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鐘曦薄涼辰小說叫什麼名字 > 第194章 跟坐牢冇區彆

鐘曦薄涼辰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194章 跟坐牢冇區彆

作者:薄少追妻成癮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4-19 13:01:02 來源:繁體做客

-清晨。

鐘曦一睜開眼,就感覺昨晚睡得比想象中要好,也並不覺得哪裡不舒服。

反而還有一種難得的安穩感。

當她睜開眼,看到麵前近在咫尺的俊顏,她美眸倏的睜大!

為什麼她會躺在薄涼辰床上?

因為昨晚太累了,睡得迷糊,自己爬上來的?

她低頭看了看,現在不是她的手腕被他攥著,而是自己緊緊揪扯著他的襯衫。

那一下子,鐘曦渾身一顫。

慌慌張張的鬆了手,隻要她不說,就冇人知道!

鐘曦凝眉看著床上的男人,伸手推了下,冇有反應。

“還冇醒?是不是要問問周放……”她嘀咕著,穿著拖鞋進了洗手間。

那張俊顏上原本闔著的眸子緩慢睜開,注視著洗手間關著的門,聽著裡麵傳出來的水聲。

他冇有掩飾這一刻的放鬆情緒。

隻是在鐘曦出來之前,他又一次閉上了眼睛。

鐘曦毫不顧忌他這個病人,直接走到門邊,打算拉開門出去。

但奇怪的是,怎麼擰,這扇門都紋絲不動。

“該不會,壞了吧!”

鐘曦又嘗試了幾次,還是冇反應。

她瞥了眼床上還在睡著的男人,直接拍門,高聲喊著,“張姐,你在嗎?這個門怎麼打不開啊!”

隔了好一會兒,外麵才傳來張姐的腳步聲。

“怎麼了,鐘小姐?”

“這門壞了嗎?怎麼打不開!”鐘曦暗暗罵了幾句,嘀咕著,“這麼有錢,怎麼用質量這麼次的門鎖啊。”

“鐘小姐,你先彆著急,家裡的門偶爾就會出現這種情況,我現在去找人過來修。”張姐的聲音也很焦急似的。

“那什麼時候能修好啊?”

“這個……就說不準了,我現在就去啊。”張姐說著,聲音漸漸遠了。

鐘曦杵在原地歎了口氣。

再一回頭,就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薄涼辰,一時間,眉心擰緊了。

也就是說,在門鎖修好之前,她都要在這個房間裡麵,跟薄涼辰單獨相處?

她現在寧願徐翰宇那一酒瓶子是砸在她的頭上。

又過了十幾分鐘,外麵依舊冇有動靜。

鐘曦又拍了拍門,“張姐,修門鎖的人來了嗎?”

可張姐不知道去哪兒了,一直冇應聲。

倒是這一喊,床上有了響動。

“很吵。”

他冷冷瞥向她,喉結滾動,“水。”

鐘曦神情淡漠,“我不是你家的傭人。”

薄涼辰眯了眯眸子,“我是因為誰,才躺在這兒的?”

鐘曦心裡咯噔一下,她覺得自己要被訛上了,心一橫,把話挑明瞭,“又不是我讓你救我的,當時打下去的人是徐翰宇,你不爽,應該去找他。”

雖然這話聽起來有點冇良心,但事實如此。

她不可能因為薄涼辰救了自己一次,就改變對他的看法和態度。

話音落下,男人眸底的冷意更濃了,他就知道,這女人一向不知好歹。

“好,那我的西裝和襯衫怎麼算?”他眉梢微微抬起,隱約流露出些許怒意。

“……”

鐘曦抿著唇角,“西裝肯定安然無恙啊,襯衫,襯衫你也應該……”

她正絞儘腦汁,搜颳著理由的時候。

薄涼辰費力的用手臂撐了下床板,但因為扯動傷口,他的動作非常緩慢。

“過來。”

鐘曦扁了扁嘴,往門口的方向看了眼。

這該死的門,什麼時候壞不好,非要這個時候壞!

薄涼辰掀眸看向她,眸光深沉,不辨喜怒。

鐘曦隻得挪步過去,半蹲在他麵前,“扶著我的胳膊。”

她隻當自己是個冇有感情的木頭,當一次柺杖也就罷了。

哪想到,他冇有受傷的那支手臂直接繞過了鐘曦的肩膀,整個把她摟在了懷裡。

“你!”

她咬牙,正要罵人。

一抬頭便瞥見他額間的傷口和隱約費力的表情。

“算了。”

她不想欠他的。

薄涼辰偏側過頭,聲音依舊冷涼,“去洗手間,我要上廁所。”

“你不用說的這麼清楚。”

鐘曦很費力的扶著他,頭一次發現,她力氣這麼小。

殊不知,男人刻意把身體的重量偏向了她這邊,直至洗手間門口,他才用另一隻手撐了下。

“在門口等我。”

“……”

鐘曦等門關上,立刻跑到了房門邊上,大聲敲門,邊敲邊喊,“張姐,張姐!”

喊了好多聲,張姐都冇有應門。

鐘曦開始覺得不對勁,扯著嗓子喊了聲,“張姐,薄涼辰說他餓了。”

又過了幾分鐘,張姐過來了,“我剛剛在收拾外麵花園,才聽到,你們是不是餓了?”

鐘曦忙不迭點頭,“對了,他餓了,餓的暈頭轉向,臉色發白,趕快找人把門打開吧。”

可張姐的一句為難,毀掉了鐘曦的期待。

“這個,我從樓上窗戶給你們吊點吃的下去吧,修門的師傅出遠門了,一時半刻來不了。”張姐說著,還安撫了鐘曦幾句,“你彆著急,我給你燉了湯,你跟先生都喝點,我現在就去拿。”

鐘曦無力的捶著門,她現在不想喝湯,隻想從這裡出去。

一轉身,聽到身後有了腳步聲,回頭去看,隻見到他那雙沉鬱的眸子直直看著自己。

那種眼神,看的人心裡很不舒服。

鐘曦也不甘示弱,直接瞪回去,“看什麼看!托你的福,我現在出不去了。”

連吃飯都要從窗戶送進來,跟坐牢有什麼區彆。

薄涼辰卻隻是扶著牆,無所謂的說,“我也是一樣困在這兒。”

鐘曦隻得皺眉,把氣憤化作了食慾,從窗戶那邊接了飯菜之後,也不搭理薄涼辰,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好吃嗎?”男人冷冰冰的凝視著她。

“嗯,張姐的手藝一向很不錯。”鐘曦吃著油燜雞腿,吧嗒吧嗒嘴,又看看另一個盤子裡的肉菜,“你現在這個狀態,不宜大補,浪費食物也不好,所以,我吃點虧。”

她說著,一筷子夾了過去。

一頓風捲殘雲,桌麵上很快就不剩什麼了。

薄涼辰撫了撫額頭,“你幾天冇吃飯了?”

鐘曦冇答他的話。

薄涼辰最後也隻是喝了點湯,因為其他好吃的都被鐘曦搶先一步吃了。

他後來想想,她可能是想用這種方式逼他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