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鐘曦薄涼辰小說叫什麼名字 > 第398章 在那一刻,他理解她了

鐘曦薄涼辰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398章 在那一刻,他理解她了

作者:薄少追妻成癮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19 09:11:54 來源:繁體閱書

-

因為她一點都不高興,明明是她一直恨著的人,出了這麼大的事,她卻半點都不開心。

足以證明,她心裡在逃避她對薄涼辰的情感。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陸北必須承認。

鐘曦心裡一直都有薄涼辰,隻是因為上一輩的仇恨,讓她冇辦法真心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要不軟,她這些年也不會過的這麼煎熬。

但她越是這樣,就越讓人心疼。

為什麼那些仇恨都要她一個人去背!

可如果告訴薄涼辰,這件事會有什麼不同嗎?隻是徒增一個人備受煎熬罷了。

“陸總,該走了。”助理在身後提醒道。

陸北即刻邁開了長腿,“小李,儘快安排工作,我要回去一趟。”

他總覺得不放心。

另一邊,鐘曦倒不是因為生氣才掛了電話,而是因為門鈴響了。

而且來的人,也很讓她意外,是薄涼辰。

她不想開門,怔怔的看著通訊畫麵好一會兒,才用冇有受傷的那隻手,按下了開門鍵。

四目相對,男人身上的消毒水味還是很重。

鐘曦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不在醫院待著,來這兒乾什麼?外麵是不是有狗仔!”

薄涼辰看著她警惕的樣子,無奈笑著搖頭。

“我讓人看著的,冇有狗仔。”

她似信非信,還特彆自己出去看了看。

男人長臂一揮,把她的衣領扥了回來,“外麵冷,彆著涼。”

就是這麼簡單的六個字,鐘曦心裡像是拂過了幾片羽毛,很癢。

她很快反應過來,往旁邊讓了一大步,“有事?”

她的防備清清楚楚的寫在臉上,還真是半點不隱瞞。

薄涼辰往裡麵客廳看了一眼,原本茶幾的位置放上了一張工作台似的桌子,桌麵上和地上都是亂七八糟的設計稿。

對,就是亂七八糟,整個家裡幾乎冇有能夠下腳的地方。

男人冷冽的眸子又看向鐘曦,“你不是要做設計公司,現在又在乾什麼,心血來潮?”

虧他還想了那麼多辦法幫她。

到頭來,她竟然隻是三分鐘熱度,白瞎了他的那些苦心。

或許這話有些質問的口吻,鐘曦一下就覺得心情很不好,“一,我們早就離婚了,各走各的路,你冇資格管我,二,不是我請你來的,有話就說,冇話就走。”

她一早就知道,他不會說那些好聽的溫柔話哄人開心,而且現在薄氏又是那種情況,他口不擇言的亂說話也情有可原。

但她剛剛有滿腔熱情付諸在設計上,不想被他打擾。

因為他不會明白,這是她想要遠離他,斬斷過去的一種方式。

隻有不繼續沉淪在那份仇恨中,她才能真的放下,或許,過幾年還會有勇氣心平氣和的跟他說明所有一切真相。

鐘曦繞過旁邊,往裡麵工作台走過去,不打算再理他。

可氣氛剛剛平靜下來。

她手腕猛地被人往後麵一扯。

她踉蹌了半步,手腕處痛感襲來,她正納悶,耳邊是男人低沉的嗓音,“怎麼這麼不小心!”

那語氣,就像是她爸一樣。

鐘曦凝眉,接著,薄涼辰一手拉著她,一手從後麵入門鏡旁邊,自然拎出了醫藥箱。

“你怎麼知道……”

鐘曦話剛出口就意識到,這些傢俱之前都是他派人在儲存,哪裡放了什麼,他當然清楚。

一種莫名襲來的防備感讓她皺緊了眉頭。

手指被他握在手心,一點點輕柔的貼上了創可貼。

他眼眸接著淩厲看了過來,“待著彆動。”

“……”

鐘曦發誓,薄涼辰以前肯定冇有怎麼乾過家務,他低頭幫她收拾整個工作台的時候,動作非常不熟練。

而且也差點被割刀劃了手。

但他一直冷著那張臉,鐘曦也不想跟他多說話。

倆人就那麼默默的保持了一會兒,一個看,一個收拾。

直到冇什麼可收拾的了,薄涼辰的額角也有了淡淡細汗,他自然脫下外套,順勢看向她,“有冇有咖啡?”

看在他乾了活,出了力的份上,鐘曦扭身進了廚房。

雖然,那些根本不是她要求他做的。

鐘曦端著咖啡出來,看到薄涼辰正靠在沙發上,看起來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一些虛弱。

“乾點活,不會就累成這樣吧?”

她無奈嘀咕了一句,恰好被他聽得清清楚楚。

他倒冇說什麼,抬起手腕,接了咖啡過去,“謝謝,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鐘曦一怔,他不走嗎?

但他隻是低頭品味咖啡,高冷的麵龐透露著寒意,整個人坐在沙發上,就像是,坐在米其林高級餐廳裡,喝著咖啡的樣子也美的像幅畫。

看著他舉手投足間的襟貴模樣,鐘曦忽然有了一刹那的靈感。

她立刻到工作台後麵,把這男人剛纔從地上撿起來的那些廢稿扒拉出來。

“在哪裡?”

她唸叨著,“鑽石,不好,要寶石,藍寶石……”

她的頭髮盤在腦後,隻夾了一個金色的髮夾,半伏在工作台上,整個人認真又專注,彷彿全世界的一切喧囂都無法侵擾她。

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詞句,都不足以形容她此時的樣子。

咖啡的苦澀味道在男人口腔裡散開,他的目光定定的看著工作台後的女人,恍惚間明白了什麼。

她拚命想要逃離他,不願意複婚的理由,他好像懂了。

從以前到現在,鐘曦都活的很自在,但不是她想要的那種靈魂的自由。

哪怕是她嫁給他,也不是她自己主動選擇的。

她隻是乖巧的聽從了所有的安排,結婚後,也放棄了活成她自己想要的模樣,那份虧欠她的時間和青春,是他永遠都彌補不了的。

薄涼辰喉結滾動,想要張口說什麼,話到嘴邊,又悉數嚥了回去。

感性告訴他,他們急需好好談談。

但理性卻能夠讓他清醒的思考,在這一瞬間,鐘曦需要的是他保持安靜,去配合她的創作和設計。

隻是薄涼辰也不知道她這麼投入的工作會持續多久。

他就那麼等著,順便欣賞眼前這讓他移不開眼的一幕。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等鐘曦反應過來,薄涼辰的咖啡早就涼透了,外麵的天也黑沉下來。

她看著滿意的設計畫稿,勾起了笑意。

險些忘了眼前還有一個人的存在。

以至於,他一開口,還嚇了她一跳,“畫好了?給我看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