉得汗了多少天冇洗。

他抬著竹梯子貓腰前進,附近的竹林也很多,甚至城區的民房,都是以竹製房屋為主。

一直接近城堡20米,荷蘭守軍都還冇開槍。

勞三斤愈發興奮,抬著竹梯子繼續衝。終於,槍響了,不斷有柔佛、大泥、丁佳廬等國的士兵中彈。

“不對勁!土著聽到槍聲怎麼還冇潰逃?“

這麼近的距離,不需要再用千裡鏡。

亨德裡克探出腦袋,用肉眼仔細觀察,猛然大喊道:“那些士著是偽裝的,他們的兵器不一樣。快快告訴士兵,瞄準穿破爛衣服的敵人!“

他的傳令官連忙出去,沿途奔跑大喊:“瞄準穿破爛衣服的敵人,瞄準穿破爛衣服的敵人!“

由於外圍城牆的損失,以及悄悄出城投降的,荷蘭守軍此時隻剩142人。

他們分守各處,而且接到命令時,早就開出了第一槍,如今正在慌慌張張填彈之中,而大同軍和暹羅兵已經衝過來搭梯子。

有些來不及了,連續多日的佯攻,已經守軍形成思維慣性。許多人開出一槍之後,甚至冇想過開第二槍,竟然放下火槍開始休息,反正攻城方也會被嚇得潰逃。

“混蛋!“

鄺鴻對著柔佛王子破口大罵:“都了今天是總攻,讓你拚死攻城,你怎麼又逃回來了?”

易普拉辛臉紅道:“敵軍的火槍太厲害了。”

鄺鴻道:“收攏你的士兵,快快去攻城。拿下馬六甲,就帶你去南京拜見皇帝,這是多麼榮幸的事情。若還敢逃回來,這輩子都不讓你去南京!“

“我立即就去!“

易普拉辛硬著頭皮,拔出彎刀重新衝鋒:“柔佛國的勇士,真主保佑我們勝利。衝啊!“

垃圾的荷蘭陸軍,垃圾的柔佛士兵,馬來半島神奇的匹配機製。

易普拉辛帶兵衝到半山腰,暹羅王子那萊,已經在率兵攻城了。

手忙腳亂填彈的荷蘭守軍,零零星星開槍射擊,不斷有暹羅士兵從梯子上跌落。一百多人的登城先鋒,很快就有潰退跡象,那萊王子帶著兩個朋友,親自衝過去攀城:“暹羅勇士,隨我殺敵!“

王子奮勇當先,已經瀕臨崩潰的暹羅士兵,頓時就爆發出巨大的戰鬥意誌。

“殺!“

勞三斤已經順利登城,而且右臂中了一槍,此刻隻能用左手拿刀。

接連砍翻兩個荷蘭士兵,其餘敵軍連忙逃跑。

亨德裡克見勢不妙,慌忙下令道:“捨棄外圍敵台和棱堡,撤到裡麵去防守!“

中心城堡,有完整的防禦體係,可以層層撤退、層層防禦。

但攻上城頭的大同軍和暹羅兵,根本不讓荷蘭士兵從容撤退。他們銜尾追殺,甚至有人拉起竹梯,抬著一邊追殺,一邊準備繼續進攻裡麵。

協助守城的東印度公司文職人員,包括紐霍夫在內,根本就不願戰鬥,撒丫子比士兵跑得還快。

“真主保佑,真主保佑!”

其他小國的軍隊,雖然聽到槍聲就潰。但見友軍順利登城,他們也變得勇猛起來,一個接一個衝上城牆,熱血沸騰的開始真正作戰。

一處又一處敵台,一個接一個棱堡,猶如多米羅骨牌倒下,連續不斷的被攻占。

戰鬥意誌不高的荷蘭守軍,有的甚至懶得逃了,直接跪下請求投降。

馬來半島和蘇門答臘島的小國,對荷蘭人恨得發狂。他們纔不管什麼投降,此時跟著友軍衝上來,見到荷蘭人就殺,跪在地上的也一併殺了。

亨德裡克和文職人員,w還有倖存的4多名荷蘭士兵,全部撤到最後一處棱堡。

連續幾次進攻,付出2多人的傷亡,竟然無法將這座棱堡攻下。

負責攻城的大同軍官尹汝德:“不要硬攻了,包圍起來,餓死渴死這些狗入的!“

還真的會餓死渴死,隻要堵住各個通道,最後一處棱堡就斷水斷糧了。

紐霍夫對桑德斯:“議員先生,我覺得是時候投降了。我們隻是公司的雇員,隻有為公司工作的職責,冇有為公司送命的義務。”

是公司,不是國家!

天才本站地址:。閱讀網址: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